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麻烦大了
    当着几十号人的面一枪把段雷崩了,确实要冒着极大的风险,但林风并不后悔,把手枪倒过来往地上一扔,刚一松开手里的尸体,一众武警便猛地扑了上来。

    “不许动!”武警将枪口对着他大声警告道。

    然而林风并没反抗的意思,这四周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了,就算想逃也逃不出去,于是十分配合的举高了双手,立马就有两名武警上前将他的双手拧到背后,正要拿出手铐给他拷上,门外突然传来一名女子的呼喝:“这是我的证件,让开!”

    束手就擒的林风听到这声音,身体一抖,霍地一下突然抬起头,惊得四周的武警齐齐倒退一步,再次举起了枪。

    面对这些枪口,林风却视若不见,扭头看着门口的方向,身体站的笔直,无论背后那两名武警如何使力也无法将他再按下去,几秒之后,一道美丽的倩影气势汹汹从门口挤了进来,一见满屋子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两道剑眉一簇,娇喝道:“全部把枪放下!”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一众武警满头的雾水,直到中队长从她背后出现,大家才齐齐收起了武器。

    “陈晨!”

    一声低沉的呼唤,陈晨下意识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林风一下挣开两名全力束缚着他的武警,迈开大步一眨眼就出现在了她跟前。

    “你……”

    和王部长商量好的计划全给这任性妄为的家伙给搅乱,陈晨憋得一肚子火气,正要训人,一条粗壮有力的手臂迅速搭在她肩上,将她一头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白皙的脸蛋紧贴在林风温暖的胸膛上,鼻尖尽是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这家伙不老实的手掌还不停在揉着她的后脑勺,那条长长的马尾也跟着晃来晃去。

    “你还活着,我以为你已经……”

    当着几十号人的面前,被他这样搂在怀里不停摩挲着脑袋,从没跟异性如此亲密的接触过陈晨,顿时脑子只剩下一片空白,等到她眼尖的发现王部长在几名负责人的陪同下走进来时,才陡然回过了神,用力扭了扭身体,没想这家伙生怕她会消失一样,还紧紧把她搂着,一张白皙的脸蛋瞬时就红到了脖子根。

    撒气似得在他胸前用力锤了一拳,恨恨的骂道:“你这白痴,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还不快把我放开!”

    林风这回是惹下大麻烦了,就算段雷罪该万死,也该通过法律来审判,而不是由他私自动手解决,何况还伤了十多个人,把这里也搅的一团糟,一想到这严重的后果,陈晨就忍不住要骂人。

    王部长也没想到林风这人竟然如此胆大包天,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到这里来找段雷算账,如果一早把陈晨没死的消息告诉他,或许就不会捅出这样的篓子,但是谁又能料到这家伙脾气居然如此火爆,现在后悔什么都已经晚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就连他也压不住,就看该如何收场了。

    在他示意下,医务人员上前将倒在地上的段雷翻了个面,当看到他太阳穴上那血肉模糊的弹孔时,医生直接放弃了抢救的打算,摇了摇头站起身。

    “你这么就这么冲动?”陈晨也注意到血流了一地的段雷尸体,有些气急败坏的责怪道。

    林风反正去找段雷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摊开手,破罐子破摔的道:“蒂安娜告诉我,她听到段雷亲口对东阳人说在你们乘坐的飞机上装了炸药,既然他敢害你,我肯定要宰了他,谁晓得你还活着……”

    听他说是为了给自己报仇,陈晨烦躁的内心顿时一暖,不过很快又愁眉紧锁,转头望向王部长的方向。

    在王部长的命令下,武警已经撤出了房间。

    王部长面无表情的看了林风一眼,拿过一名部下的手铐随手抛给了陈晨,并说:“给他铐起来,带走。”

    林风倒是挺配合的伸出了双手,可陈晨却从没像现在一样犹豫不决,给他带上手铐,就等于承认他犯罪的事情,这傻子怎么做事之前就不能稍微冷静一点!

    “部长。”陈晨带着几分祈求的说。

    王部长叹口气,什么也没说,扭头朝外面走去。

    ……

    林风这次没能逃过牢狱之灾,被直接关进了大牢里,等待着审判。

    在此期间,陈晨不知多少回找到王部长据理力争,要给林风洗清罪名,王部长都快烦这个变得蛮不讲理的丫头了,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张参谋也打来电话,指名点姓就找他。

    为了林风这人,两个相交几十年的老朋友竟然在电话里吵起来了,平常温文尔雅的参谋长脖子上青筋直冒,嘴巴就跟机关枪乒呤乓啷说了一大通,声音大的连楼下路过的人都能听得清楚。

    “你抓我们的人干嘛,还不放人!林风是我们军方的人,就算犯错也该交给我们处理,你们有什么权利处理他,好,你要这么讲的话我今天就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以后再要合作什么地,你自己找首长谈去,别跟我这里磨嘴皮……我就耍无赖怎么了吧,就问你到底放不放人!”

    被呛的面红耳赤的王部长刚把电话挂断,结果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又有电话接了进来,一看号码这回更不得了,直接是军区司令部的号码,这帮浑人也太护犊子了吧,难道还准备车轮战不成?

    最终,在一帮军部老大的连番威逼利诱下,王部长还是松了口,不再以危险罪起诉林风,但这并不表示他就可以无罪释放。

    三个月时间一晃而过,整天待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林风感觉身上都结起蜘蛛网了,作为危险犯人,整间牢房里就只关了他一个人,又不能像其他犯人一样出去放风,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吱嘎……

    外面的铁门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清脆的脚步声逐渐往这边走来。

    “人就在这间牢房。”

    看守边说,边领着陈晨和四名带白头盔的纠察人员出现在关押林风的牢房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