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找上门
    这机会很快就来了,酒过三巡,灰狼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他身旁的贾全被几个人轮流敬了一番后,也没了之前那种拘束感,衬衣领口的口子敞开着,领带歪歪斜斜的挂在脖子上。

    又连续干了三杯白的以后,灰狼感觉火候差不多了,起身说:“走吧老弟,吃饱喝足了,咱们该进行下一个节目。”

    “还……还有什么节目?”贾全打了个酒嗝,看样子醉的不轻,摇头晃脑的说:“还是算了,我要回去睡觉。”

    “呵呵,咱们又想到一块去了,我现在就是带你去‘睡觉’。”

    灰狼露出个颇有深意的笑容,伸手扶起连站都快站不稳的贾全,几个人大摇大摆出了餐厅,在等待电梯的间隙,灰狼向身旁的跟班问道:“让你联系的人来了么?”

    跟班露出猥琐的笑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大哥放心,我叫了四个小妞,已经在楼上开好房间等着了。”

    叮咚!

    电梯门打开,几个人相继走了进去,墙上的楼层指示灯不断变化,最后停在了七的数字,付了账单的林风揣着裤兜来到电梯门前,看了眼楼层显示的数字,嘴角顿时露出个莫测高深的笑容。

    灰狼为了跟这位贾兄弟搞好关系,也是花了不少心思,让手下专门联系了商务模特来伺候他们俩,套房只开了一间,里面却并排摆着两张大床,四个胸大腿长的性感女郎已经等的有些百无聊赖了。

    这些妞都有张瓜子脸,那尖尖的下巴就跟锥子一样,要是脱了衣服并排躺在一起,灰狼觉得自己根本分不清她们到底谁是谁了。

    “老板好。”

    四个女人显然经过这方面的专业培训,见正主走了进来,忙站成一排,齐齐弯腰问好,两人眼前顿时一片波涛汹涌,娇滴滴的声音更是让人骨头都酥了一半。

    望着眼前这些秀色可餐的美女,就连喝的面红耳赤的贾助理一下也恢复了精神,离开灰狼的挽扶,玻璃镜片下的双眼在对方前凸后翘的身段上来回游走着。

    “老弟,既然都是自己人,谁也别客气了,咱们一人两个,哥哥让你先选。”

    灰狼抽了把椅子坐下,点上烟抽了起来,还十分大度让对方先挑,反正在他看来,这几个女人就像一个妈生出来的那样,选哪个都无所谓。

    贾全还是客气了两句,见灰狼一再坚持,也就不继续浪费时间,他虽然瘦的根竹竿一样,却喜欢那种身材丰盈的类型,当即从四个女人中挑出两个稍显丰满的女人,一左一右的搂着走到床边坐下。

    椅子上的灰狼却比他还要直接,勾勾指头让两个女人过来,叫她们先展示一下自己嘴巴上的绝活。

    四个女人年纪不大,在这一行却属于老资历了,看在每人一万的包夜费上,还有什么放不开的,一场火热大戏即将开演,几个小弟却没大哥这样的福气,只能站在门外竖着耳朵偷听里面的动静,毕竟这种商务模特的过夜费需要一万块一晚,灰狼哥还没大方到给他们每人都安排一个。

    几个人叼着烟在门前旁若无人的说说笑笑,那一脸痞子相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连服务员都要绕着道走,这时候,林风双手揣兜里慢吞吞的往这边走了过来,只不过,在他脸上还扣着个孙悟空的面具。

    这还是他在街边花五块钱买的玩具,只有带上这东西,才能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出现在过道中的他,已经换了身衣裳,门口那几个灰狼的手下显然没认出他来,可是他带个面具在脸上也显得太招摇了一点,只要不瞎都能看得出问题。

    “站住,你特么半夜带个面具跑来这里扮鬼啊?”打手没意识到危险,嘴里还叼着烟,用手指着他问。

    屋子里似乎已经进入正题,不断发出一声声怪异的声音。

    林风在原地站了两秒,再次迈步径直走了过来,门前这几个人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妥的地方,肌肉紧绷着,已经随时做好干架的准备。

    “草,我在问你话,你特么聋子是吧?”

    眼看面具男走到了面前,还是刚才说话那混混,嘴里骂了一句,挥着拳头就往他脸上捣去,这些人都是灰狼精挑细选出来的跟班,一个个长的孔武有力,打斗经验也非常丰厚,可惜他们今天却找错了对手。

    这人拳头仅仅才挥出去一半,林风左手一记手刀便直接斩在他脖子上,这一手看似简单,实则却是门高深的学问,特别是对于力度方面的掌控需要十分精确。

    力气小了,最多让对方痛一下,要是用力过度又很可能弄出人命,而像林风这样,看似轻巧的挥手一劈却能把人直接打晕,这需要不断训练才能做到。

    先动手的人直挺挺倒在地毯上了,剩下几个很快步入他的后尘,走廊中响起一阵咚咚咚的闷响,三五秒钟之后,几个人就全都像死狗一样昏死在地上。

    哐!

    随着林风一脚粗暴的将房门踹开,房间里顿时传出一阵女人惊慌的尖叫声,光着个屁股的贾全还保持着策马扬鞭的姿势,就见灰狼哥那几名小弟像是麻袋一样,被人通通扔了进来。

    林风最后一个进屋,先把房门扣上,这才不紧不慢看着丑态百出的几人。

    灰狼哥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什么场面没见到过,心知来者不善的道理,当即一把推开还跨坐在他身上正大声惊叫着的女人,一边像是闲谈似得问道:“兄弟,你混哪儿的人,我之前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吗?”

    林风没看他一眼,反而瞪向那些光溜溜的女人,恶声恶气的喝道:“都把嘴给我闭上,不然我先轮了你们!”

    几个外围女吓得缩在墙角打颤,不过转瞬间她们似乎又反应过来,自己本来就是干这个的,每天的工作不就是陪男人睡觉,对方居然扬言要轮了她们,这威胁似乎没什么意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