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血腥美食
    看着眼前这个被扒皮后无比狰狞的猩猩脑袋,蒂安娜哪敢伸手去接,但对方一直弓着腰捧在手里,不拿的话又显得太没礼貌。

    最终她只好用求救的目光望向林风,可显然多此一举,另一名土著少女,又捧了一个血淋淋的猩猩头走了上来。

    “拿着吧,这可是部落最隆重的款待,要是不拿的话他们会以为你不愿接受他们的友谊,更别说继续在这里采访了。”林风拿过属于他的那个猩猩头,一边不动声色的小心提醒道。

    蒂安娜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微微颤颤将面前这颗狰狞的脑袋接下,同时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真的要吃这东西吗?”

    妇女怕她不懂怎么食用,指了指那根竹管做了个吸允的动作,这才笑着转身开走。

    为了能留在部落采访,蒂安娜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低下头瞅着手里这颗被撬开头盖骨的猩猩头,竹管插在那团白色的脑浆子里,上面还有不少红色的血管,光是才看了一眼,她便忍不住干呕一声。

    这东西连林风看着都感觉恶心,更何况是蒂安娜了,对于土著这或许是无比的美味,两人却拿在手里怎么也下不去口,暗中琢磨着要不要等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找个没人的角落先把这玩意儿丢掉算了。

    林塞作为国王,享受的待遇自然不会比他们差,当他主动来到林风身边坐下,立马就有少女将一颗刚剥好皮的猩猩头双手奉上。

    显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吃猩猩脑了,用嘴衔着竹管注吸吮的咕噜作响,光听这声音就让蒂安娜一阵反胃,捂着胸口半天都难以平复下来。

    当发觉身边的两人正用怪异的眼光注视着他时,林塞不由奇怪的转头对着两人一笑,主动招呼道:“你们怎么不吃吗,这可是美味啊!”

    他不讲话还好,当看见他雪白的牙齿上还残留着一些豆腐脑似得渣子,蒂安娜起身捂着嘴就跑了出去,过了片刻便听那间茅屋后面传出一阵压抑的呕吐声音。

    “她这是怎么了?”林塞一脸无辜的问,说完还像喝果汁一样,低头吮了一口猩猩脑。

    “可能是水土不服吧。”

    林风找了个还算靠谱的理由糊弄过去,瞅了眼自己手里这颗猩猩脑,犹豫着要不要先浅尝一口。

    就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时,围坐在火堆边的土著人突然噤声,全都望着同一个地方,只见他们的酋长慢吞吞走在前面,在他身后,身中三枪刚刚才做完手术不久的哈库拉在一名少女的挽扶下,从朝这边走来。

    见到部落的勇士哈库拉竟然在‘烟巫术’的帮助下起死回生,部落的土著们不禁爆发出一阵欢呼,显然烟巫术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就连大祭司女儿,那个满头辫子的烟姑娘,也用一种崇敬的眼神在注视着蒂安娜。

    “这样不行,他伤势还没恢复,时刻可能把伤口崩开,快让他回床上躺着。”

    刚刚回到位置上的蒂安娜顿时有些头大的提醒道,林风却拽着她的手,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去纠结这种事情,这些生活在原始丛林里的土著人,身体素质一个比一个强悍,只要没被子弹直接射中要害,他们就能继续坚持战斗,这是生活在城市里的现代人所没法比拟的优势。

    食物在篝火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各种各样的水果更是摆满了身前,热情好客的土著人为了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几乎拿出了所有的食物,几名青壮每人抱着一个椭圆的罐子,敲掉罐口上的泥封,一阵迷人的果香顿时飘散了出来。

    他们把这些用野果自酿的果酒倒进跟脸差不多大的木碗里,在端到林塞等人的跟前,果酒的香味很浓,从不喝酒的蒂安娜也忍不住好奇,端着木碗抿了一口,

    这酒喝上去就跟果汁似得,十分香甜,一点都不难喝,金发女郎不由多喝了几口,顿时那张白皙的脸蛋上多了两团酡红。

    趁着宴会还没开始之前,酋长走到篝火旁边,用土语叽里咕噜向在座的人大声宣布着什么,尽管林风他们听不懂说了些什么,不过看上去应该是一件好事,话音刚一落下,四周的土著高声欢呼起来,就连身受重伤的哈库拉也挣脱了少女的挽扶,举起手臂大声附和着。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这个方向,蒂安娜还一脸的雾水,只见大祭司的女儿双手捧着条插满彩色羽毛的头冠,一脸神圣的朝这里走了过来。

    如果林风没记错的话,这条羽毛发箍应该一直挂在大祭司的坟头上才对,他们突然把这东西拿出来,不会是打算……

    “恭喜你蒂安娜,你现在已经是阿哈利族新一任大祭司了。”林塞一脸笑容的恭喜道。

    “我?”金发女郎错愕的指着自己鼻子。

    见林风望向了他,林塞急忙撇清关系:“这可跟我没关系,在酋长宣布这个决定以前,我什么也不知道。”

    烟姑娘已经来到蒂安娜跟前,在对方一脸呆滞的注视下,将手里这条代表大祭司身份的发箍带在了她头顶上。

    “哈赛!”

    还没等蒂安娜想好该怎么拒绝,当羽毛发箍带在头顶上的那一刻,整个村庄都沸腾了起来,生性浪漫的非洲土著在篝火旁载歌载舞,庆祝新一任大祭司的诞生。

    男男女女数百人,在激昂的鼓点声中,手舞足蹈跳起了流传下来的战舞,那些用石灰腌制过的人头,也被战士拿在手里舞动,除了蒂安娜和林风,其他人都沉浸在舞蹈当中。

    “我能向他们申请辞职吗?”蒂安娜拿着酒碗,哭笑不得的问道。

    林风自然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端起面前的酒碗与她碰了一下,然后仰头一饮而尽,算是安慰吧。

    大祭司在所有阿哈利族人眼中有着崇高地位,即便是国王也无权认命大祭司人选,蒂安娜却用一把手术刀征服了这些半开化的土著,就连林塞也没想到,不过,他倒十分乐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