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半夜枪声
    顺着蒂安娜手指的地方看去,还别说,在这瀑布上方涌动的水流中,果然有条烟黝黝的手臂伸了出来,因为手臂上的肤色就跟烟炭一样,要是不她观察仔细,或许就把这当成一截被水冲刷下来的枯树枝了。

    这条手臂的主人在两人的瞩目下很快也被水流给冲刷下来,这人成自由落体的摔入水潭中,噗通一下溅了两人满脸水花。

    “到岸上去,把衣服穿上。”林风对有些六神无主的蒂安娜说道。

    说完他便张开双臂朝那人坠下的方向游了过去,蒂安娜也清楚在这混乱的国家,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当即十分听话的游向岸边。

    她刚一上岸,那头林风也拖着个人游了回来,这更应该说是一具尸体才对,在他光溜溜的后脑勺上有个明显的弹孔,里面已经被子弹搅的一团糟。

    尸体还很新鲜,皮肤都还没被泡的发白,显然死的时间就在这一两个小时以内。

    林风面无表情用指头翻动着伤口周围的烂肉,一边用专业的口吻向快要吐出来的蒂安娜解释道:“这是小口径手枪造成的伤口,既然还没出现尸斑,死亡时间应该在两个小时以内,从弹着点来看,应该是有人居高临下在非常近的距离下开枪,这具尸体生前多半是个人质或者是被活捉的俘虏,然后又被人枪毙了。”

    当他把尸体翻过面,蒂安娜忍不住又惊呼了一声,躺在地上这张脸还显得非常稚嫩,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纪。

    “他还只是个孩子,这些人太残忍了,连小孩都不放过!”

    “你只说对了一半,在这种地方以他这年纪,已经算是一名有经验的战士了。”林风掰开他紧握成拳的右手,只见虎口与食指关节上都有十分明显的老茧,从这不难看出尸体生前经常握枪,所以才会只在这两个部位磨出一层厚厚的老茧。

    “拿上衣服我们走吧,说不定还有人就在这附近。”林风在水边洗了洗刚刚才摸过尸体伤口的双手,洗完还不忘弯腰将地上那些正活蹦乱跳的小鱼统统捡起来带走。

    “等……等我一下。”

    这就是用来控诉某些人罪恶的有力证据,还没穿上外衣的蒂安娜却先忙着拿起相机,对着尸体连续不断按下快门,林风不时回头朝这个小型瀑布上方瞄几眼。

    尸体多半是在这附近被杀害的,只是没有听见枪响,应该是在他们来这前发生的事情,那些凶手很可能已经离开,但不管怎样,都必须加倍小心才行。

    等两人湿答答的回到车前,天差不多已经彻底烟了下来,可能因为这片天空还没被污染的缘故,头顶那片不断闪烁的星空看上去异常洁净清晰,仿佛只要一伸手就能把它们给摘下来一样。

    林风拿出一小块固体酒精把带回来的枯枝引燃,又脱下还在不停滴水的外套架在火堆边烘烤着,蒂安娜总算也穿上了外套,只不过胸前的两颗纽扣似乎忘记了扣上,不时有团白影从他眼前一晃而过,害的林风很难集中精神专心弄他的烤鱼。

    吸取了上次在阿汗国沙漠的经验,这回林风准备的更加充分,连脱水蔬菜都带上了,就怕像那回一样,车坏了被困在荒漠中,连口水都找不到喝的,最后只能用尿来给陈晨降温。

    巴掌大的小鱼很快就被熏烤成蜡黄的颜色,再往上面洒一撮细盐,香气扑鼻而来。

    “烤熟了,你先吃吧。”

    林风很有风度先把木棍上烤好的小鱼递给坐在对面的蒂安娜,只要一想到他用来清理鱼内脏的手之前还在尸体伤口里掏来掏去,蒂安娜就算再饿也变得没胃口了,金黄色的头发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嘴里连忙说道:“我不太爱吃鱼,吃点饼干就好。”

    “饼干没什么营养,还是吃鱼吧,在这种地方鱼可是难得的美味佳肴。”

    “谢谢你,我现在真的吃不下去。”

    见她坚持,林风也不再继续强求,坐完飞机又坐汽车,他早都被折腾饿了,当即拿着串在木棍上的鱼,大快朵颐了起来。

    蒂安娜也拿出一盒曲奇饼细嚼慢咽着,吃完鱼后,汤差不多也煮好了,这回她倒没有再拒绝林风的好意,因为这菜和水都是由她亲手放进去的,林风连碰一下的机会都没。

    两人瓜分完大半锅新鲜蔬菜汤,心满意足的回到各自帐篷里睡下,这里的晚上就成了蚊虫的天下,外面根本就没办法待人,一出帐篷,两只耳朵边就只剩下嗡嗡嗡的声音,恐怕要不了半个小时,浑身就会被叮出无数的疙瘩,还可能被传染疟疾黄热病等疾病。

    夜已深了,篝火逐渐黯淡下来,左边那顶蓝色的帐篷内响起一阵均匀的鼾声,也许是初来这片陌生的土地,加上那具少年尸体对她造成的冲击,蒂安娜竟然失眠了,辗转反侧中度过了两三个小时,她还是没有一点睡意。

    离天亮还早,从鼾声不难听出林风现在睡的正香,如果现在把他叫起来继续赶路,显然有些太过残忍,左右睡不着的蒂安娜干脆盘腿坐起来,抽出一本厚厚的杂志,借助手电的光亮翻看起来。

    过了没多久,林风那边的鼾声逐渐减弱,到后来甚至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蒂安娜正看的入神,并没察觉到异常,当她手指翻到下一页时,外面蓦地传出一串清脆的枪响声。

    自动步枪的咆哮在这样寂静的以外变得非常清脆,哒哒哒哒的枪响声让蒂安娜再难保持镇定,猛地一下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正要跑出去叫醒林风,谁想刚一扯开拉链,一张大脸陡然出现在她眼前。

    “唔!”

    蒂安娜正要惊叫出声,就让眼疾手快的林风给一把捂住了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等到她浑身放松下来,这才松开了手。

    “哪来的枪声?”

    枪声一响起就没停下,乒乒乓乓打的好不热闹,蒂安娜仿佛又回到了阿汗国那个小镇,一脸惊慌不安看着他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