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自寻死路
    秦菲菲被卡在了座椅中间,胸腹部分被抵的死死的,如果不能急时把人救出,她可能因为无法呼吸而有生命危险。

    林风在地上找了根木棒当作撬棍,从缝隙塞进严重变形的副驾室里,为了避免再伤害道秦菲菲,他显得非常小心。

    随着双手用力,这根手臂粗细的木棍发出一阵难听的吱嘎声,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林风需要把持木棍,避免它弹回去对秦菲菲造成更多的伤害,许小冉和慌了神的秦嫣秦恒两人,一阵手忙脚乱想将秦菲菲从车里面扯出来。

    林风手上这根木棍也难以承受巨大的压力,中间部分向内弯折,摩擦声逐渐变大,随时可能有断为两截的可能。

    “快点!”林风忍不住催促道。

    三个人又是拉腿又是扯手,秦菲菲却像在椅子上生根了似得动也不动,大家都急昏了头,最后还是秦恒一下注意到,秦菲菲胸前还别着安全带。

    等他取下安全带,三人终于如愿把秦菲菲拽了出来,眼看人已经脱险,林风正打算放手时木棍就咔嚓一声断成两截,扭曲的车体瞬间将那点空间挤满。

    好险,连林风此时也暗道一声侥幸,但是还没等他询问情况,正秦菲菲伤势的秦嫣突然毫无淑女形象的一下坐在地上:“菲菲她……”

    “她怎么了?!”一看她脸上的表情,林风顿时预感到不妙,急忙蹲下身去,探了探秦菲菲的鼻息。

    秦菲菲身上的衣服反而比其他人还要干净许多,看不到一点外伤的痕迹,可是当林风把手放在她鼻尖前时,心头就是一惊,完全感觉不到任何气息,再一试脉搏,已经到了微不可查的地步。

    “把摩托车钥匙给我,马上去医院!”

    林风回头对许小冉说道。

    “不行,还没确认她有没有骨折之前,你这样擅自移动她,可能会造成第二次伤害,救护车正在路上,应该马上就快到了。”许小冉现在算是最冷静的一个,说的还算有几分道理。

    可是救人如救火,秦菲菲的生命体征几近全无,只要多耽误一秒她就多一分危险,林风来不及解释,一把将秦菲菲抱起,大声吼道:“钥匙给我!”

    “你……”

    许小冉本来是一番好意,没想却受到如此粗暴的对待,她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泪珠子都快气出来了,手指着摩托停靠的地方,忍着委屈说:“在车上。”

    林风有些歉意的向她点了点头,抱着秦菲菲就大步走了过去,不知何时,一辆警车接到许小冉的通知后,已经赶到了现场。

    此时两位民警正在给那名肇事司机做着笔录,司机不断敷衍着民警的询问,一再坚称这只是个意外,汽车不受控制其实他也是受害者。

    “车是你的吗?”民警在本子上做着记录,似乎也已瞧出了一些端倪。

    肇事司机心在这事上知瞒不了他们,面不改色的说:“不是,这是我偷来的车。警官,这个偷窃能判几年?”

    民警停下笔斜睨了他一眼:“是个惯犯了吧?盗窃车辆造成重大事故加上肇事逃逸,够你在里面老实蹲个七八年了。”

    “这么久至于吗?”

    司机撇撇嘴,似乎早有了心理准备,根本不当回事的说:“看小弟我这么配合你们工作的份上,帮个忙给支烟抽吧?”

    民警没搭理他,一看对方就是个老油条,以前多半还犯过其他事情,等回去一查就全部都明了了。

    此时,林风正好抱着秦菲菲往这边大步走来,肇事司机幸灾乐祸似得对着他吹了声口哨,嬉笑着说:“哟,好像还撞死了一个,那我不是又要多判几年?”

    “闭上你的嘴,还是人吗?”连正做记录的民警都看不过去,抬头呵斥了一声。

    眼看林风越来越近,肇事司机仗着有民警在身旁,笑了笑没吱声,但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却瞒不过谁。

    就在林风与他擦肩而过的一刹那,突然抬脚一下踢在肇事司机的右腿上,就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他的小腿居然以一个的诡异的弧度撇在一旁,就连民警一时也看傻了眼。

    这一脚居然把嫌犯的腿给踢折了!?

    半秒之后,肇事司机嘴里才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嚎,裤裆瞬间就有水迹溢出,而林风却又腾出一只手,一把薅着对方鸡窝似得头发,朝着警车窗户撞了去。

    哗啦!

    别人轻易都砸不碎强化玻璃,就被他一脑袋给撞的粉碎,可想而知这颗头伤的会有多重。

    刚才还一脸得色的肇事者,等松开手,就像条死狗一样挂在了车门上。

    林风只当拍死了一只苍蝇似得,脚下不停,三两步来到许小冉那辆警用摩托车前。

    “停下!”等民警反应过来时,林风已经单手搂着秦菲菲,一手轰着油门,像道利矢般飞驰出去。

    两位民警顾不上追他,正合力将脑袋塞进了车窗里的肇事者取出来,许小冉却一个健步蹿出,嘴里娇喝道:“都让开!”

    说完,小手一扯就把痛晕过去的肇事者甩在地上,动作飞快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两位民警准备跟着上车,谁知许小冉却没等他们的意思,一脚油门踩到底,警车便呼啸而去。

    “师姐……”民警你望着我,我又望着你,有点搞不明白到底这是什么情况,明明一桩很简单的案子,怎么一下又横生枝节出来,倒在地上这个嫌犯,此刻头上血流不止,腿也折了,下半辈子还能不能用这只脚走路都成了问题。

    林风驾驶着这辆大排量的警用摩托,一路上见车超车,在密集的车流中飞速前行,花了不到十分钟时间他就到了医院楼下,手上一捏刹车,疾驰中的摩托车居然横着滑行出去十几米远,在门口一众路人的惊呼声中稳稳停了下来。

    “医生,快救人!”

    通道里的护士根本就拦不住他,林风上去一脚就踹开了急症室的大门,几名正在忙碌的医生护士都用抬头用诧异的眼神注视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