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远处的战鼓声
    喷火兵背在背上的汽油罐就像背着个炸药包,枪声一响瞬间就爆了,轰的一下化作成巨大的火球,将周围的士兵连同本人在内全部吞噬了进去,这一个班的士兵惨叫着在大火中扑腾,没过几秒就被烧成了一团卷缩的焦炭,这也算是自食恶果了。

    “冲!”

    村庄已经保不住了,只能杀出一条血路,逃出去多少是多少了,林风一声怒吼,带领土著战士朝选好的方向突围而去,奔跑的同时,枪口不停喷吐着火光,守在那个方向的十几名迪马尔人士兵,在一片弹雨中瞬间就被扫倒了一片。

    “乌啦啦!”

    土著战士也端着枪朝前方一阵猛扫,虽然命中率不值一提,至少让他们气势变得相当雄厚,激烈的枪声响成一片,似乎对面那些迪马尔人也没料到土著人还会发起反击,眼看他们气势汹汹边射击边朝这个方向杀来,忙不迭转身就逃。

    这次突围比想象中要轻松许多,林风打光第二个弹夹,前面已经找不到还活着的敌人士兵,正当他想带领逃出来的众人撤入密林当中,村庄里却再次爆发出了激烈的枪响。

    战士的怒吼声充满了苍凉,枪声听起来更加猛烈。

    众人不由停下脚步,回头往那个方向望去,林风皱着眉头,眺望着不远处的村庄。

    “怎么回事?”

    按理说大部分人已经冲出来了,村子里怎么可能还爆发出如此大规模的枪响。

    “是酋长,他和那些跑不快的老人选择留下来。”林塞苦涩的解释道。

    “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不是可以一起走的吗?”蒂安娜难以理解的嚷道。

    没有人回答她,那苍凉的战歌声被一阵激烈的枪声所掩没,身后很快又再次涌出大股迪马尔人的身影。

    “走!”

    一群人忍着心中的悲呛,随着林风快速往密林中逃去,枪声还在身后响个不停,子弹将周围的树枝草叶打的四处翻飞,不时有人跑着跑着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林风蹲在一颗大树后不停朝追兵的方向射击,为众人争取时间,金色的弹壳从抛壳窗不断跳跃出来,冲在最前面的追兵就像被一条绳子绊倒,跑着跑着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但迪马尔人的数量实在太多,光靠林风一个人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连续射杀了十几名士兵后,一发火箭弹呼啸着打中他身前这颗大树上。

    轰隆,大树直接被炸成了两截,林风也被猛烈的气浪掀翻倒地,两耳嗡嗡作响的他,甩了甩头,正要起身,就听身后传出嘡的一声,几名冲到近前的士兵直接被散弹打翻一片。

    蒂安娜和哈库拉林塞等人又调头回来,完全不顾自身安危,用手里的武器朝着身后那些追兵一通乱扫。

    “快走。”

    有了他们的帮助,林风缓过口气,把打空子弹的步枪往地上一扔,拿过蒂安娜手里的霰弹枪,倒退着向身后不断发射散弹。

    由于队伍中还夹着妇女小孩的关系,移动起来的速度并不太快,迪马尔人就像嗅到血腥的鲨鱼,紧咬在他们背后,就这样一追一逃,远处天际不知不觉出现一道霞光。

    许多妇女和小孩已经跟不上他们的脚步,生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让他们比谁都清楚什么叫做取舍,妇女和那些几岁大的孩子拿着比他们个头还高的长矛,准备留下来跟身后的追兵拼个鱼死网破。

    这种事情别说林风和蒂安娜这两个外人,就连林塞也看不下去,拿着武器与那些妇女和小孩并肩站成一排,越来越多的土著战士自发停下脚步,与他们站在一起。

    战鼓声犹如雨点一样响起,让人热血澎湃,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意味着最后一次战斗。

    迪马尔的追兵似乎也意识到他们准备决死一战,渐渐放缓了脚步,成散兵线朝这里围拢过来,几十名土著战士组成最后一道薄弱的防线,林风也加入了他们,只让蒂安娜和那些妇女儿童待在一起。

    林子中出了鼓点声,一下又恢复了寂静,空气中隐隐透出一股肃杀,就连枝头上休憩的鸟儿也感受到这股杀意,慌乱的扇动着翅膀,往天空逃出。

    林子里只有脚踩在落叶上发出的声响,丛林间晃动的人影距离防线越来越近,双方的神经都已经紧绷到了极致。

    嗡!

    弓弦颤动声中,一支木箭从土著战士手里射入对面一名士兵的胸膛,在对方惨嚎着倒下去的瞬间,呼啸的弹雨更是在这名射箭的土著战士身上打出一串串的血雾,尸体栽倒下去,更加激烈的枪响却从四面八方传来。

    战斗远比想象中要残酷,面对十倍的敌人,土著战士的反击显得十分无力,铺天盖地的弹雨压得他们抬不起头,要不是有遍地的树木作为掩护,可能只要一个照面他们就全军覆没了。

    林风此刻能做的也只是尽最大努力延缓失败的时间,如果再想不出其它办法,这些人里最终也许只有寥寥几人能活下来,呼啸而至的弹雨连他也不敢轻易从树后探出头去,只知道迪马尔人的包围圈正在逐步缩紧。

    咚!咚!咚!

    激昂的战鼓声还在一刻不停的响着,是它在支撑众人顽抗下去的意志,突然,林风听见在这片林子更远的深处,似乎也有同样的鼓声响起,很快与他们的鼓点重叠在了一起。

    声音越来越响,似乎每个方向都有,正在苦苦坚持的土著战士也听见了这个声音,不少人脸上露出振奋的神色,就连对面那些迪马尔的士兵也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疑惑的往后方望去。

    随着鼓声临近,一片箭雨将几名站在原地不动的士兵射成了刺猬,紧接着,就听见一阵地动山摇的呐喊从四面八方传来,那些浓郁的灌木中,身上涂满色彩的土著战士,手拿长矛大刀,像蜂群一样涌了出来。

    当无数人影突破了稀松的火力网,战局瞬间逆转过来,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迪马尔人手里的步枪在近身战中占不到任何优势,身体眨眼就被那些涂抹了毒药了长矛捅出几个窟窿。

    “乌啦啦!”哈库拉挥动着手里的武器,高呼一声,领着族人也杀奔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