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人情冷暖
    “姐,谈的怎么样了?”

    见秦嫣面无表情的从别墅走出来,留在外面的两姐弟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秦嫣摩挲着秦菲菲的脑袋,郁郁的叹了口气,答案已经非常明显。

    她在这位亲戚家里等了大半个小时,对方却只叫自己的老婆陪她在外面聊天,东拉西扯说了一大堆没营养的话,自己却始终缩在书房里假装接什么电话,显然是不打算接这个茬了。

    这亲戚不愿得罪秦永生倒也情有可原,可他连面都不肯跟秦嫣见,就有些太薄情了,要知道当年,这位远房表叔生意失败债台高筑,几乎陷入绝境,大半夜跑到家里找秦浩远哭诉,看在大家是亲戚的面上,秦浩远不但借钱给他,还以自身信誉向银行担保这才帮他化解了燃眉之急。

    结果现在秦浩远一走,往日跟他们家来往密切的远房表叔,却见都不愿意与秦嫣见上一面,唯恐被殃及。

    “先上车吧。”抬头望了眼三楼窗户,那里有道影子一晃儿而过,秦嫣脸上并没太多失望的神色,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两姐弟也看明白了结果,纷纷上到车里,秦菲菲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撅嘴安慰着看起来郁郁寡欢的秦嫣:“姐别难过了,他不肯帮忙就算了,这人一向两面三刀,我早就看出他不会冒着得罪秦永生的风险来帮咱们,这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爹地要还在就好了。”

    “嗯。”秦嫣苦涩一笑,心中最后那点希望差不多已经彻底熄灭了。

    这位远房表叔对她还算是客气的了,至少还派老婆陪她坐在家里打哈哈,前面去见那几个股东甚至连门都没让她进,电话也不接,有个叔叔更是现实,打发乞丐一样,让家里佣人拿了张十万的支票给她们,让她以后不要再来了,人情冷暖在此时昭显无疑。

    “我们下一家去哪儿?”坐在驾驶座的秦恒不禁回头问道。

    “哪也不去了,我们回家。”秦嫣闭上双眼心灰意冷的说。

    “回去?不是汪伯伯家还没去拜访过吗?”秦恒不解的道。

    没等秦嫣说话,旁边的秦菲菲撑起身体,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斥道:“你小子不是读书读傻了吧,这都看不出来?今天我们走了七八个地方,谁答应会帮我们?这些都是一群见风使舵的小人,就算去了姓汪的那里,结果还不都一样。”

    听着姐弟俩唧唧咋咋的吵闹,秦嫣正要让他们先回去再说,挎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秦菲菲一下闭上了嘴,睁大眼睛看着秦嫣,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秦嫣掏出电话,来电显示却是个陌生号码:“喂?”

    “你好,秦小姐是吗?”

    “是我。”

    “能找到您真是太好了,是这样,我是天天房产的小陈,我们这里有位客户看上了您名下的一处别墅,想问问您有意向出售吗?”

    “没有,谢谢。”秦嫣说完就要挂掉电话,听筒里还传来那个小陈的叫唤声:“秦小姐,价格方面好商量,喂……”

    咔……挂了电话,却见秦菲菲眼里莫名带着几分期许的问:“姐,谁打来的电话?”

    “不是他。”

    秦嫣说完,就见妹妹失望的撅起嘴巴,抓着抱枕就哐哐哐几拳招呼过去,边打边骂道:“臭家伙你死哪儿去了,几个月都不跟我们联系,再不回来,咱们都快让人给欺负死了!”

    ……

    这大热的天气,正在开车的林风忽然感觉背脊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怎么回事?

    吸了吸鼻子,林风有些纳闷想着,此时天已经大亮,经过一夜行驶,远处就是连绵的山林,坐到副驾室的林塞手指着前方,神情激动的道:“村子就在前面,我们很快就要到了!”

    听见林塞说的目的地就在前方,众人不禁都长长松了口气,奔波了一个晚上,时刻都在担心还会碰到迪马尔人,大家几乎一整晚都没合过眼。

    “太好了。”蒂安娜伸了个懒腰,美好的身段在众人眼前展露无疑。

    当她打开车窗,一股略带灼热气息的空气扑面而来,远处那片茂密的原始丛林让她充满了期待,能用手里的相机记录下生活在丛林中的原始部族,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货,听林塞的意思,在这一片这里生活的部落好像都跟他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所以不用担心受到他们的袭击。

    吱……

    汽车毫无征兆就停了下来,这四周还是一片荒凉的黄土,坐在后面的蒂安娜差异不解的问道:“林,怎么不走了?”

    “前面有人。”林风说完,拿起放在大腿上的霞弹枪,拉开车门当先走了出去,林塞三人也跟着从车上下来,只见几十米的地方,趴着一名上身赤果的烟人,对方一动不动倒在那里,几只绿头苍蝇在他光秃秃的背脊上飞来飞去。

    林风刚一靠近,苍蝇便挥动着翅膀,在天上嗡嗡的盘旋着不肯离开。

    “这人怎么了?”蒂安娜拿着相机紧跑几步,却见林风已经蹲在了那人的跟前,当把那人翻过身,即便蒂安娜有了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用手把嘴捂住了。

    这人只穿着一条脏兮兮的短裤,暴露在外的皮肤上还用彩色颜料画上了各种图案,多半是当地的土著人,不过他并不是生病才倒在这里,而是被人用枪射杀,在他胸口前有一串密集的弹孔,伤口周围的血液还没彻底凝固,显示才刚死去没多久。

    “他是这里的人?”林风起身,朝林塞问道。

    对方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看来由他指的路也并不安全。

    等蒂安娜拍了几张照片,大家重新回到车上,气氛却凝重到了极点,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前方就是丛林边缘,谁也说不准是不是迪马尔人已经打到了这里。

    现在回头已经迟了,剩下的汽油也不足以让他们再把车重新开回津布韦去,林风决定再往前去看看,或许情况还没到他们想象中那样的糟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