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凶手到底是谁
    挂了电话,林风从公用电话亭里出来,马路的对面就是警局,烟夜中并没有发出一丝喧闹,显然守在门口那些人直到目前都没发现他已经逃出来了这事。

    此时,一辆途观正好靠边停在了他的正前方,车里下来一名西装笔挺的戴眼镜男子,手拿着一束玫瑰,脸上带着几分焦虑,似乎正急着去赶赴约会。

    林风迎面朝他走了过去,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故意用肩头蹭了下对方。

    “不好意思。”林风伸手扶住了那差点摔跤的眼镜男,主动道歉。

    “你……”

    眼镜男扭头瞪了他一眼,张口便想骂人,不过一瞧见林风眉骨上那道略显狰狞的伤疤,顿时就偃旗息鼓,自叹了一声晦气,转身大步走了。

    等到这人走远,林风才抬起右手,掌心里赫然多出把亮闪闪的车钥匙。

    ……

    香榭河畔

    又是一个大好的夜晚,钱多多竟然反常的没有出门去寻芳猎艳,而是跟冷锋待在客厅里。

    钱多多在家穿着一套印满古钱币的黄色睡袍,这很符合他的名字,两人的面前摆着个棋盘,冷锋手指捏着个棋子,却迟迟没有落下,看似盯着棋盘的眼神却显得有些游离不在状态。

    “老冷,我起码又等了你五分钟,你到底下还是不下了?”

    钱多多把茶盅往旁边一放,有些不耐的出声催促道。

    冷风脸上还有许多淤青的地方,眉角贴着胶布,显然上次受的伤还没痊愈,这一晚上,他已经不知像这样走神过多少次了,拿着棋子正要扣下,对面窗口前的那面窗帘却忽然摆动了一下。

    尽管晃动的十分轻微,却还是让冷锋眼神一凛有了警觉,只见他随手从旁边的果盘拿过一把削水果用的小刀,示意钱多多躲到后面去,他自己捏着刀,一步步朝那扇窗户靠拢过去。

    气氛一下变得十分紧张,就连钱多多也抓起那个硕大的茶盅用作防身,大晚上来人选择从窗户进入,多半是怀着歹意来的,而且十有**是冲着他这个钱家的继承人而来,这让他如何能够不紧张。

    冷锋反握着刀柄,左手捏住了窗帘一角,做好出手准备的一刹,他猛地扬手将窗帘掀起来。

    哗……猩红色的落地窗帘高高飞起,冷锋即将出手的瞬间才赫然发现,后面空无一物,倒是窗户玻璃半开着,看来是他太过紧张,刚刚只是一阵风吹进来了而已。

    “呼……我说老冷,你别一天到晚这么紧张好吧,弄的我都快精神衰弱了。”钱多多顿时松懈下来,不禁开口抱怨道。

    冷锋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闷声不响把窗户拉上,当他往回走了几步,脚下蓦地一顿。

    不对,这扇窗从来就没打开过,窗沿上那层薄薄的灰尘上有明显拉动过的痕迹,可这两天以来,只有他们两个待在家里,谁也不会闲的去动那扇窗。

    “小心!”

    这时,钱多多蓦地惊声叫道。

    就算不用他提醒,冷锋也察觉了从背后突然传来的风声,他迅速转过头去,还没等看清就把水果刀往出现在眼前的烟影刺了过去。

    刀刃毫无阻碍刺中烟影,手上却陡然一空,就在这眨眼间,握在他手中的小刀已经被对方夺了过去,就这么横着架在他自己的脖颈上。

    “别动。”

    “是你!”冷锋和背后的钱多多同时看清了来人,忍不住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来人正是林风,利用偷袭出其不意一下便制住了冷锋。

    看到是他,钱多多不由松了口大气,捂着心口道:“我说兄弟,快把刀放下吧,以后咱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我还以为是来杀我的,吓的我差点老毛病都犯了。”

    林风握刀的手异常平稳,紧紧抵在对方的喉间。

    瞟了眼茶几上未曾下完的棋盘,他面无表情的冷哼道:“是你们先跟我开了个大玩笑。说,杀了章楚生,你们为什么偏偏要想到嫁祸在我的头上?”

    “啥!章楚生死拉?”

    听到这消息,钱多多顿时就张大了嘴,露出十分惊讶的神色,看上去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激动的上前走了几步,又唯恐刺激到林风一刀抹了冷锋的脖子,忙不迭伸出双手摇了摇说:“林风,咱们也算朋友,就别打什么哑谜了,你说我们杀了章楚生然后又嫁祸给你,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就算我钱多多再没品,也干不出陷害朋友这种事情。”

    冷锋似乎陷入了回忆中,片刻后他才自言自语的说:“死的好!这畜生死在别人手里算便宜了他,如果换了是我,非得将他大卸八块不可!”

    “嗯?你敢说章楚生的死跟你无关?”林风仍旧冷声逼问道。

    冷锋像是对架在他脖子上的利刃视而不见,用力摇了摇头,要不是林风及时把刀退回一些,刀刃可能已经割破了他的脖子。

    “不是我,如果真是我杀了他那就好了,只要能亲手为诗意报仇雪恨,赔上我这条命又算得了什么。”

    钱多多也在旁帮腔道:“是啊,我们和你之间又无仇无缘,那晚的事情感谢你都还来不及,就算我们宰了章楚生也没理由要陷害你啊,再说我也有证据能够证明,人绝对不是我们杀的。”

    听他们这么一讲,林风其实也有些迷糊了,难道自己的推断错了么?

    可是,最大的疑点还没得到解释,他仍然保持着警惕:“那你们告诉我,就在章楚生死的那天晚上,为什么冷锋会那么巧,出现在章楚生住的酒店门外?”

    本以为两人还要继续狡辩下去,谁知冷锋却用力点了下头,坦诚道:“是,应该是前天晚上,从夜总会离开后,我让多多先回去,自己则在暗中一直跟着章楚生到了那家酒店门口,当时我确实是准备进去杀了他的,可我发现酒店门口站着两名警察,于是就假装路过直接走了过去。”

    “再然后呢?”林风问。

    “然后我就开车赶到了,强行把他拖进车里,然后回了这里,为了防止他再去干什么傻事,这两天我跟他几乎是形影不离,一直就待在屋子里,一步都没出去过。所以,要不是你来了,我们都不知道章楚生被人干掉这事。”

    钱多多补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