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曝光
    贾全还算够意思,没有自个儿先溜了,等了两分钟他就叫来一群酒店的工作人员。

    众人一瞧灰狼嘴里真是塞着个手榴弹,谁也没胆量上去帮他从嘴里取出来,就这样你推我让了几分钟,他们才想起要报警。

    电话打出去又过了十分钟,两名附近巡逻的片警第一时间赶来现场,可是,他们也从没处理过这种棘手的事情,只好又紧急联系指挥中心,让他们派专家来处理。

    所有人退到屋外议论纷纷,就连还在血流不止的贾全和几名被打晕的小弟也被人送去了医院,屋里就只剩下灰狼一个,到了这时候,他除了用酸麻的嘴咬着手雷不放,等着别人来救以外,连动都不敢稍微动弹一下。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关在铁笼子里连生活都无法自理的大猩猩,不时有人推开门进来瞄上两眼,很快又退了出去,还有个胆大的小年轻听说了这事,居然拿着手机溜进屋里朝他一阵猛拍,最后还是警察把这小子拖出去教育了一顿。

    江湖上响当当的灰狼哥,竟然沦落到被一个小瘪三拿来当做笑柄,要不是他现在无法动弹,指不定会把这小子的脑袋拧下来当成球踢。

    不知在这种煎熬中度过了多长时间,当灰狼麻痹的嘴唇都快感觉不到嘴里塞着的异物时,拆弹专家和刑大的人相继赶到了现场。

    蒋大国一进屋看清躺在地上这人的脸时,不禁愣了愣,灰狼苏辉在局里的资料足有一摞,要不是这家伙足够狡猾,一直没抓到他指使人犯罪的有力证据,蒋大国早就想办了他了。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谁这么大胆,竟然能把灰狼哥弄成这幅摸样?

    整个江海,具备这种能力的人,似乎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但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两名拆弹专家换上专门的防暴服蹲在灰狼跟前,仔细检查了一番后,从做工上基本可以确认,他嘴里这颗美式m26是真货。

    “m26,大奎……我记得那帮挟持幼儿园匪徒的包里,好像也有这种型号的手榴弹吧?”蒋大国看出一丝端倪,转头朝走过来的下属问道。

    “好像是,难道说那伙匪徒不止四个?那这条漏网之鱼应该逃跑啊,干嘛跑来跟这家伙过不去呢?”大奎百思不解的问道。

    蒋大国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问:“监控有拍到嫌犯的特征吗?”

    “嫌犯从楼梯间上来,楼道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只有进门的位置装了一个,这人带了面具又故意背对着镜头的方向,所以什么都瞧不出来,我只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个高手作案。”大奎有些无奈的说。

    “那就先别管了,我想我已经猜到是谁做的……”

    灰狼嘴里这颗手雷威力极大,但只要保险握片没掉,处理起来却十分容易,拆弹专家找到被人随手扔在角落的插销,重新插入手雷上方那个圆孔里,危险就基本排除了。

    当专家将口水滴答的手雷从他嘴里取出来时,透明面罩下的表情却忽然变得怪异起来,站在旁边的蒋大国瞧见了也跟着有些忐忑的问:“怎么,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

    专家拿了在手里掂了掂,很肯定的告诉他,这手雷只是个空壳,内部的引信跟炸药早都被人去掉了。

    “你的意思是,这玩意儿根本就不可能爆炸?”

    听完拆弹专家肯定的回答,蒋大国就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了,能把灰狼这种人物吓到失禁的地步,也就只有那小子才可以办到了吧,这家伙也真是太胡来了,一点不把警方给放在眼里,迟早要找他算算总帐!

    ……

    美女主持人杨凌非常给力,林风提供给她的录像就在当天晚上八点黄金档时段播出了。

    电视画面中,一群身着城市管理者制服的人出现在镜头前,以各种荒谬的理由对经营者进行天价罚款,一千甚至两千,这一张张的罚款单就是最好的证据,根据相关规定,手工开具的罚单本身就属于严重违规行为。

    摄像机将这帮人丑陋的一面完整记录下来,再配上女主持从旁深情并茂的讲述,让这些城市管理者的真实面目毫无遮掩暴露在电视机观众眼前。

    这绝对不是什么偶然事件,节目刚一播出很快就引起了不少观众的共鸣,市民不断打进热线电话,诉说起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随着事件迅速发酵,节目组的三条热线电话几乎都被打爆了,要知道,喜欢看这栏目的可不止普通老百姓,平常省里许多高层领导在闲暇时,偶尔也会看一看这台接地气的民生栏目,许温志就是其中之一,恰好今晚他没什么工作,正和女儿在家里吃饭。

    吃着吃着,他忽然抬起头,两眼直视着电视机画面。

    “爸,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再不吃菜就凉了。”许小冉背对着电视机小口拔着米饭,她对女主持所说的事并没多少兴趣关注。

    “你先吃,我去打个电话。”

    许温志放下碗筷,走进书房关上门,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只见他拿起了桌上的座机电话,快速拨了一串号码,响了两三声之后就有人接起了电话。

    “喂,你是哪位?”对方没有许温志家的座机号,还一头雾水的问道。

    “我是许温志。”许温志面无表情报出自己的名字,但抓着电话的手背上连青筋都鼓了起来,显然此时他内心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许……您是许书记!?”这人得知他的身份后,一下连声音都变了,有些受宠若惊的问道:“许书记您这么晚找我,难道有什么急事?”

    “很急的事情,你马上给我打开电视,调到省电视台,好好看看你手下那些人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好事,现在被电视台曝光了,全省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连我都为你们感到害臊。”愤怒中的许温志就在电话里把对方狠狠臭骂了一通,挂之前又说:“你明天早上来我办公室,我需要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你连局长都当不好,那就别当了,听明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