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陌生女孩
    带着几分疑惑,林风放轻了脚步向那扇还透着光亮的窗户走去。

    里面的帘子只拉了一半,只要借助灯光的帮助很容易就能看清房间里的人是谁了,三两步走到窗前,没等林风细看,就见一名拥有姣好身段的年轻女孩恰好也出现在窗户的另一面。

    这女孩并不是千叶美佳,林风可以肯定自己并没见过对方,但是当眼神无意中落在对方身体的刹那,眼珠瞬时瞪大了几分。

    一头乌烟宛如瀑布般柔顺的长发搭在她雪白的肩头,这个年轻女孩似乎刚刚洗过澡,即使面前还隔着一扇窗户仿佛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发香。

    她多半没想到会有陌生男性上到三楼,在屋里穿着的十分清凉,上身只穿了件白色带蕾丝边的半杯文胸,那两团半遮半掩的嫩肉和平滑没有丝毫赘肉的腹部都毫无保留展现在窗前。

    而下面也只有一条纯棉的白色三角裤,没有任何花样点缀,却把两条滑腻的长腿衬托的更加颀长,这绝对是一副完美的身材,不去当模特都可惜了,在这地方上班,那才简直是暴殄天物。

    女孩带着耳机,双手捧着一本小说,正一脸专注的看着,两道纤细的眉毛随着主人的情绪时而紧蹙时而又松散开,她彻底陷入了书中的世界,浑然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被窗外的陌生人给瞧了个精光。

    站在窗外偷看别人实在不怎么礼貌,哪怕对方的职业是个发廊妹,也应该给予她最基本的尊重。

    仅过了两三秒林风就收回视线,正要转身往自己那间屋走去,谁知对方却在这时有所感应似得,突然猛地一下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两人之间只隔着一扇透明的玻璃,恐怕没有比这还要尴尬的了,幸好林风一向脸皮够厚,在对方略带敌意的眼神注视下,他咧嘴一笑,这算是一种善意的表现,可女孩也立马反应过来,嘴里开合两下,右手一扯,刷的一声就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只剩下他一个干笑着站在窗外。

    至于女孩拉上窗帘前最后说的什么,从口型看应该是‘变态’两字。

    这女人有个性!

    要知道在这栋楼里,他林风怎么说也是众女眼中的唐僧肉,之前他还在为这事头痛着,谁想,隔壁这妞竟然没给他好脸色看,还骂他变态?

    不就是看了几眼没穿衣服的样子,难道她是这里的新人,还有点放不开吗?

    林风讪讪的想着,打开房门,一股混浊的空气扑面而来,果然像玉姐说的那样,这房间自从他走了之后就一直没被打开过了,柜子板凳上都蒙着一层薄灰,摆设还是他离开时的模样。

    拿了张湿毛巾擦了擦凉席,等到盆子里的清水都变成了烟色,他才停手,现在已经是深秋,别人睡在凉席上或许会感觉很冷,但对林风却造不成任何影响,和衣倒在床上,没两分钟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刚天亮,完全不隔音的楼道里就响起一阵咚咚咚的下楼声音,林风揉着头坐了起来,隔壁那个发廊妹竟然比他都起的还早,楼下那些姐妹可都要等到太阳晒到屁股才会起床的主,这个也太勤快了一些,肯定是个新人。

    洗漱了一番,林风从柜子里翻出那套工作装换上,走到楼下时,那帮女人果然一个都还没有起床,就连玉姐的房门都还紧闭着。

    ……

    到了皇朝,现在时间还早,竟然有人比他还先到一步,只见秦嫣换了身素白的衣裳,正跟旁边一名气质出众的美女在讨论什么,美女手上还牵着个两三岁大,剪着个西瓜头的小男孩。

    虽然只看到个背影,林风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许久没见面的王安雅。

    “爸爸!”

    林风刚把踏板车停好,就听见一声惊喜的叫喊声,原来是跟妈妈站在台阶上的小宝,一下就发现了他。

    两女听到叫喊,也同时转头望了过来,小宝已经挣开了他妈妈的手,大步往林风的方向跑了过去,惊得王安雅在背后不断大声提醒:“跑慢一点,小心摔跤。”

    再次见到日思夜念的便宜老爸,小宝哪还听得进妈妈的劝告,两条小腿快速迈动,像一阵小旋风似得快速奔向林风。

    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还记得自己,林风把一头扎进怀里的小东西抱了起来,高高举过头顶,放在脖子上坐好。

    “爸爸,最近你去哪儿了,怎么好久都不来看小宝,我还以为你是不要我和妈妈了。”

    小宝骑在林风脖子上,嘴里津津有味嚼着他从路上买来的油条。

    “爸爸打坏人去了。”林风都不知如何向这天真的孩子解释,只好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嗯,妈妈也是这样跟小宝说的,那……坏蛋被打死了吗?”小宝吃着油条,口齿不清的问。

    “吃慢点,别噎着了,要不要喝口豆浆?”

    林风似乎很快就适应了父亲的角色,说着还把插着吸管的豆浆递到头顶,小家伙只用张开嘴,咕咚咕咚喝就是了。

    王安雅看着这两个不是父子,却亲同父子的一大一小边吃边聊着走了过来,脸上不由荡漾出迷人的微笑,一般她是不会让儿子吃外面路边摊上的东西,这倒不是有钱任性,只是觉得有一些不太卫生的食品,小孩吃了容易闹肚子。

    但是看着儿子开心的吃着林风买来的早餐,她竟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只是满脸微笑看着他们俩个一嘴油水的样子。

    “你们要不要来一点,我买了挺多。”林风举着手里油腻腻的塑料袋问。

    “我已经吃过早饭,不用了。”

    两女几乎同时婉拒了他的邀请,只要头顶上的小子嚷嚷着还要再来一根,林风很大方的从袋子里拿出一根递给他,剩下那些,三两口就吃完了,两女足够吃一天的食量,他才只吃了个半饱而已,接过王安雅递来的纸巾,随意在嘴上擦了两把,开口询问起关于装修的事宜。

    作为这里的股东之一,王安雅自然最有发言权,秦嫣回去后就在第一时间把具体的情况对她进行说明,王安雅的意见跟大家一致,绝对不能答应青龙集团的收购要求。

    作为一家公司的老总,她对青龙集团更加了解,毫不夸张的说,青龙能在短短几年内撅起,成为国内十大房地产企业之一,背后没少利用卑鄙龌龊的手段做出一些巧取豪夺的事情,要不是集团总裁关系过硬,上面一直有人压着不准外界报道,以青龙集团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名声早该臭大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