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死者小青
    过了转角,他们的面前出现两扇紧闭的木门,门把位置挂着铁链,还上了个大锁,要不是许小冉事先准备了断线钳,想把锁弄开还要花费不少的功夫。

    “帮我照着。”

    林风将手电交给变得有些扭扭捏捏的许小冉手里,双手则拿起那把巨大的剪子。

    哐当,粗重的铁链被一下剪成了两段,扣在铁链上那把大锁自然也就失去了效果。

    刚一推开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冷冽的空气里还散发着一股像是福尔马林的气味。

    里面同样是烟漆漆的一片,只有那些仪器指示灯发出绿油油的光芒,制冷设备的轰鸣在寂静的空间里回荡着,这地方似乎比想象中还要阴森恐怖几分。

    许小冉也是头一次来这里,顿时就被这恐怖的气氛吓的缩了缩脖子,脚下加快几分,寸步不离的跟上林风。

    进了这间阴冷的屋子,就连林风都显得谨慎了许多,为了不被外面的值班人员发觉,他们连灯也没打开,只能依靠手电发出的微弱光亮,朝墙边那排不断发出机械轰鸣的冰柜走去。

    这些用来冷冻尸体的铁柜依次在墙边排开,分为上下两层,足有十几个之多,柜子上贴的标签只有冷冷的一串数字编号,并没相关的死者信息。

    既然不知道章楚生被放在哪个柜子里,只能从第一个找起。

    林风把手电交到左手,拉着柜子把手往后稍微用力一拽,长方形的冷冻柜便被缓缓拖了出来,里面冒出一阵白色的雾气,周遭的气温瞬时就下降了不少。

    凭感觉就知道里面一定装着有人,冷柜拖出一半,林风就用手电往里面照去,先出现在眼前是一只脚,拇指上也挂着个写有数字的标签,而尸体的另一只脚显然在事故中断了,小腿断裂的部分露出白色的骨头,那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断脚就摆在遗体的旁边。

    多半尸体刚送来不久,法医还未来得及帮尸体把断腿缝上。

    毫无疑问,这是个女人的尸体而不是章楚生,从伤口判断,应该刚死于一场车祸。

    林风心头默念一声‘打扰了’,正打算把冰柜门推回去关上,但是当手电光无意中照射到死者脸部的一刹,他却一下子愣在那里。

    这张挂着些白霜的脸蛋在印象中无比熟悉,还记得,就在几天之前的那个相聚的夜晚,她又借着酒意想把林风灌醉,最后却把自己喝的人事不醒,死活要赖在林风怀里,还不时用手在他身上揩油。

    小青,虽然她只是个风尘女子,而且直到目前林风也并不知道她的真名叫做什么,但他却把她当成了朋友,而今,就这么一个时时刻刻都惦记着在他身上揩油的女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躺在这冰冷的铁柜子里。

    两天前她还是好好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林风无法从那条断裂的小腿看出答案,眼里的哀伤一晃而过。

    “你认识她吗?”许小冉见他望着女尸愣愣出神,不禁在背后小声的询问道。

    “嗯,她是我朋友。”

    毕竟是看惯了生死离别的铁血军人,哀伤只会留在心头,脸上却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他缓缓伸出右手,放在小青冰凉的额头上,随着他手指像抚摸情人脸蛋一样轻柔的往下,小青原本一直睁着的眼睛,竟然缓缓的合上了,在她眼角似乎还残留着一抹晶莹。

    呼……

    等林风关上冷柜,先前那股压抑的气氛才逐渐减轻,许小冉直到这时才能畅快的呼吸。

    许多冷柜空着,当林风找到第四个柜子的时候,总算见到了章楚天的尸体。

    人死如灯灭,无论他生前有多么辉煌,死后也只会留下一具空洞的躯壳。

    像章楚生这种人死了,恐怕拍掌叫好的人比难过的要多得多,林风把手电交给许小冉拿着,他把双手伸进冷柜里,在许小冉惊悚的注视下,将已经冻的**的章楚生从里面抱了出来。

    “你……你不能就这样看吗,抱他出来干嘛?”

    许小冉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打颤,十分难以理解的问道。

    只要一想到,林风正用刚刚触碰过她胸口的手臂,现在却搂着一具冰冷的尸体,心头就感觉一阵恶寒。

    林风把章楚生放到不远处的解刨床上,这才甩了甩快冻僵的双手,随口解释道:“这样才看的更加清楚。”

    说着,他伸手在头顶上方摸索了几下,很快就找到了那盏白炽灯的开关,咔嚓一下,雪亮的灯光照射下来,章楚生那张扭曲的脸顿时清晰暴露在两人眼前。

    章楚生还保持着死前大张着嘴的痛苦表情,就连那条舌头也搭在嘴角边,在灯光衬托下,他现在这幅样子能把大多数人吓坏。

    许小冉以前其实并不怎么惧怕尸体,可能是被这里阴森的气氛所感染,小心脏一直在超负荷的运转着,可那林风却一点没什么顾虑,还若无其事把手电光从章楚生张大的嘴里照进去,光这样还不够,他竟然把指头也伸进去,在里面搅动了几圈。

    只看得许小冉一阵干呕加反胃,急忙把头转到一边去。

    林风检查的非常仔细,不止嘴巴,连鼻孔耳孔头皮这些部位都一寸寸仔仔细细了一遍,由于被温水泡过的缘故,很多微小的痕迹已经消失不见了,忙活了半响,并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把他头部检查完后,林风还没罢休的意思,又开始在他光溜溜的身体表面检查起来,正面过了是反面,他像很专业似得,用指头不断挤压着各处的肌肉,虽然冻硬了,以他专业的手法还是能分辨出肌肉紧绷和松弛的区别,随着时间推移,他脸上疑惑的神色却越来越浓。

    “怎么,还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吗?”许小冉忍不住问道。

    “不,我想我已经找到让章楚天丧命的关键点了。”林风沉声说。

    许小冉却听糊涂了,皱眉问道:“法医不是已经鉴定过,可以确认这人是被溺死在浴池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