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贼心不死
    哗啦!

    有人端着一盆用来洗抹布的水泼进大火中,眼前的火焰只是稍微一弱,瞬间又死灰复燃,反而愈发猛烈,木头材质的物品燃烧时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这点水洒在上面根本于事无补。

    火焰一路蔓延,很快又把酒柜给引燃了,还好上面还没摆放酒水,不然后果难料。

    “快让开!”

    就在一帮人心急火燎的时候,林风带着魏阳几个,去二楼取了灭火器下来,还没靠近火场就能感受到炙热的高温,四五个人拿着灭火器,分别从两边对着大火一阵狂喷。

    白色的粉末铺天盖地涌出,火势总算得到了控制,等到灭火器用完,大伙儿才停下手,面前的吧台连同酒柜大半都被烧成了烟色的焦炭,要不是处理还算及时,很可能引发更大的火灾。

    “到底怎么回事?”

    林风回头看向众人疑惑的问道,大火燃起来的时候,他正跟几个安保在外面,听到有人大叫起火了这才跑进来,所以对里面发生的事并不知晓。

    帮忙救火的几十号人,全被熏得灰头土脸满身烟灰,幸好没有酿成大祸,损失也不算严重。

    看着眼前的景象,众人心头却有些沉甸甸的,就像被什么东西压着,快要喘不过气。

    侥幸逃过一劫秦嫣诉说起大火发生时的一幕,毫无疑问,那个包裹才是酿成火灾的元凶,当时如果不是负责人叫她去看图纸,包裹中的易燃物可能就会直接在她手中爆燃,那后果才是真的不堪设想。

    提起这事,秦嫣脸上不禁浮现出心有余悸与愤怒交织的神色,毫无疑问,这绝对又是青龙的人在背后搞鬼,对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林风在救火的人群中找到了江有福父女,上前问道:“江叔,包裹怎么回事?”

    “都怪我,差点害了大小姐!”

    显然一场大火把这老实巴交的江老汉吓的不清,话一说完,就见他用力在自己脸上抽起了耳光,林风和蒋小燕急忙一左一右拉住他的手。

    仔细一问,江有福回忆着说,就在十几分钟前,一个快递员拿着包裹准备走进来,他记着林风的交代,就把人拦在外面。

    快递员只好把快递给他,并让他一定要亲手转交给这里的老板,

    只要不把人放进去就行,江有福也没多想就一口答应下来,于是拿着包裹进来找到秦嫣,等他再回来门口,送快递那人已经没见了。

    “那你记得这人长什么样子?”林风仔细问道。

    “如果再看到他,我肯定能认得出来。”江有福一脸肯定的说,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忙不迭说道:“对了,我记得,快递员的帽子上印着‘江通’两个字,我们现在去这家公司,也许能找到那个送东西的人。”

    “不用去了,那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快递员,这事十有**又是青龙集团的人在背后搞鬼。”林风说完,扫了眼前的众人一眼:“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再给他们可趁之机。”

    大家纷纷点头称是,眼里不由多了几分担忧,对方的卑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计,竟然想出如此歹毒的办法,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是青龙集团做的手脚,就算报警也没用,这次爆炸没有起到该有的效果,他们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林风把魏阳单独叫道屋外,在他耳边小声交代了几句。

    “放心吧,他们要还敢来,我会让他们知道厉害。”魏阳点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嗯,让大家都小心一点,来者不善。”林风拍了拍他肩头说。

    吃过午饭短暂休息了一会儿,工人们又继续开始赶工,皇朝里不时传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到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就在对面不远的地方,一名带着鸭舌帽的年轻人蹲在路边,正扭头看着皇朝门前进进出出的工人,对着电话说道:“灰狼哥,我们按你说的做了,可是好像没起什么作用,他们又在开工了。”

    正说着话,叼着根牙签的魏阳从大门口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年轻人急忙转过头,装作闲聊的样子往前面走去,嘴里不忘说道:“行,我知道怎么做,您就等着瞧好了。”

    从下午开始,大家就提高了警惕,随时做好跟人干仗的准备,可是对方却又反常的消停下来,整个下午都风平浪静,直到傍晚下班,也一直没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皇朝又恢复了寂静,只有那张写着‘正在装修’的牌子立在入口处,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喧闹的东江路再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三两只夜猫野狗,在路边的垃圾堆里翻找着食物。

    几个平头青年从工地中走了出来,带鸭舌帽那人手里那攥着个酒瓶,里面装着烟黝黝的液体,站在路口瞄了眼皇朝夜总会的方向,向身边人小声说道:“走,该咱们干活了。”

    街道两边的场所差不多已经关门歇业,自然没人注意到这几个鬼祟的身影,走到门口的岗亭前鸭舌帽停下脚步,左右瞅了几眼,才一招手,带人从升降栏杆下钻过,大步往里面走去。

    皇朝夜总会漆烟的一片,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见不到,一名青年指着路边那些堆放在遮雨布下的材料,小声的说:“杰哥,我们就把这些木料给点了吧。”

    鸭舌帽闻言撇着嘴不屑的说:“没一点出息,烧掉这些烂木头有个屁用,要放火就放一把大的,你跟大伟留在门口放风,招子放亮点。”

    “搞这么大,会不会出什么事啊?”这人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的追问。

    “怕毛,只是让你放个风而已,又不是让你点火,再说,眼前这些楼最后都要拆掉,烧起来就让它烧呗。”

    鸭舌帽不以为意,带头往石梯上走去,门口那四扇对开玻璃门早被砸烂了,如今也就是用两块木板挡在那里,让人把木板移开到一边,鸭舌帽放轻脚步走进夜总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