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灰狼哥
    经历过那种枪林弹雨的日子,女警花的心性早已沉稳不少,比起那些喜欢机枪扫射的毒贩,眼前这点只算是小场面而已。

    惊呼声中,只见许小冉一下扑倒在地,手中已经多了把9mm警用转轮手枪。

    这枪下半年刚给巡逻民警配发,说实在的,这枪除了安全性更高,能发射橡胶子弹以外,威力简直小的可怜,现在还不是抱怨这个的时候,就在苏强开枪的一刹,许小冉也果断扣动了扳机。

    砰!

    转轮枪一响,苏强就像被人迎面捣了一拳,脚下不禁趔趄两步,但他并没倒下,反而嘴里发出一声大吼,再次朝着许小冉射击。

    咔嚓……枪膛传出一声空响,竟然没子弹了。

    见他还想顽抗,女警花当下也不客气,食指快速扣动扳机。

    砰!砰!

    连续射了两枪,枪枪命中心口位置,不管口径多小,也足以要他的命了。

    手里的五连发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苏强瞪大了牛眼,还带着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身体在原地晃了两晃,最后才轰然倒下,踢蹬了两下腿便没了动静。

    他的几个同伙已经从后面窗户逃了,许小冉不敢大意,双手持枪一步步靠拢过去,见苏强趴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她才一脚将那把五连发踢到一边,又用脚尖将苏强转了个面,这人此时已经只剩出气没进气了。

    救护车几分钟之后就赶到现场,要害连中三枪的苏强没能等到救护车来就咽下最后一口气,伤势颇重的赵小白被众人七手八脚的抬上了救护车,径直驶往离这里最近的第三人民医院。

    俞志强被留在店里处理善后事宜,张佳魏洋等人则纷纷上了秦嫣的座驾,跟随救护车一同往医院方面赶去。

    浑身都快被血染红的赵小白被紧急送进了手术室,不得不说这小子命大,还要多亏了他那身肥膘,由那把五连发射出的铁砂大多都卡在肉里,脏器并没受到太大伤害。

    主刀医生足足花了五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把陷入肉里那些铁砂给取出来,等到天亮的时候,赵小白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只需要静养就是。

    听说他没什么事了,紧张了一整个晚上的众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

    距离江海市只有一百多公里的横县,此时灰狼正一脸舒爽的躺在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床上,接受着美女技师的全方位服务。

    这里的拆迁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为了摆平那几家钉子户,灰狼可是忙碌了好长一段时间没像今天一样放松过了,剩下的事交给几个小弟处理就行,明天就到江海去,那边沿江路整体改造才是大工程,他这个青龙集团名下的拆迁部负责人,这回少不得又要跟着海捞一笔。

    看着身下这个美女技师吞吐不定的俏脸,灰狼只觉小腹一阵燥热,已经好久没有过像现在一样激烈的反应,灰狼拍了拍她脑袋,示意该进入下个环节,房门却十分突兀的被人敲响了。

    笃笃……笃笃……

    大晚上谁会跑来敲门,刚到兴头上的灰狼眼中不由露出一丝狠色,左边脸颊上那道十字型的刀疤更显狰狞,两边隔壁都住着他的小弟,如果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也不敢来打扰他的休息。

    “去,开门看谁在外面?”灰狼摆了摆手说。

    女技师有些不情愿的套上浴袍,扭着腰来到房门前,刚把门锁打开,就见几个人影飞快蹿了进来。

    “灰狼哥,您弟弟出事了!”

    进来的人正是从皇朝逃出来那几个苏强的小弟,四人一进屋就跪倒在地上,嘴里哭嚎着嚷道。

    灰狼脸色一变,心中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正要起身询问,就见贾全从屋外走了进来,脸色沉重的朝这边点点头,显然他是跟这几个人一起来的。

    灰狼提起裤子走到他们几个面前,眼神竟然不怒而威,吓的几个人根本不敢跟他的眼神对视。

    “贾助理,请坐。”

    女技师很懂事的搬来两把椅子,灰狼坐下去又对旁边的贾全招呼一声,点了只烟这才问道:“我说了多少次,让你们几个好好看着他,不准再碰那些玩意儿,他是不是又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闯出什么乱子让我去捞人?”

    “大哥,强哥他……他被条子开枪打死了!”跪在前面那人,带着哭腔说。

    “什么?你再说一次,我弟弟他怎么了!?”

    灰狼无父无母,从小跟这个弟弟相依为命,感情十分深厚。

    突闻这个噩耗,他再难像刚才一样保持镇定,一下站起来,那股无形的压力让跪在地上这些人有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被他那闪烁凶光的眼神一扫,只觉自己随时都可能没命。

    “事情是这样……”小弟不敢隐瞒,结结巴巴的诉说着当时的情况。

    当听到这几个人抛下苏强自己跑了的时候,双拳捏的嘎吱作响的灰狼再难保持镇定,抓起茶几上的水晶烟缸照头砸在说话这人的脑门上。

    他的力气十分大,面前这人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没了动静,他却像不解气似的,轮起烟缸一下下砸落,嘴里不断说:“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你现在跟我说他被条子开枪打死了,那我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

    重物捣在**上不停发出哐哐的闷响,雪白的墙壁还有脚下名贵的波斯地毯上都喷溅了不少的血迹,旁边几人吓的寒蝉若噤,跪在地上不断哆嗦,贾助理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虽然还在强装镇定,但从他不管翻滚的喉结不难看出,他都恶心的快要吐了。

    直到旁边的女技师先他一步忍不住扶着墙在那里干呕,灰狼才从狂怒的状态中回过神,回头瞪了眼犹自在打颤的女技师一眼,随手把染血的烟缸扔地上,拍拍手回到椅子坐下,对贾全说:“家里的事,让贾助理见笑了。”

    一滴冷汗从额头滑落下来,贾全根本不敢跟他眼神对视,伸手在西装抽出一张支票放桌上,强装镇定的说:“灰狼哥,还请节哀,强子这次出事,跟我们也有干系,这五十万,是我们章总的一点心意,还请你一定收下。”

    说完,他就把支票放在灰狼面前。

    支票上写着五十万,说实在的,贾全也觉得这钱花的冤,像苏强这种烂人,就算不被条子打死,总有一天也会横尸街头,这种人别说五十万,给五十块都嫌多,这钱也全是看在灰狼面子上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