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畏罪潜逃
    林风上了车才发现锁孔里没车钥匙,不过这难不倒他,正打算用暴力拆锁那一套法子,旁边车门却被蒋大国给拉开了。

    “钥匙。”

    蒋大国坐进副驾室里,随手把这车的钥匙抛给林风,大奎和另一名刑警队员也拉开车门跟了上来,等他们上了车,林风踩下油门,控制着汽车像道利箭般飞驰而去。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只有姜山还站在远处,目光阴晴不定的注视着远去的汽车,等到车跑得没影了,他才回到自己车上,速度飞快的编辑了一条短信。

    按下发送键,在这没人的地方,他脸上才露出懊悔的神色,握着电话的右手一拳砸在中控台上,没头没脑的骂了句:“该死!”

    ……

    车上的四人伤的都不轻,特别是坐在副驾室那人,为了控制住许小冉她们,他当时取掉了安全带,结果发生车祸的刹那,他直接就被甩出了车外,头部撞在一颗行道树上,出现严重的颅脑损伤,甚至无法做到自主呼吸。

    等把人送到医院,院方第一时间就出示了病危通知书,从目前情况来看,就算救回来,他也可能成为个植物人。

    赶到医院的家属听闻这噩耗,坐在手术室门外嘤嘤嘤的哭泣起来,而其他三人的情况虽然比他稍好一些,但伤势也非常严重。

    剩下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脑震荡,作为重要证人的赵璐在车祸中肋骨断了两根,有内出血的症状,经过一番急救,命暂时算保住了,至于什么时候才能清醒,医生估计最快也要两三天以后去了。

    许小冉算是车上最幸运的一个,身上只是受了一些擦伤,目前还处在留院观察当中。

    当病房里只剩下她和林风蒋大国三个的时候,许小冉才断断续续讲起当时的具体情况,还有她自己的猜测。

    杀人灭口?

    在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以前,光靠许小冉的猜测,自然无法对姜山一伙人定罪,人家完全能找出无数个理由来说明为什么要绕路,这一点显然不能成为杀人灭口的罪证。

    而且据蒋大国对姜山这人的了解,对方做事虽然急功近利了些,还不至于有胆子对许书记的女儿,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

    所以连他也觉得,许小冉一定是这段时间神经太过紧张,才会把什么事都往最糟糕的方向去想,在他们这行业里,这只是一种常见的心里问题,连他曾经也有过同样的经历,只要能及时疏导心里上的压力,很快就能恢复如常。

    “蒋队,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说的话?”许小冉苦着张脸,一脸委屈的说道。

    “你别整天想东想西了,这两天就老实给我在医院里待着养伤,等你完全好了,咱们再研究你申请加入刑警队这个事情。”蒋大国安慰了她几句,摆明不怎么相信许小冉的推测。

    “蒋队……”

    “别说了。”蒋大国摆手,扭头对旁边的林风说:“在章楚生被害这案子没有查明前,只有委屈你了。”

    “好的。”

    非常奇怪,竟然连林风似乎也不怎么相信许小冉说的那些,他就像个局外人一样,由始至终都没帮许小冉说过一句话。

    他这种漠然的态度可把病床上的许小冉怄的不行,蒋大国不信她的话还情有可原,可她和林风却是一同并肩战斗过的战友,难道这点信任都没有了吗?

    不管许小冉怎么想,反正屋里这两个家伙像似背着她暗中达成了某种默契,在姜山这问题上只字不提,林风也跟转性了似得,蒋大国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敷衍一样安慰了气呼呼的许小冉几句,就要告辞离开了,当他们转过身的时候,似乎有道人影从门外一晃而过,等他们拉开门走出去时,只看见走廊上到处都是病人和家属走来走去的身影。

    两人只得相视一笑,摇了摇头,似乎在自嘲自己也被许小冉那一番危言耸听给感染了,变得多疑起来。

    案件由蒋大国接手后,调查方向明显做了巨大的改变,哪怕证人现在还没清醒过来,许小冉手机里的录像也不翼而飞,他还是选择相信了林风,亲自带领刑大的那帮精兵悍将前去青龙分公司抓人。

    结果一群人到了分公司去扑了个空,询问过贾全的办公室秘书才知道,两人大约一个小时以前就一起离开了公司,具体去了哪儿也不知道,连手机也无法打通。

    两个人竟然在警方找上门来之前同时失踪了,这怎么看也像是畏罪潜逃。

    蒋大国看了眼时间,对身边的众人说道:“出去了一个小时,那他们应该还没走远,只要还在江海市,哪怕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人揪出来!”

    “是!”

    “大奎,把嫌疑人的照片发给机场和铁路方面,一旦发现目标立刻通知我们。其他人跟交警队的同事一起,在每个出城路口设置关卡,凡是出城的车辆,都必须检查过后才能放行。”

    蒋大国一番调兵遣将,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在出城的每一条道路都设置了检查卡,然而,那两人不知从那里收到了风声,一直到了晚上也没露过面,让人怀疑他们会不会已经通过别的渠道溜走了。

    过了晚上十点以后,人来人往第三人民医院才总算清净下来,住院楼也是一片静谧,忙碌了一天的医生护士大多也已经下班回家休息,只留下几名值班人员还在工作。

    监护室外的走廊上,更是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两名负责保护证人安全的警员,坐在门口的长椅上,有些昏昏欲睡。

    就这样无聊的又度过了大半个钟头,一名警员有些扛不住了,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对同伴说:“老刘,你先盯着一会儿,我到厕所去抽支烟。”

    “行,你去吧。”老刘摆摆手,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这名警员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厕所门外,老刘也站起来在病房门前来回走动了几圈。

    这时,从走廊的转角处走出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见对方推着车径直往这里走来,老刘不禁疑惑的问道:“怎么又要查房了,刚刚不是才查过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