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大祭司传人
    “大人物.”

    林风深有同感的点头,他从跪在面前这位酋长眼里,看到了一丝敬畏,能令一位手握重权的酋长心甘情愿跪下,看来他们这次真是捡到个非常了不得的人物。

    难道之前的猜测错了,林塞不是什么官二代或富二代,应该是官一代才对,不过这烟小子最多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怎么看也不像个当大官的料啊。

    不管林风他们怎么暗自猜测,林塞应付这种场面已经驾轻就熟,亲自将酋长扶起,嘴里不断用土语说着什么,两人语气急促的交谈中,很快就见老酋长的眼中露出愤怒的神色。

    林风只听的满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两人在说些什么,蒂安娜没放弃这个跟当地土著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将眼前看到的一切都用相机仔仔细细拍摄下来。

    这次带回来不少的伤员,就连埃尔托也中了枪生命垂危,现在显然还不是叙旧的时候,林塞指了指身后被人抬着的埃尔托,还有那个中了三枪的土著勇士,他们的伤势都十分严重,让酋长快请大祭司出来,为这些伤员医治。

    “哈库拉!”

    没想到,身中三枪的勇士竟然还是酋长的儿子,这下就更应抓紧救人才是,可酋长却露出为难的神色,村庄唯一懂得用植物治病的大祭司,早在两个月就去世了,代表他独一无二身份的彩色羽毛头冠,此时就挂在不远处的一块木头墓碑上面。

    大祭司死了可人却不能不救,一名扎着满头辫子的烟人小姑娘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她就是大祭司的衣钵传人,只等王国册封就能成为阿哈利族人最神圣的大祭司了。

    在烟人小姑娘的指挥下,众人将这几名伤员抬到中央的空地放下,烟人姑娘从茅屋里拿出几个瓶瓶罐罐,来到伤员围绕的篝火前,只见她嘴里念念有词,不断用指头从罐子里捻出一些不同颜色的粉末扔进火堆中,这画面就像电视里的那些烟巫术,难道她还真能用法术把枪伤给治好不成?

    众人鸦雀无声的注视着祭司施法,就连林塞也专心致志的看着,谁也没有出声唯恐打搅到她。

    烟人姑娘念完这段冗长的‘咒语’足足花掉了十几分钟时间,等到将最后一个音节吐出后,周围的土著人齐齐举高双臂,大吼了一声,观赏性极强,但这对躺在地上那些伤员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帮助,伤口还在血流不止,已经有人因为失血过多,陷入休克状态中。

    念完咒语,烟姑娘才不疾不徐拿出一把绿色的植物,原来这才开始救人,只见她挑出几根草叶放进嘴里嚼成浆糊状的东西,然后又从身前的火堆中弄了一些烟色的灰烬与嚼碎的植物混合在了一起。

    来到一名胸口中弹的土著战士身前,对方早已经昏迷不醒,只剩下微弱的心跳,烟姑娘将那团恶心八糟的植物和草灰均匀涂抹在对方的伤口上,昏迷中的土著战士竟然痛的直哆嗦个不停,还没等烟姑娘念完剩下的咒语,这人就两腿一蹬失去了气息。

    这……是在救人?怎么看也是迷信害人!

    眼看第一个人没救活,烟姑娘又开始对排在第二的酋长儿子哈库拉施法,已经忍无可忍的蒂安娜放下相机,大步走上前去,毫不客气的制止道:“够了,你这样做只会害死他们!”

    在土著人眼中,大祭司是神灵的代言人,当他施展法术的时候绝不能被人打扰,不然神灵就会发怒,降下灾难给他们,没人能冒犯了大祭司而不付出代价,就连站在林塞身旁的酋长也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周围那些土著们更是蠢蠢欲动,恨不得撕碎着敢于冒犯神灵的外国女人。

    蒂安娜并不知道她这样做的后果会有多严重,等注意到那些要杀了她的眼神时,才有了一些害怕,在场无论男女老少,都一步步朝她逼近过去,就在情况随时可能失控的时候,林风扛着那把霰弹枪往她身边一站,无疑成了她最坚强的后盾,场面瞬间似乎又安静了下来。

    尽管村中那些妇女和老人没见识过林风的厉害,但战士们却亲眼所见,他以一个人的力量就打败了邪恶且强大的迪马尔人,就连部落里最善战的勇士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战士们不由停下脚步,把目光投向酋长所在的地方。

    林塞还算有点良心,并没有放任不管,而是比手画脚跟酋长说着什么,从他脸上的神情不难看出,他是再帮着蒂安娜说话,酋长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一边是神灵的尊严,一边又是他不能违背的大人物。

    最终,他还是选择向现实妥协,双手一张,周围的人就像接到了命令,自发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烟姑娘并没被他们影响,低垂的眼睑在火堆前自顾自的念咒,刚化险为夷的蒂安娜并没就此退让,在她这现代人看来,这巫婆就是以治病的名义在草菅人命。

    “林塞,你必须阻止他们继续这样下去,不然伤员就算暂时挺过这一关,也会因为伤口恶化感染而死。”蒂安娜一脸凝重的对林塞讲道。

    虽然这些土著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敌意,但这并不能成为让她见死不救的借口,蒂安娜就是这样一个值得让人敬佩的姑娘,林塞是这帮烟人中唯一受过正规教育的人了,他又何尝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可在这原始的地方,他哪有选择的权利,这些伤员只有两种结果,要么等死,要么碰碰运气,万一烟姑娘的法术显灵,至少也有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面对质问,林塞苦笑着无奈的说:“你听我说好吗,这里没医院也没有医生,唯一能为他们治病就只有这位大祭司的女儿,所以希望你能理解好吗,别再激怒他们了。”

    “谁说没有医生,我可以,还有林风也能帮上忙。”蒂安娜似乎觉得光自己一个人不足为信,为了救人,不惜把林风也拉下了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