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主心骨
    眼前的情况远比来之前想象中更加糟糕,外墙的窗户玻璃和几扇玻璃门全被砸成碎片,那几个小子正用手里的镀锌钢管一扇一扇把所有玻璃窗敲的粉碎,地上到处洒满了玻璃渣,脚踩在上面咔嚓作响。

    当门外这几个正在大搞破坏的家伙看到冲上来的林风时,当即二话不说,挥着棍子就往他头上砸落,林风身体一晃,棍子从眼前砸下的时候被他一把夺了过来,对方脸上刚露出惊愕的表情,油亮的脑门就挨了一棍。

    咚!

    这人额头上血水直涌,翻着眼白就晕了过去,这时又一根棍子带着呼啸从另一边敲下,林风抬手将打到面前的钢管架住,一脚把对方踹的从石梯上翻滚了下去。

    落后几步的魏阳也跑了上来,眼看夜总会都被人砸的不成样子了,怒火中烧的他从背后抓过一人衣领,快速往对方脸上猛捣几拳,等到这家伙不再动弹才松开手,继续扭着下个目标一阵拳打脚踢。

    门口这几人还以为遇上软柿子,哪晓得一照面就被两人给干蒙了,特别是面对林风的人,几乎连看都没有看清,脑袋就挨了一棍,要么就是一脚被踹飞出去好几米远,这哪是打架,简直是单纯的挨揍,十几秒过后,几个家伙歪歪斜斜躺了一地,大多都痛晕了过去。

    剩下还有意识的,被林风眼神一扫,吓得忙不迭闭上嘴,再痛也不敢叫出声,唯恐再被他手里的棍子砸在头上。

    收拾完外面这几个,林风和魏阳一手攥着根钢管就往屋内闯,此时,一楼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了,几乎就看不到一件完整的物体,连桌椅板凳都被大卸八块,一帮暴徒被堵在去往二楼的通道口,嘴里在大声吆喝。

    刀光剑影,逼得手里只有橡胶棍的安保人员节节败退,被保护在后面的女生和服务员更是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叫。

    眼瞅着这些家伙就要冲上来了,林风和魏阳同时杀到,面前就有一张被掀翻倒地的玻璃圆桌,桌面是足有几十斤重的强化玻璃,只见林风抓着桌沿就把它提了出来,就像扔飞盘那样,两手轮圆了朝着堵在楼梯口前那一帮人抛了过去。

    哐当……惨叫声四起,至少十几个人被这块从背后飞旋而来的桌面砸中,惨嚎着摔在地上,好些人骨头都被砸断了,躺在那里发出一阵哀嚎。

    这才只是林风的报复开始而已,这家店不知倾注了他多少心血,相当于第二家,眼看被人破坏成这样,心头的怒意可想而知,对面数十倍的敌人,他手里那根棍子带着残影,发出呜呜的厉啸,无论对手拿着砍刀还是钢管,被他挥手一扫就强行打飞出去。

    好些人捂着血流不止的虎口对他目瞪口呆,下一秒,林风手里的钢管就会让他们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被蕴含力道的棍子捣在身上,不骨折才怪,一时间围在他周围的几十号人,硬是被他展示出来的这股狠劲逼得节节败退。

    “是老大来了!”

    惶惶不安的一群人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夜总会这些安保,几乎还是林风走之前的原班人马,当看见围攻的人群被逼得四处逃散,露出林风那张冷峻的面孔时,众人瞬间就像有了主心骨,一个个嗷嗷叫着从楼上冲下来,与外面已经军心不稳的混混打做一团。

    橡胶棍太短不好使,反正地上到处洒落着砍刀钢管,哪怕找不到这些,一根凳子腿也要有用的多,保安大多都是退伍军人,一腔血气还未褪去,真要跟这些混混玩起命还说不准到底谁怕谁。

    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林风的出现就像一支兴奋剂,无形中让这群安保瞬间气势大涨,一个个就跟不要命了似得,逮着就打。

    刚才因为缺乏有效的指挥,只能勉强自保,肚里早憋着一股火气,现在他们总算是找到了宣泄点,打起架一个比一个生猛,哪怕头破血流也要跟打砸他们饭碗的混混硬磕到底。

    一时间,绵羊变成了饿狼,那些习惯欺软怕硬的混混竟然被打的溃不成军,惨叫哀嚎一片。

    坐在车里的灰狼还不知晓里面的战况已经反生逆转,为了替亲弟弟报仇,这次他不惜跟贾助理撕破脸皮,心想着砸了这个皇朝,那头差不多也处理掉了女警,也算为死不瞑目的苏强抱仇了吧。

    想起还停放在验尸房里等待解剖的弟弟,灰狼不禁又郁郁的叹了口气,眼中闪过浓浓的仇恨,他不止恨开枪打死弟弟的女警察和皇朝,同时也对贾全怀恨在心,如果不是他给苏强打那一通电话,苏强也不会被人乱枪打死在这里。

    灰狼脸色阴沉沉的一片,正等着手下汇报战果,跟班身上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他不禁疑惑的问:“谁?”

    跟班望着号码疑惑的摇了摇头,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刚说了一个字,脸色顿时就变了。

    “大哥,章总要亲自跟您讲话。”跟班说着把自己手机递了过去。

    灰狼一听章总找他顿时一愣,很快记起自己的电话刚才就关机了,对方能联系到他身边的小弟,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估摸着又是那个贾全去他那里打了小报告吧。

    章总才是青龙集团真正的主人,身价数百亿,又是众所周知的慈善家,实际他才是一头披着羊皮的饿狼而已,贾全在他身边只是狗腿子,连灰狼都不敢去招惹到他。

    “喂,章总……”灰狼一把拿过电话,故作平静的说道。

    对方却不像往常一样温厚,语气激动的吼道:“苏辉,知道你捅了多大的篓子吗,现在别说这些废话,给你十分钟不,只有五分钟,立刻带着你的人给我有多远就走多远,听清楚了没有?!”

    “章总,这只是一点小事,我自己就能摆平,您不用这么激动吧?”灰狼手背上青筋直冒,要不是打电话那人是他招惹不起的人物,他早都要破口大骂了。

    章总在他面前不用顾忌形象,嘴里大骂几句,这才怒声说道:“你特么知道你让手下去对付的女警是什么背景吗,你给我听清楚,五分钟以内你要不走,连我都救不了你,知道吗!”

    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震得灰狼两耳嗡嗡作响,迟疑了好几秒,他才悻悻的说道:“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