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土豪斗气
    笑声顿时戛然而止,一帮人谁也没有料到,林风竟然在他们疏于防备的时候,突然出手,一下就把他们主子给制住了。

    要是章楚生有个什么闪失,那他这帮跟班谁也逃不脱干系,看林风的样子,绝不像是在开玩笑,万一他要是真把章少的脑袋塞进厕所里,那这几个重金聘请回来的保镖全部都可以自动请辞了。

    “你,放开他。”烟人拳王多半是这伙人的头头,抄着一口半生不熟的华夏语在背后威胁道。

    林风理也不理,直视着章楚生的眼睛,逐字逐句的道:“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懂了么?”

    不知为何,刚才还嚣张跋扈的章楚生被他拿眼一瞪,忽然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他下意识避开了林风的眼睛,那心有余悸的感觉却还是挥之不去,沉默半响,才见他点了点头。

    得到想要的答案,林风松开攥着他衣领的手,无视烟人那挑衅的眼神,转身回到秦嫣身边站定。

    这只算个小插曲而已,周围很多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依旧在喝酒跳舞,章楚生收起嬉皮笑脸的神色,盯了林风的背影两眼,出乎意料,他竟然还没走的意思,一屁股又重新坐了下去,看样子他是不是还想找机会把丢的面子给重新找回来?

    不管他想干嘛,皇朝的人早已跟青龙集团势不两立,自然不会怵他们,魏阳叫来了二十多个保安,就守在场子四周,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这几个家伙如果敢借机生事,他们立马就会上前去支援林风,非得让对方好看不可。

    只用眼神就能让章少屈服,就连深刻了解章楚生为人的钱多多,不免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好说歹说才把冷锋劝的坐下来,看得出钱多多早已把对方当成朋友,一直紧紧抓着他的手,唯恐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傻事情。

    才刚消停下来,这个章楚生又跟闲不住似得摇响了头顶的小铜铃,一阵叮叮铛的清脆铃声响起,顿时便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秦文杰时刻都不放过任何一个恭维对方的机会,见四周的顾客都望了过来,当即大声说道:“这一轮酒,我们章少请了!”

    说完他带头鼓起了掌声,周围那些顾客拿了人家好处,自然也很给面子的鼓掌叫起了好,还有人把指头放在嘴里吹响了口哨。

    章楚生一向就喜欢出风头,无论到什么地方,他都永远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今晚自然也能不例外,一万块对普通人而言可能是两三个月的工资,在财大气粗的青龙集团继承人眼里,这点钱连根汗毛都算不上。

    章楚生搂着怀里的小明星,挑衅般朝着钱多多和冷锋所在的方向挑了挑眉头,眼里所表达的意思却十分明显。

    他这是打算武斗不成想来文斗?

    钱多多做人虽没表现的像章楚生那样张狂,却也不是被唬大的,怎么说他也是华夏第一大私人银行的少东家,名下还拥有一家十数亿资产的投资公司,他自己就是公司的总裁,要说斗富还真没怕过谁。

    或许是为了帮冷锋出这口恶气,他一改之前韬光养晦的本色,伸手抓着摇铃,用力晃了两下。

    叮当当!

    欢呼声才刚刚停歇,摇铃又再次响了起来,众人诧异的看向钱多多,大多数都在暗自寻思,今晚怎么一下就遇到两位视钱财如粪土的土豪?

    “下一轮我请。”钱多多平淡的说。

    见又有人站出来请客,众人哪管这两人之间的恩怨,毫不吝啬又把热烈的欢呼送给了他。

    说起来,其实钱多多和章楚生两人父辈还是关系挺好的生意伙伴,青龙集团有了钱家浑厚的资金支持,才能迅速发展到如今这样庞大规模,成为国内十大房地产之一,而钱多多的老爹自然也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两人算是互利互惠,一直合作的都非常愉快。

    只是到了他们小的这一辈,或许是家族底蕴的不同,从小所接受到的教育也各不相同,锋芒必露的章楚生怎么瞧胆小怕事的钱多多都不顺眼,所以经常会在一些朋友的面前无所顾忌的贬低钱多多,以此来抬高自己。

    他的这种行为,在钱多多眼里简直幼稚的可笑,根本不屑做这种无意义的比较,所以大多数时候他都选择了沉默,却让章楚生这家伙愈发狂妄。

    今晚为了给冷锋出气,钱多多似乎也冲动了一回。

    这声钟响无疑是在应战,连章楚天也不由重新审视了他几眼,仿佛有些不认识了他似得,在那里皮笑肉不笑的道:“钱胖子,你因该了解我这人的脾气,最讨厌就是有人敢跟我抢风头!”

    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咬牙说出来,威胁的味道很浓,说完,他又摇响了铜铃,用那一脸挑衅的表情瞪着对方。

    “知道又怎么样?”

    钱多多面无表情的回道,他手边的铜铃也跟着毫不示弱的响了起来。

    “看来今天你是一定要跟我争个高下咯?”

    两人说着话,眼中都带着毫不掩饰的火药味,各自手边的铜铃更是被他们两个摇响了不知多少次。

    就算请客喝酒也没像他们这样的请法,照目前摇响铜铃的次数,在场所有人估计都会被喝死在这里,站在吧台内的小美和周围的顾客早已经看傻了眼,现场一时间安静极了,就只听见叮叮当当不断的声响。

    他们俩这是要闹哪出?

    像个小孩一样拿着铜铃撒气,这样有意思吗?

    咚!

    最终还是章楚生忍不住了,一拳重重砸在台面上,等四周都安静下来,他才冷声说道:“咱们就算一直摇到天亮又有什么意思,不如要玩就玩大一点,就怕你没这个胆量。”

    既然撕破脸皮,钱多多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脸无所谓的说:“好,你说要怎么个玩法,今天我都奉陪到底。”

    “你小子有种!”章楚天狞笑一声,早就把刚开始来这里的目的给抛在脑后,指头对着冷锋,冷笑着说:“你这保镖不是挺能打的吗?不然就让他们来比一场,一千万一局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