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大刑伺候
    偌大的大厅里,连点灯光都没,或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明知里面没人了,鸭舌帽还和同伙特意放轻了脚步。

    咔……打火机在手中发出微弱的光亮来,鸭舌帽正要打量四周的情形,脑后忽然有阵凉风袭来。

    “小心!”

    同伴的提醒还是慢了一拍,鸭舌帽首当其冲,脑袋上哐的一声闷响,已经挨了一闷棍,连帽子都被打飞了出去,鸭舌帽更是一个趔趄摔在地板上,那两名跟他一起进来的同伙见势不妙转身要逃,结果才刚跑到门口,一直蹲在这里的魏阳挥手一棍,直接砸在这家伙双腿上。

    这人毫无防备,惊叫着噗通一下摔趴在地,而他的同伙也被一根棍子轮番,早都憋着一肚子邪火的安保人员纷纷从四周现身,轮起手腕粗细的木条,不由分说就往倒在地上的三人一同狂砸。

    砰砰砰的击打声夹着惨叫传出去很远,外面空地上放哨的两人当即脸色一变,明白事情败漏了,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逃跑。

    可这两人没跑出去几步,就齐齐停下了脚步,不知什么时候,出口处也多了几个人影,正手拿棍棒,冷笑着一步步逼近过来。

    “大哥,是误会!”

    面对一帮满脸凶相的保安,胆小较小那人急忙高举双手想要解释。

    哐!

    一棍子砸在他脸上,这人当即惨嚎一声,只听对面有人粗声粗气的骂道:“误你娘的误会,狗日的果然还想玩阴招,打死他们!”

    棍棒如雨点落下,卷缩成一团的两人痛的嗷嗷直叫唤,听着无比凄惨。

    见揍得差不多了,林风大马金刀坐在一块石头上,让人把这五个家伙拖到身面前跪好,魏阳和张铁柱抱着膀子在他身后横眉怒目的站着,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

    “你说,大晚上到这里来想干嘛?”林风手指着跪在第一个的家伙问。

    这人正是鸭舌帽,之前那一通没头没脑的暴揍,把他脸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门牙也掉了一颗。

    见林风把手指向自己,他露出豁牙勉强一笑,辩解道:“大哥,真是误会,我们从这里路过,走错了地方,就说顺便进去看看,没别的意思。”

    “是啊,我们只是随便看看,大哥你们弄错了。”几个人苦着脸也跟着一起叫屈。

    “我都没说什么事,你们就说我弄错了,挺聪明的嘛,你说我会相信么?”林风阴恻恻的笑了笑,继续指着鸭舌帽:“铁柱,你帮他仔细回忆回忆,说不定能想起点什么。”

    “好勒。”张铁柱人如其名,那两条胳膊比寻常人大腿还粗几分,走动起来就像一座铁塔横在眼前。

    “唉……你干嘛,快放开我!”

    只见他单手就把瘦的跟竹竿一样的鸭舌帽提起来,在他同伴惊恐的注视下,张铁柱轮起砂锅大的铁拳,朝着这大声惊叫的家伙肚子上就连掏了几拳。

    咣!咣!咣!

    鸭舌帽脚下就像装了弹簧,在原地不断蹦跶,眼珠子都快鼓出眼眶来了,惨嚎声变得凄凉无比,等到张铁柱松开手,鸭舌帽两腿一软跪在地上,一堆秽物从他嘴鼻里喷涌出来,空气中瞬时弥漫着一股令人发呕的酸臭气息。

    “铁柱你不专业啊,换我上,能把他打失禁信不信?”听着一阵阵痛苦的呕吐声,魏阳还有闲情逸致点评道。

    张铁柱是个老实人,果真又把视线瞄上了旁边的那人:“要不让俺再试一次?”

    被他那双牛眼一瞄,跪在地上那人浑身发软,嘴皮直打哆嗦,他那拳头光看着都让人胆寒,多挨两下,都不知能不能挺到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旁边的鸭舌帽就是最好的例子,连胆子都快吐出来了,酸水里还带着血丝。

    “想起点什么没有?”林风仍旧保持着那一脸让人胆寒的阴森笑容。

    鸭舌帽艰难的摇着头,惨哼道:“大……哥,真是误会,你就算打我也没用,我们什么都……”

    啪!

    话没说完,就被冲上来的魏阳一巴掌抽翻在地,又往他身上猛踹了几脚,这才抓着他乱糟糟的头发提起来,另一手拿着那个装满汽油的酒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你给我说说,大半夜跑到皇朝来,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酒……”鸭舌帽也算硬气,被揍的只剩下半条命,还在嘴硬。

    “那只要你把它喝光,我特么马上就放你们走,不然,你们几个今天谁也别想完完整整从这里再走出去。”

    魏阳松开他,一把拧开了瓶盖,顿时就有股浓郁的汽油味直往鼻孔里钻。

    “来,喝啊!”

    鸭舌帽望着这瓶烟油艰难的咽下口唾沫,在魏阳的厉喝声中,才迟疑的伸出手接过。

    带着几分上刑场的气势,只见他举起酒瓶往嘴边凑去,还没开喝,那股浓郁的汽油味就熏的他直反胃,不过当这这么多兄弟的面,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动摇,深吸口气,嘴衔着瓶子仰头就喝了起来。

    咕咚……他这才咽下不到半口,就感觉自己整个肠胃都翻腾起来,实在无法依靠个人的意志去克服,结果,喝多少都全给吐了出来,人还一头摔在地上,不断用手指抓挠着喉咙,看那痛苦的样子,仿佛快挂掉了似得。

    “杰哥!”四个小弟只能目疵欲裂看着他在地上垂死挣扎,却又没胆量上前帮他一把。

    “算你有种。”

    魏阳心知不能真把人给整死了,拿起洒出去不少的汽油瓶,望向下一个人:“既然他喝不下,你们这几个兄弟就帮他喝完吧。”

    “不……不要。”四人齐齐摇头,眼里浮现出祈求的神色。

    “那你们还不说,谁让你们干的!”

    一声厉喝,几个人吓的直打哆嗦,特别是挨着鸭舌帽那人,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没等动刑,他就哭嚎着说道:“我告诉你们,是灰狼哥让我们半夜来把这里点了,这瓶子里装的是汽油,是从货车油箱里抽的。”

    一番威吓终于撬开他们的嘴,只要有人带头,其他人为了保命,也七嘴八舌将知道的全抖了出来。

    “灰狼?”林风纳闷的摇头,显然没听说过这名字,至少一点可以确定,确实是青龙集团派人在背后搞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