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年轻的国王
    “好吧,我承认之前确实有事情瞒着你们。”在昏暗且闷热的草棚里,林塞面对林风逼问的眼神,很自觉的摊开手解释道:“其实刚见面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们关于我的全名,塞缪尔是王族的姓氏,而我就是国王唯一的儿子,塞缪尔.林塞。”

    林风叹了口气,眼前这小子的解释实在有些牵强,他们第一次来这国家,谁会知道塞缪尔代表着什么。

    现在计较这个已经没有意义,林塞还算坦诚没有再继续隐瞒下去,或许是因为到了他地盘上的关系,林风瞄了眼棚子外面,正给那些土著小孩分发糖果的蒂安娜,那像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

    他不由问道:“这么说的话,你就是国王的继承人,阿利伯亚的王子殿下?”

    林塞摇头:“父亲战死,现在我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可恶的迪马尔人仗着沙俄在背后撑腰,想要把我们赶尽杀绝,用血腥的手段来统治这个国家,我们不会妥协,阿哈利族的战士也绝不会向恶魔投降。”

    听到这话,林风的嘴角不禁抽了抽,哪知道会这么好运,随意在路上救下的人居然是这国家的国王,哪怕这里只有不到百万人口,而且大部分人民还生活在丛林,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但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被世界认可的国家,而眼前这个烟不溜丢的小伙子,就是这国家名义上的最高领导者了。

    “林,帮帮我们好嘛,只有你的帮助,我们部落的战士才能打败邪恶的迪马尔人,拯救这个国家。”林塞决定打铁趁热,总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讲了出来,讲完以后,却又一脸忐忑的看着林风,这可不像一个国王该表现出来的气势,眼中反而流露出几分哀求的意思。

    显然这个林塞也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光靠外面那些拿着长矛弓箭的土著战士,根本无法战胜拿着步枪的迪马尔人,当真正见识过林风那强悍的战斗能力后,他就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我?”林风诧异的指着自己鼻子:“你是打算让我带着他们拿弓箭长矛去跟敌人战斗?”

    林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我知道这样对你来说有些强人所难,但我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请求你救救我们阿哈利族的人民,阿哈利族是盛产勇士的民族,只要你教会他们使用现代武器去战斗,一定能把迪马尔人赶出我们的家园。”

    战争哪有他嘴上说起来的那样简单,带着一帮原始人去跟有沙俄支持已经武装到牙齿的迪马尔人作战,光是想一想林风就觉得自己没什么底气答应这位国王的请求。

    几十人的战斗或许还可以依靠一个人的实力扭转败局,可如果遇上数千人或是更大规模的战争,即使有十个林风的存在恐怕也改变不了结果。

    “为什么不去找美帝人,只要有利可图,我想他们应该很乐意帮忙才对。”林风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但并没有立刻表现出来,或许在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丝对这些土著人的同情作祟,明知绝对不能答应的事情,话到了嘴边却又有些说不出口。

    其实林塞并不笨,他已经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答案,设身处地想一想,只要思维正常的人,恐怕也不会答应这种听起来就十分荒唐的请求,何况他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能拿得出手的,除了承诺似乎什么都没有,总不能送给林风两名烟人土著姑娘当作酬金吧。

    失望写在脸上,但林塞还是强忍着失落,摇头回答道:“美帝人想要的只是这个国家的石油,而且他们已经办到了,只要迪马尔人不会愚蠢的跑去招惹他们,他们才懒得来管我们的死活。”

    国家之间看中的只是利益,没有交情这么一说,美帝人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迪马尔人不反对他们开采石油,美帝人又怎会傻的把自己牵扯进这场战争的漩涡里,打仗可是非常耗钱的一件事情。

    谈到这里就陷入了僵局,林风又不是阿哈利族,不肯答应这种荒谬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林塞自然不愿放弃,可也不知该用什么理由来打动对方。

    “林,你们在里面干嘛,快出来吧,我需要一个专业的摄影师。”

    蒂安娜在门外招手呼唤道。

    她出现的恰到好处,林风借坡下驴对着欲言又止的林塞歉意一笑,转身往屋外大步走去,林塞只能暗自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出来。

    天上繁星点点,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热情好客的土著人在空地中央点燃了篝火,妇女们正忙着准备食物,各种各样的水果被装在一个个木盘子里,还有熏烤过的鱼类和一些肉食。

    林风的本职工作是摄影助理,此刻正举着摄影机跟在蒂安娜身后,拍摄部落忙碌的画面。

    土著人烹饪食物的手法十分单一,除了用火烤熟,就只会将切成一块块拳头大小的肉扔进沸腾的大锅子里,然后再放进一些植物充作香料,等到锅里的食物煮熟以后,空气中逐渐弥漫开一股浓郁的肉香。

    “吱吱吱……”

    一阵尖利的叫唤声引起了正观摩美食制作的两人注意,转头一瞧,几名部落年轻人双手各提着一只烟猩猩走回了村子,看着被藤蔓五花大绑的猩猩,两人不由诧异起来,看样子今晚的食谱中是不是还有一道碳烤烟猩猩?

    很快他们的推断就得到了证实,膀大腰圆的土著妇女接过一只猩猩,不顾对方的反抗,按在地上一棍子砸了下去,刚刚还吱吱叫唤的猩猩顿时被敲晕,妇女这才拿起脚边的砍柴刀,朝着这只猩猩的脖子上砍去。

    手起刀落,猩猩头滴溜溜滚落在一边,它的同伴见状,吓得叫声更加尖利,对土著人而言,它们的肉可是不错的美味,而它们的脑子则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好东西。

    妇女捡起剁下来的猩猩头,三两下把皮剥掉,然后用刀尖撬开头盖骨,手法相当娴熟,有人将一根竹棍做成的吸管插入猴脑中,双手捧着往林风两人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