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悍匪
    此时,屋内两人正面对的情况却比他们所看到的还要严峻许多,从对方的反应看来,一开始就没相信过他们,这倒也在情理当中,如此轻易就相信了他们俩,那这几个匪徒恐怕早都被送进大牢里蹲着了。

    “几位大哥,我们只是帮忙送东西上来,没别的意思,如果您要嫌麻烦,那我们现在放下东西就走。”姜山哀求的说道。

    就连许小冉也娇躯直颤,小鸡啄米似得点了点头。

    “给我把嘴闭上,没让你讲话,再说一个字打爆你脑袋!”

    “铁仔别在那里磨叽,叫那女的过来给乌鸦看看,他现在这样子撑不了多久。”一名穿着花格衬衫的男子在对面说道。

    “你,过去。”铁仔用手里的步枪指了指许小冉,见她确确实实只是个小姑娘,倒也不像对待姜山那样的粗暴。

    许小冉胆怯的‘哦’了一声,提着急救箱慢吞吞的往另外那两人所在的地方走去,花格子的同伴坐在一张靠椅上,他手捂着腹部位置,指缝中还不断有血水渗透出来。

    “你快点过来!”花格子用手枪指着许小冉,不耐烦的催促道。

    许小冉只得加快步伐,来到两人跟前,这外号乌鸦的家伙运气不好,在刚跟警方交火的时候,被一发子弹击中腹部,血水早都把那一片布料浸透,正沿着椅面不断滴落在地板上。

    “小姑娘,你要救了他那箱钱就是你的,如果救不了,那你就陪我兄弟一块儿死!”花格子十分粗暴的把枪口抵在许小冉雪白的额头,似乎随时都可能扣下扳机。

    许小冉娇躯直颤,看样子似乎都快要哭出来了,暗中却把摄像头对准了面前这两人。

    “我……我尽力吧。”她喏喏的说道。

    “那我再告诉你一次,救了他……”

    “算了,别吓着小姑娘。”

    乌鸦摆手制止了花格子,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许小冉,手指着墙角边那几只铁皮箱:“看到了吗?那一箱钱大概有两百万,你帮了我,我就把箱子送给你。”

    许小冉点了下头没再吭声,劲量不去跟对方的眼神接触,打开急救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塑料盒子,结果掰开时力气用的太大,盒子里摆放的那些器械顿时哗啦掉了一地。

    “干!”

    花格子大骂一声,挥手就要一巴掌扇她脸上,却又被乌鸦给拦了下来。

    许小冉表现出来的惊慌失措反而让他放心许多,连看她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

    “不用害怕,哪怕你是个警察,我也不会杀你。”乌鸦淡漠的道。

    原来只是故意假装害怕的许小冉,听到这话却芳心一颤,暗中不断告诫自己,一定不能慌,说不定这只是对方的一次试探。

    她咬着嘴唇拿起剪子,一手扯住对方被血湿透的衣角在伤口附近剪开一道豁口,黏稠的血浆已经把伤口糊住,她用棉签粘着酒精将周围擦拭了一圈,还没清理干净血水又一次涌了出来。

    许小冉很快进入了护士的角色,看着如此严重的伤口,柳眉皱了一皱,对两人建议道:“子弹卡在肉里面,不把它取出来的话,伤口会一直流血,必须尽快送医院手术才行。”

    “你帮我把里面的子弹取出来吧。”乌鸦跟她讲话显得十分客气,可眼神却带着不能违背的强硬。

    “好吧。”许小冉没再继续多说什么,这帮匪徒铁了心要顽抗到底,又怎么可能答应去医院。

    从箱子里找出一根针剂和注射器,当她准备把注射器刺入乌鸦的身体时,一只手挡在了她的面前,许小冉急忙抬头解释:“这只是麻醉药。”

    乌鸦摇头:“不需要用这个,你直接动手就是了。”

    见他说的如此肯定,许小冉便不再坚持,换了一把镊子深入到伤口中,镊子前端刚一触碰到那些猩红色的嫩肉,乌鸦的那张脸瞬间扭曲起来,捏在椅子扶手上的双手更是青筋都鼓了出来。

    这家伙对自己也够狠,都痛的脸部肌肉不断在抽搐,硬是强忍着没有吭上一声。

    没有麻醉药的帮助,那种割肉般的痛苦可想而知,许小冉用镊子在皮肉里一寸寸搜索着弹头的位置,光洁的额头上同样是香汗密布。

    匪徒对待扮作送餐员的姜山就要粗暴许多,外号铁渣的匪徒,一手将他推到墙边站好,嘴角露出冷笑说道:“让我猜猜看,你身上是不是装了摄像头什么的,外面那些死条子现在应该能看得见我吧?”

    对方经验老道,显然非常清楚警察的那一套布置,姜山故作害怕的摇了摇头,心中正暗自计算着,如果现在突然拔枪击毙这三人的可能性有几分,对方的站位非常随意,只需先解决掉面前这人,然后再对付远处那两个,只是这样做,站在匪徒跟前的许小冉处境会十分危险。

    只是这屋里一共就只有三名匪徒,还有一个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眼看铁渣已经把手伸向了他,姜山眼中出现迟疑的神色,就在他准备先发制人时,房门哐的一声被推开了,只见之前那名叫喧最凶的匪徒抱着个小男孩作为护身符,大步走了进来。

    “搞定了。”匪徒扔下夹在腋下的小宝,转身看向姜山,忽然拔腿走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道:“搞这么多事干嘛,这男的直接一枪崩了不就行了吗?”

    话一说完只见他拔出手枪,直接抵在姜山的胸口前,这瞬间,姜山的瞳孔一缩,就连对面的许小冉也忍不住回过头大叫一声:“不要!”

    “福仔!”铁渣却在后面一把拉住了他,摇头说:“我们出来只是为了谋财不是害命,留着他当人质吧,待会儿也许还能派上些用场。”

    “干,难道我们刚才杀的人还少吗?”

    福仔两眼一瞪与他争辩起来,就在这时,侥幸捡回条命的姜山清楚意识到,再不动手对方随时可能开枪,当即飞快伸出手,一把捏住了对方的手枪,试图将它夺过来。

    “你特么找死!”

    但匪徒的反应速度超乎他想象的迅速,枪刚离手,对方却一下握住了他的手腕,两人都使出了浑身力气,一时间相持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