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人死不能复生
    一位上了年纪的医生正在为摔伤的病人伤口缝针,一看林风脸上那焦急的神色和他搂在怀里像是失去知觉的女孩,立刻意识到情况的严重,当机立断的说:“快把人送到隔壁屋,小赵,你来帮我给他缝针。”

    按照护士的指引,林风把秦菲菲放到了手术台上,立刻有护士上前把他挤开到一边,手脚麻利的翻开秦菲菲眼皮检查,过后又瞄了眼旁边那堆仪器,语气局促的说道:“病人没有意识,无自主呼吸,心跳微弱……”

    “准备进行抢救,无关人员请到外面去!”

    老医生用严厉的眼神示意林风离开,一群医护人员忙碌的做着准备工作,有人正在解开秦菲菲衣服上的纽扣。

    林风心知留在这里只会耽误他们救人,点点头便转身退了出来,隔壁那扇被他一脚踹开的房门还歪歪斜斜挂在门框上,几名闻讯赶来的保安正要请他去坐坐,却见林风从兜里抓出一把钞票,数也没数全塞进当先那名保安手里。

    “这些赔偿门钱够了吗?”林风两眼盯着急救室的大门,头也不回的说。

    保安望着手里的钱,估摸着自少也有三四千块,见他如此自觉的份上,保安倒也能体谅他此时的心情,只说要去问过领导才知道。

    两分钟不到,许小冉也找了上来,见了面看到林风一脸焦虑的样子,之前那满肚子的责怪和埋怨一时也说不出口了,憋了半响才蹦出一句:“人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正在里面急救。”林风语气低沉的说。

    没过一会儿,空寂的走廊上再次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秦嫣秦恒和小兔也急匆匆的赶到了这里,两个大人气喘吁吁,等不及让气喘匀,连同小兔一起,全都用期盼的眼神注视着林风,而得到的回答,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时间仿佛凝固,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无比漫长,只是不停看到有护士端着托盘从他们眼前进进出出,好几次林风想要开口询问,最后又忍了下来,从这些护士匆忙的脚步不难看出,秦菲菲目前的情况并不容乐观。

    可是,林风依旧坚信秦菲菲不会出现意外,因为她曾经也注射过超能干细胞,对于这东西,林风是深有体会,不管受了多严重的伤,只要还有口气在,伤势就能很快得到修复。

    忽然许小冉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当拿出一瞧是所长的号码,两道柳眉顿时蹙在了一起,所长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多半还是因为林风动手打伤了肇事者这事情。

    这家伙实在太鲁莽了,竟然当着她两个同事的面将人打成了重伤,现在连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其实她内心里并不同情那名开车撞人后又逃逸的肇事者,可即便对方罪该万死,也该交由法律审判,而不是像林风这样私自滥用私刑。

    他现在的身份已经由受害者变成了嫌疑人,这事可大可小,一个不好,甚至可能因为致人重伤而被抓去坐牢。

    逃避终究不是办法,许小冉拿着电话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这才按下了接听键,对方果然一开口就问起了林风的下落,许小冉沉默了下来,眼中露出犹豫难决的神色扭头看了眼林风的方向,这才对着电话小声讲了几句。

    等她挂了电话回到急症室门前,林风头也不回的说道:“叫他们别在这时候来抓我,否则后果自负!”

    这话说的有些不留情面,那意思仿佛在说是许小冉打电话叫人来抓他一样,要知道,为了帮他隐瞒行踪,许小冉甚至昧着良心向自己的上级领导撒了谎。

    一时间无数的委屈涌上心头,倔强的小女警强忍着心酸,绷紧小脸训道:“你做这些事以前,难道从不会考虑后果吗?你知道那人现在已经被紧急送往医院,还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那你下半生可能会在牢里度过,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后悔?”

    原本背对她的林风听完这番话后,忽然叹了口气,转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这不是一场意外,对方绝对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故意想制造车祸把我们全部一起撞死。还有,他们可以用任何卑鄙手段来对付我,但只要敢伤害到我身边的人一根毫毛,哪怕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他揪出来碎尸万段!”

    说到最后,林风眼里露出了几分狰狞之色,让人丝毫不会怀疑他说这话的真伪。

    与他眼神交错的一瞬间,许小冉忽然呼吸急促了起来,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她的喉咙,连吸口气都显得异常苦难,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霸气?

    许小冉空有满肚子道理,张了张嘴却发觉自己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已经空白一片的脑子里,只纠结着一个问题,林风所说那些身边的人,会不会也包括了她?

    这问题恐怕暂时得不到答案,急诊室的门推开了,两鬓斑白的医生来到忐忑不安的众人身前,取下口罩当先叹了口气,遗憾的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他这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秦嫣陡然眼前一烟,差点摔在地上,不过她很快就清醒过来,像头发狂的母狮子那样,一把抓住了这位医生的衣领,毫无淑女形象的哭叫道:“你骗人!你们根本就没有尽力,我妹妹不会有事,你们一定是和她串通好,估计想要骗我对不对?”

    “你妹妹被送来的时候,心跳已经没了,我们真的尽了全力……”老人当了几十年医生,早已见惯生死离别的场面,但当他听到着悲痛欲绝的哭喊时,内心还是一阵悸动,他多想告诉对方,这只是一个串通好了的恶作剧而已,可人死不能复生,事实就是事实。

    就在大家都陷入一片悲呛中的时候,林风却迈步闯入了急症室里,两名护士做完记录,正将一张白色的床单盖在秦菲菲那张白皙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