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悲剧的灰狼
    听着鬼哭狼嚎的声音从贾全那破喉咙里发出,几个女人就跟受到惊吓的鹌鹑一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就连断了一条胳膊的灰狼看到这番画面,也情不自禁的打了好几个哆嗦。

    这家伙的手段简直残忍带令人发指的地步,哪怕像灰狼这种过惯刀口舔血日子的人,此时也不禁头皮发麻,紧咬着牙齿不敢发出声音,唯恐对方也用对付贾全的手段来收拾他。

    堂堂灰狼哥,如果被人用酒瓶爆菊的事情传扬出去,让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出来见人。

    说起来,贾全遭受这样的待遇还得怪灰狼多嘴,若不是他一口道出贾全的身份,林风顶多揍他一顿就算完了,现在可好,青龙集团分公司负责人就摆在眼前,不把他虐出翔来,林风都觉得对不起老天的这次安排。

    在一阵惨绝人寰的嚎叫声中,只见他手抓着露在外面的半截酒瓶,又来回转动了数圈。

    这个贾全今天也是倒了八辈的血霉,什么红酒白酒瓶不好选,为了跟两个女模**,硬是让人从酒柜取了瓶方形的洋酒,这下自作自受,瓶上那些棱角无比刺激的在身体里旋转着,这种感觉简直比一刀宰了他还要难受百倍。

    等林风停下手,贾全已经两眼翻白,竟然被硬生生痛晕了过去。

    嗵!

    当他将瓶子强行扯出来时,贾全的后面就像泄洪的闸口,收都收不回去,整个房间瞬间弥漫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恶臭气息。

    “你……你到底是谁?”

    看着林风手拿沾满秽物的酒瓶一步步往这边走来,灰狼用自己都听不清的颤声问道,他现在真的怕了,对方的手段太过凶残没有人性,有了贾全这个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吓得他连话都说不利索。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用对付他的方式来对付你,毕竟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找你,因此还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当听到前半段的时候,灰狼庆幸的松了口气,可是随着林风语气陡然转变,灰狼的心脏也跟提起来。

    对方说主要是来找他,那贾全只是被殃及鱼池了而已,可即便这样贾全都被这人折磨的要死不活了,那他的下场岂不是会更惨?

    “你不要过来,我给你钱,别过来……”

    随着林风一步步逼近,灰狼就像个即将被施暴的少女一样,两腿无助的踢蹬着地板,拼命往后挪动着身躯。

    别看这家伙现在一副摇尾乞怜的模样,之前是个什么德行林风可是记忆犹新,这个人渣当初派人到皇朝打砸纵火时怎么没想过放他们一条生路,现在反而装起可怜来了,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咔嚓!

    林风上前突然一脚跺下,硬生生把灰狼的左手也给踩断了,光这一下,就差点把他痛晕过去,两只断手瘫在地上,他嘴里刚发出一声惨叫,就被一个鸭蛋大椭圆形的玩意儿把嘴堵得严严实实。

    “劝你最好别再乱喊乱叫,省点力气好好咬着它吧。”

    林风蹲在灰狼身前,等对方消停下来,他才心平气和的戳了戳塞在灰狼嘴里的铁疙瘩,说:“你可能没见过,那我先为你介绍一下,现在在你嘴里是枚美式手榴弹,我会先把插销取下来,你只有紧紧咬住手雷旁边这块保险握片,它就不会爆炸,但是只要你一松口,它就会轰隆一声把你这颗脑袋炸成肉泥,听明白了吗?”

    “唔唔唔……”灰狼哥瞪大双眼,一脸哀求的神色,他很想问问到底是得罪了那路神仙,为了对付他,竟然连手榴弹这种军事物资都用上了,可是嘴里塞着个铁疙瘩,就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口。

    “时间不早,我该走了,你就慢慢在这里仔细想想,以前到底做了多少坏事,如果过了今晚你还活着,记得以后别在江海让我看到。”

    林风扯掉了插销,起身拉开门便走了出去,等到脚步声去远,几名吓尿了的女模急忙抓起自己的包包,看也不敢看正一脸哀求望着她们的灰狼哥,一个个赤着脚就跑走了。

    “唔唔!唔唔!”

    灰狼大叫着救命,只要想到自己脑袋随时可能轰隆一声后就没了,胆子再大此刻也难免会头皮发麻。

    其实贾全在这些人里面算是伤势轻的了,其他人全是被打晕过去,没两三个小时醒不过来,他只是痛晕了而已,短暂昏眩过后就恢复了意识,清醒过来的一刹那,那股难以用言语来表述的剧痛再次侵蚀着他的神经。

    “灰狼?”听到嚎叫声,却没看见人影,贾全尝试着站起来,稍一动弹,后面就根被炮仗炸过一样,一阵火辣辣剧痛。

    等他冷汗直冒的下了床,一眼就看到像滩烂泥似得瘫在地上的灰狼,而带着面具那家伙却不见了踪影。

    “那人走了吗?”

    灰狼自然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只能不停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每往前迈出一步都痛的钻心,贾全那张斯文的小脸此刻都快变成猪肝的颜色,裤子是没法穿了,随手扯过一条毛巾围在重要位置,等他走到墙边按下电灯开关,眼前一亮,总算看清塞在灰狼嘴里是什么东西。

    “这……是炸弹?”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贾全一眼认了出来,灰狼很想告诉他这是手雷,可他此刻嘴都快麻了,只能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贾老弟。

    “你是让我帮你取出来?”贾全靠近几步,试探的问道。

    灰狼动作轻微的点了点头,唯恐动作过大,咬不住上面的保险握片。

    “这……”贾全又不傻,哪看不出来这么做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万一在他手上爆炸了,那他不是死的很冤枉吗,两人之间相处的虽然还算不错,可也没到拿生命冒险的地步。

    相比起灰狼如今所遭受的待遇,贾全心里总算平衡了一些,屁股似乎也没那么痛了,眼看灰狼像条巨型蛆虫一样,挪动着身体向他靠近,贾全吓的连连后退几步,惊慌的说:“你别乱动,我现在去给你叫人,再坚持一下。”

    说完他就忍着痛,一瘸一瘸的往门口跑去,灰狼在身后无助的呼喊着,却见这家伙转瞬就在门前消失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