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她是巫女
    “你懂医术?”林塞眼神一亮,显然没想到面前这位女记者竟然深藏不露。

    蒂安娜很肯定的点头,气愤指着空地中央那神神叨叨的烟姑娘道:“当然,至少我知道,治疗枪伤以前应该先把弹头给取出来!”

    “你确定要这么做?如果失败,你可能会被他们当成魔鬼给撕成碎片。”

    林塞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得到肯定答复后,他便转过身,语速极快的对酋长说起了什么。

    能明显看出,酋长是极为不满这种要求,起先不停在摇着头,但林塞的身份似乎又让他极为忌讳,并没像之前一样因为冒犯了大祭司传人而露出发怒的迹象。

    蒂安娜紧张的看着他们两个在那里不断用土语交流,时间多浪费一分,那些伤员就会多一分危险,终于,在林塞用强硬的口气说完一段话后,酋长才妥协似得点了点头,林塞心中其实也在不断打鼓,生活在这片原始丛林里的部落已经是他手上最后一个筹码,如果因为这个激怒了对方,他将落得无处可去的地步。

    “快去准备一下吧,希望你能成功。”林塞转过头,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并没把他的担忧摆在脸上。

    “好的,马上就可以开始。”

    蒂安娜也露出如负重释的神色,在她眼里,生命是平等的,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幸好这次来阿利伯亚之前,就未雨绸缪准备了一箱子的急救药品,包括一套手术器材还有麻醉剂。

    在非洲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药品跟食物和饮用水源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原本这些药物只是放在车上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有把握吗?要不然让我来,你给我帮忙好了。”林风也吃不准这妞到底会不会治病,对于处理枪伤,他倒有一套自己的经验,即便不够专业,但对于原始部落的人而言,他已经算懂得非常多的了。

    “在做记者以前,我曾在援非医疗队里工作了两年,所以,还是你给我帮忙好了。”

    蒂安娜含蓄的一笑,一边将箱子里各种器械拿出来,摆放在触手可及的大石头上。

    “好吧,那你现在需要我做点什么。”林风很干脆的说道。

    “找他们收集血型,只要一两滴就好,一会儿手术时需要输血。”

    蒂安娜头也不抬,将装着两排试管的盒子递到林风手里,自己又忙碌的进行着准备工作,这里连个灯泡都没,更不可能有无影灯这种专业的手术设备,屋子里光线太暗,还不如就在空地上借助头顶灿烂的阳光。

    手术台则是眼前这块长两米左右的石板,上面已经被磨得光滑平整,几个蹲坐在上面的小屁孩被哄走,蒂安娜拿出一块方格子餐布蒙在石板上,异常简陋的手术台就算搭建完成了。

    另一边,酋长最终无法拒绝林塞的请求,何况这些伤员中,还有他自己的儿子在里面,所以部落里今天破天荒第二次打断了烟姑娘施法,如果大祭司没死,肯定要让族人把这两个敢打扰他施法的外国人架在火上烧死,可惜烟姑娘还没正式成为大祭司,在族人心目中还不具备与酋长同样的威信。

    埃尔托第一个被送上了无比简陋的手术台,旁边泥地里插着一根顶部分叉的木棍,林风正把一袋刚抽出来的新鲜b型血挂在树杈上,然后又娴熟的将软管插入其中,另一头插入埃尔托手臂血管中。

    注射过麻醉针后,埃尔托已经陷入了半昏眩的状态,但他还有部分的意识存在,眼睁睁看着蒂安娜拿着把闪烁寒光的小刀切开他的肚皮,然后又用一把镊子深入到里面,不断的搅动着。

    手脚无法动弹的埃尔托发觉自己被人割了一刀,居然什么都感觉不到,只看见血水一直不停往外涌出,这难道就是西方世界的巫术吗?

    埃尔托张大嘴恐惧的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连一个音节都无法发出,只能看着手术刀在眼皮子底下挥动,割开一层层的皮肉,最终掏出一颗沾满鲜血的弹头。

    如果埃尔托能说话的话,肯定会忍不住大叫魔鬼,这是他迄今见过最恐怖的事情,相比起他,那些周围的土著人更是吓的腿肚子直打哆嗦,在他们的认知里,这满头金发的女人一定是个邪恶的巫女,传说中,只有他们才可以利用巫术与神灵指派的大祭司匹敌。

    这个巫女的实力显然要比现象中强大的太多,她的同伙,那个战无不胜的战士正拿着奇怪的东西,从他们身体抽出血液注入到伤员身体,还有巫女手中那把寒光四射的小刀,被它不断切割着身体,受伤者却像被定住了似得,脸上除了恐惧,根本看不到一丝痛苦的表情。

    当满头香汗的蒂安娜拿出缝合用的针线,一针一针帮埃尔托缝合伤口时,就更加证实了土著们的推断,这绝对是个可怕的巫女,哪有把人肚子破开,又用针线缝上还能活下来!

    不少人吓的不由往后倒退,生怕自己成为巫女的下一个目标。

    处理好埃尔托的伤口,蒂安娜才发觉四周被清空了大片,好些人被她眼神一望,竟然吓的大叫一声,扭头往外跑去,她很纳闷的耸了耸肩膀,为埃尔托挂上一瓶抗生素,看他情况,应该能挺过来。

    埃尔托被人小心搬入屋里休息,蒂安娜却得不到片刻的放松,还有其他伤员在等着她处理,喝了几口林风递过来的矿泉水后,她又开始对那名身中三枪的部落勇士进行起了手术。

    不得不说,这些在丛林中生存的土著人就跟野草一样,生命力都非常强盛,能对其他人造成致命的外伤,却无法立刻夺走他们的性命,勇士竟然还有力气挣扎,蒂安娜使劲全力都压不住他,等林风一拳将他硬生生敲晕过去,这才能把装着麻醉药的针尖刺进他的身体。

    手术进行的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只要防止伤口不被感染,他们活下来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当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太阳已经快要下山,土著看向两人特别是蒂安娜的眼神,除了畏惧竟然还多了一丝崇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