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奔波的三姐弟
    “现在整个首都以南地区已经全部落入迪马尔人手里,他们背后有沙娥人撑腰,武器装备都比我们先进的太多,连离这里最近的粟库多市也被他们控制了,如果你是准备带着我们去那里,恐怕一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林塞说完,坐在他身旁的埃尔托似乎还担心他们不信,忙补充了一句。

    这可怎么办?

    蒂安娜不知不觉已经相信了他们说的话,这帮迪马尔人在有心人的唆使下变得极端残忍好杀,不止是在阿利伯亚生活的其他种族遭到他们灭绝性的屠戮,就连一向在非洲享受特殊待遇的外国人也难逃他们毒手,如果记者身份被查明,就算不被枪决也可能会面临终身监禁。

    “林……你怎么看?”蒂安娜望向闭着眼假寐的林风,有些难于取舍的道。

    如果刚才那帮追杀他们的正是迪马尔人,那十有**就像林塞所讲的那样,首都以南这片区域已经被迪马尔人控制,他们要继续去往首都,无疑就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在沙俄支持下的迪马尔人眼中,即便美帝人的身份恐怕也不大好使。

    林风沉默片刻,在蒂安娜的追问下,才慢条斯理的说:“两个选择,要么我们现在离开调转方向回津布韦,等阿利伯亚的时局稳定下来再做打算。”

    这肯定是林塞两人最不想听到的答案,因为林风在暗中注意道,后座上两人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显然他们并不希望离开这片土地。

    “那还有一个选择呢?”蒂安娜也不太赞成这方案,来都来了,如果不能做点什么她也不甘心就这样打道回府。

    林风已经从她脸上看到了答案,随手往身后指了指:“跟着他们一起往北走,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跟他们在一起肯能会非常危险,那些迪马尔人的追兵可能会再次找上我们。”

    “不会,你们相信我,到了北方,那是我们的地盘,迪马尔人还不敢来进攻……”眼看又有了希望,烟人小伙有些心急的抢着说道,旁边的埃尔托就跟得了肺痨似得,一个劲咳嗽,显然这更像是一种提醒。

    林塞果然闭上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命运的蒂安娜,美丽的金发女郎脸上此时正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林风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她,就这样走了她实在又不甘心。

    “我觉得可以相信林塞,你认为呢?”

    就知道最后她还是会做下这个决定,这女人天生就是为冒险而生,之前在阿汗国是,现在也是,林风心知很难让她改变主意,总又不能就这样弃她而去,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你是老板,都听你的吧。”

    “林,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得到林风的答应,蒂安娜脸上的忐忑终于烟消云散了,随之出现一个灿烂的微笑,要不是还开着车,她肯定会忍不住在林风脸上重重亲上两口。

    ……

    江海市

    天气开始转凉,万物一片萧瑟,一阵寒风刮过,枯黄的树叶从天空纷纷扬扬掉落,就连路上的行人也换上了厚重衣裳。

    一辆纯白色的保时捷卡宴就停在一栋三层高别墅的对面,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对面却一点动静都没,站在车边的一男一女有些百无聊赖起来。

    “姐姐进去这么久,怎么还不出来?”

    头带棉线帽的秦菲菲来回揉搓着快要冻僵的双手,嘴里忍不住抱怨道。

    “三姐,你才刚好身体还在恢复中,快回车里去坐着吧,一会儿别着了凉,不然大姐又该发火了。”秦家老四秦恒,在旁边一脸无奈的劝说道。

    “去去去,小屁孩少管姐姐我的闲事,我问你,你现在又是怎么回事,真不打算回去上学,你们那的教授不是每天三个电话劝你早点回去?”

    “唉……咱们家变成现在这样,我哪还有心思去读书,再说,帝国大学那里的东西我都会了,去了多花两年时间,只是多拿一张毕业证书的问题,我宁愿留在家里,跟大姐三姐你们一起共渡难关。”少年老成的秦恒叹了口气,取下瓶底那么厚的烟框眼镜,拿出手巾擦拭着上面的雾气。

    “你个书呆子留下来除了多一张嘴吃饭,又帮不上什么忙。”秦菲菲撇撇嘴,很不给这个弟弟面子的说。

    “还说我,你不也一样……”

    秦恒不服气的小声嘀咕一句,谁想却被秦菲菲听见了,正闲的没事做,小魔女一把就拧着他耳朵,往后转了半圈,娇喝道:“你再说一次,刚说了什么?”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啊。”

    三个哥哥姐姐里,这秦菲菲无疑是最难伺候的一个,谁让她后面只有秦恒这一个小弟,不欺负他还能欺负谁。

    秦恒痛的急忙求饶,忽然手一只前面,痛叫着道:“别拧了,快看,大姐出来了。”

    秦嫣这段时间忙里忙外,又瘦了不少,清瘦的脸颊上有两个明显的烟眼圈,冷峻的眼神却沉稳许多。

    自从一家之主的秦浩远去世后,这个秦家就像土崩瓦解了一样,集团控制权被亲大伯秦永生抢走,二妈更加无耻,以一封伪造的遗书骗取了秦家大部分的资产,她亲儿子秦杨倒也跟着享福,一下坐拥数十亿身家,苦的只剩下这没爹没妈的三姐弟,除了几处不动产和汽车,他们现在可说是一无所有。

    因为这份遗书,三姐弟总算看清了这个二妈的丑恶嘴脸,为了讨回公道,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亲情,找来律师向法院起诉二妈伪造遗书一事,法院也顺利受理了此案。

    可是正如所有人意料的一样,三姐弟最后还是败诉告终,姚家人虽说不是什么名门大族,但在政商两界都有不可轻估的能量,岂是他们三个能搬得动。

    家产可以不要,但浩远集团却是父亲一生心血所在,不能让它毁在了秦永生手里,想要夺回浩远集团,就必须在每半年一次的董事会上,取得大部分股东支持才行。

    董事长选举,采取一人一票制度,只要是集团股东就有投票的权利,也就是说,哪怕一个人掌握再多股份,也只能有一张选票,这已经是秦嫣唯一能想到夺回集团控制权的办法。

    可往日那些跟家里来往密切的叔叔伯伯们,如今见了他们三个也变得冷淡无比,生怕被麻烦找上门,想要取得他们支持,却又谈何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