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单对单的较量
    放下枪,那林风不就手无寸铁,成了任人宰割的对象?

    换了任何一个人,只要脑子没坏肯定都不会答应这个条件,林风还没表态,对面的许小冉就忍不住呜呜呜的叫嚷开了,看她那焦虑的眼神,似乎在对林风说,千万不要犯傻!

    看来她已经非常了解林风的个性。

    “不听话,那就先炸死这个女人。”

    花格子并不担心他不就范,冷冷的对铁渣命令道,语气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好,我放下枪,你们放开她。”

    当铁渣将拇指挨到起爆钮上的刹那,林风终究还是先向他们妥协了。

    “一言为定。”花格子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成竹在胸的笑容。

    林风按照他说的,弯下腰动作缓慢将手枪放在地上,这下可把许小冉急的直跳脚,藏在她背后这个花格子家伙,手里正藏着一把击锤大张的手枪,他在等林风放下武器的一刹动手杀人。

    可是,许小冉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再怎么着急也只能干瞪眼的份。

    “少耍花样,把枪踢远一些。”花格子十分谨慎,再次说道。

    反正已经打定了注意,林风这回异常的干脆,一脚就把地上的手枪踢出四五米外,然后望着花格子他们,着急的问:“现在可以了吧,你还不放人?”

    花格子咧嘴狞笑一声:“歹势,我骗了你!”

    说完突然举起手枪就朝林风扣动了扳机。

    枪响的刹那,许小冉不要命似得用后脑勺往他脸上撞去,砰……子弹失去准头,斜飞出去打在了墙上,但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花格子却像个木头一样,被许小冉轻轻一撞就往后直挺挺栽倒下去。

    只见他的额头正中多了个硬币大的弹孔,白的红的喷了后面一地都是。

    “不好意思,我也骗了你。”

    林风侧躺在地上说道,只是他的手里不知何时竟然又多了一把手枪出来,枪口还冒着热气,显然命中花格子额头那发子弹正是从这把手枪里射出去的。

    他手里这把92式手枪还是之前再跟拦截他的警察过招时,顺手牵羊从对方枪套里顺来的,只是不知道这位丢了警枪的仁兄回去以后会不会因此遭受处罚。

    花格子被一枪爆头,现在只剩下藏在姜山身后握着引爆器的肌肉壮男,林风慢慢站起身,改为双手把持着手枪,那架势似乎对方只要稍微一露头,他就会果断开枪。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蒋大国带着人赶来了,但他们的到来在这时候很可能只会起到反效果,势单力薄的悍匪眼看逃生无望,绝望下很可能会引爆房间的炸药跟这里所有人来个同归于尽。

    “你先等一下,我跟门外的人说两句。”迫不得已,林风只好跟对面最后一个匪徒协商道,谁知对方还真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

    林风退到门边,朝正在走廊中奔跑的蒋大国等人喊道:“蒋队,让你的人别过来,带着他们赶紧退出去,这间房里全是炸药,还有几十名儿童,你们来了只会适得其反,交给我来处理。”

    听出是林风的声音,蒋大国急忙喝止众人停下脚步,他之前就在怀疑对方准备了大量的爆炸物,林风说的话就更加证实了他的推断。

    正如林风担心的那样,如果他现在带着一帮警察冲进去,可能人没救到反而因此激怒了对方,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炸弹一旦被引爆的话,进去的人和屋内那几十名儿童恐怕都难以幸免。

    “通知所有人,立刻撤出这栋大楼。”蒋大国暗自衡量过利害关系,当机立断下达了撤退命令。

    这才刚上到三楼,就因为林风一句话又马上要撤回去,站在身旁的部下有些不甘心,劝说道:“队长,林风又不是警察,这事怎么能放任他去处理,出了任何岔子,里面可是有几十条人命,要不还是先向局长请示一下,是走是留让他做决定吧。”

    “你难道没听见林风说,匪徒随时可能引爆屋里的炸药,哪还有时间去做什么请示,通知大家立刻撤出大楼,出了事由我来负责!”

    命令一下,刚冲入楼内的大队警察又犹如潮水般撤走,看着外面的几个领导满头雾水,局长焦急拿起对讲机问:“大国,里面怎么回事,为什么让人全部撤出来了?”

    “大楼内装有大量炸药,匪徒随时可能引爆,人去的越多越不安全,林风要求他一个人留下来处理,现在我们只能相信他了。”蒋大国说。

    “相信他?!”局长难以置信的吼道。

    教室里,密集的脚步声已经逐渐走远,林风还保持着双手握枪的姿势,对着姜山的方向目不转睛的道:“人已经撤了,我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你赢了我,我放你出去,能不能离开这里那就看你自己的能耐。”

    铁渣也清楚这个神枪手的厉害,藏在高大的姜山背后不敢露头,唯恐像旁边的花格子一样,被一枪爆头,如今摆在他眼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按照林风说的,大家同时放下手里的武器,正儿八经较量一场,要么就引爆所有炸药,跟所有人来个同归于尽。

    如果铁了心选择后者,铁渣在大队警察进入这栋楼时就该毫不犹豫做了,这样即便他死还能拖着上百人陪葬。

    沉默两秒,铁渣如同林风判断的那样,沉声说了一个字:“好!”

    林风暗自吁了口气,这几个匪徒经验老道,故意选择这间背光的教室,就是为了避开狙击手的视角,想救屋子里这些人质,就只能赌上一把。

    手枪被他毫不犹豫仍在地上,抬头望着姜山背后的匪徒:“该你了。”

    铁渣不疑有诈,也将手里的起爆器轻轻放了下去,如果林风这时候出尔反尔,至少有七成把握在对方重新摸到起爆器前,捡枪毙掉对方。

    但他并没这么做,三两步走了过去,朝着铁渣勾了勾指头:“来吧。”

    姜山夹在两人中间,连他也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十分碍眼,正要挪开身体,一只大手搭在他肩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