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天生战士
    为提防迪马尔人的再次袭击,林风和土著在村庄四周布置了大量的陷阱,还安排人在几公里外的地方放哨,这样就算迪马尔人出现,他们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土著人学习的能力很强,哪怕从没摸过步枪,在林风指导下也迅速掌握了几种有效的射击姿势,这只是刚开始而已,林风完全是按照自己的路子来训练他们,想在这几天时间内,让他们掌握更多的作战方式。

    天刚亮,林风带着这五十人来到一颗数十米高的参天大树下,这是准备教他们上树,林风手脚并用,像只壁虎一样,灵活快速的往上方攀爬,几个呼吸就见他轻而易举到达树顶。

    等他落回地面,拍了拍手,示意其他人可以上来试试,爬树对于生活在这里的土著人而言,简直是与生俱来的本领,哪怕背上多了几十斤的负重,仍然能用极短的时间轻松攀上树顶。

    他们一个个就像大猩猩似得,一手抓着树枝,借力一撑就蹿了上去,手脚丝毫不比林风笨拙。

    等从十米多高的地方跳下后,这些强壮的土著战士不忘对着林风咧咧嘴,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林风也对他们回以一个带着深意的微笑。

    爬树,潜水,长跑这些都是土著的强项,甚至做的不比林风差,眼前这些土著天生就是最好的战士,如果还活在冷兵器时代,即便迪马尔人也不敢来招惹他们。

    基础训练花了不到半天时间就算全部完成,林风也没想到这些家伙如此强悍,倒也节省了不少的功夫,接下来就是教他们格斗,林风从火堆里找了两根还没燃尽的木棍,长度只有一尺左右,随手将其中一根扔给带伤也要参加训练的哈库拉,并对他勾了勾指头。

    哈库拉显然读懂了他这挑衅的动作,捡起木棍,朝林风冲了过去。

    这家伙跑起来速度飞快,十几米的距离几个跨步就到了眼前,只见他大吼一声,木棍笔直向着林风胸前捅出,而林风在等他出手以后这才有了动作。

    两人擦肩而过,哈库拉保持着前刺的姿势,满脸不可置信,只见他喉结的位置上多出一条烟色的印记,毫无疑问,这是错身而过的刹那林风在他脖子上留下的记号,如果手里的木棍是一把刀,那哈库拉此时应该已经挂掉了。

    轻松解决了哈库拉,林风又把木棍丢到另一个桀骜的家伙脚边,显然对方不怎么服气,当他再次只用一个照面就把对方‘干掉’后,场中瞬时变得鸦雀无声,土著们大张着嘴巴能塞进一个拳头。

    一个不行就换两个上,之后更是变成四个甚至五个人同时围攻林风一人,这些依靠捕猎为生的土著人天生就是作为战士的好材料,反应速度敏锐,出手如电,只是缺乏专业的训练才被林风拣了便宜。

    当同时面对五个土著的进攻,就连林风也惊出了一头冷汗,好几次差点被他们用木棍捅到,等解决掉这五个家伙,连身为他们教官的林风也是累的不轻,额头上都见汗了。

    摆摆手示意结束较量,喘过几口粗气,才让林塞把自己要讲的东西翻译给他们,不得不说,经过这么一番较量后,土著对林风这黄皮肤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排斥,只剩下无比的崇拜,他们哪晓得这才是噩梦的开始而已。

    花了两天时间,让这帮天生的战士日夜操练,掌握了基本的搏杀技巧后,林风才让他们拿起枪,开始练习射击。

    上次缴获了数万发子弹,倒也够这五十个人挥霍一阵子里,神枪手全是靠堆成山的子弹喂出来的,这一点林风是深有体会,当兵这几年单单是他在射击场上打掉的子弹,恐怕都有数万发之多。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让他们真正掌握射击这门技巧,哪能不下点血本。

    林风明白由浅入深的道理,没有一上来就给这帮连枪都没摸过的土著人安排难度太高的训练。

    来到空地上,十个人间隔两米一字排开,按照林风的教导,有模有样的检查起手里的武器,在他们五十米外的地方,竖立着一排木桩,足有半个人的宽度,如果他们能做到八成的命中率,固定靶这一关就算过了。

    等到从他嘴里发出射击命令,土著们端枪就射,之前教他们的姿势在枪声一响后就变了型,什么站姿都有,有人甚至打的兴起,端枪就朝木桩的方向一阵猛扫,脚下还不断蹦跶,一时间打的好不热闹,子弹却不知道飞哪儿去了,看的林风把眉头都皱成了一团。

    土著人也改不了大多数烟人的通病,连敌人影子都还没见到就先猛搂一梭子,不把子弹打光就不会松开扳机,所以往往那些烟叔叔们的战斗,之间还隔着几百米远就打的热闹无比,子弹跟不要钱似得洒出去,结果把子弹全都打光了,还无一人伤亡。

    “停下!”林风吼了两声,可射的正起劲的土著战士们却像没有听到,依旧在那里猛烈的朝着木桩开火,就像这些木头跟他们有杀父之仇一样。

    林风这暴脾气,换成新兵敢像他们这样无法无天,早一枪托砸上去了,当即只见他抬高枪口,一拉枪栓,朝着这些人脚边就扣动了扳机。

    火光在枪口闪耀,几发点射打在他们脚前泥沙飞溅,土著们吓得在那里又蹦又跳,这些子弹却像长了眼睛一样,总是能准确打在离他们脚趾不到十厘米的地方。

    等到枪声停歇下来,一帮土著人心有余悸的看着枪管还在冒烟的林风,此时林教官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想要教会这帮人射击,比想象中困难的多,当然,这可能是烟人的基因作祟,也不能全怪在他们头上。

    一番思索之后,林风觉得这还是跟心里素质有关,其它训练时表现的再出色又有什么用,不能一听见枪声就乱了阵脚,为了让他们记住这点,林风决定上一堂别开生面的实践课,胆小的人可能会因此被吓出心脏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