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假装悲伤
    “都说是空难嘛,又不像车祸还有机会逃生,那可是几千米的高空,据我们接到的消息,那架飞机上的所有人员已经全部遇难了,所以我说你们运气好啊,只是关几天禁闭……咦,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周围陡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只有一阵怪异的嘎吱声音显得特别刺耳,只见林风手里抓着的那根钢条,已经明显有变成麻花的趋势,大家都清楚他跟陈晨之间的关系,此时不由得沉默下来,只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小李,你确定不会听错,除了我们几个以外,其他人全部遇难了?”陈晨那姑娘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短命的人,林风还报有一丝希望的问道。

    “怎么可能听错,这是参谋长亲口对我说的,无人机芯片也在飞机上面,人和东西全没了,现在也不好说这只是一场意外还是美帝人的阴谋,总之我觉得挺悬。”

    小李说着忽然一拍脑门,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除了你们这次违抗命令捡回一条命,还有一个人也侥幸逃过一劫,只比你们早几天回到国内,现在正在接受调查。”

    “是谁?”林风眼前一亮,有种预感告诉他,这人或许就是陈晨。

    小李摇着头说:“当时没注意听,我不记得了。”

    “那人是不是姓陈。”林风低声提醒道。

    “好像不是,又好像是,反正我也记不清了,你要想知道,回头我帮你跟参谋问问。”

    “那人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你知道吗?”诸葛白在对面问了一句,林风这是急昏了头,直接问性别或许会有用,上次的任务一共就只有两名女性,如果小李说是女的,陈晨至少就有一半的希望还活着。

    “这我记得,他是龙队的成员,肯定就是个男的。”

    小李的回答瞬间就浇熄了最后一线希望,林风愣在那里,眼神早已没有了之前那样随意,多出了几分深邃,陈晨的音容笑貌还不断浮现在眼前,可人却已经香消玉殒。

    噹!

    小李急忙抬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林风手里攥着那根两指粗细的钢条硬生生从铁门上掰了下来。

    ……

    一架飞机上的华夏特工全部牺牲,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段雷目前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作为众人之中唯一活下来的人员,他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

    不过段雷早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那场意外跟他有丝毫的联系,调查人员听完他声泪俱下的陈诉,倒也没生出什么疑心。

    这一关虽然让段雷有惊无险的混过去了,但不管怎样,作为这次接应小组的负责人,出现了如此严重的人员伤亡,他都难持其咎,王部长当场决定暂停他的职务,交出证件和佩枪,回家等候最终处理结果。

    这几天段雷闲置了下来,反而一反常态整天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明内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因为自责才把自己整日锁在家里,实际上他这几天一直跟秋子缠绵在一起,除了吃饭上洗手间,剩下的时间几乎都在卧室那张床上度过。

    今天他要去参加大家为牺牲那些同事举办的吊念活动,作为当事人之一,可不能贪图安逸而不去参加,不然肯定会惹来别人的怀疑,在体贴温柔的秋子服侍下,段雷穿上一身素烟的服饰早早来到局里报道。

    段雷在这里也算鼎鼎大名的人物,即便现在处于停职阶段,也没人敢拦着不让他进去。

    这场吊念会举行的既简洁又不失庄严,由于遗体已经与飞机一同炸毁,遇难人员的烟白照片后面只摆着他们生前穿过的衣物,大家饱含着热泪为这些英勇牺牲的同事送别,哀乐声仿佛感染了每一个人,现场的气氛顿时显得十分悲凉。

    段雷的出场瞬间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只见他踏着沉重的脚步从那一张张烟白照片前走过,每踏出一步都无比的缓慢,他似乎是在追忆与同事们过往的点点滴滴,情到深处,眼泪滚动着从眼角边滑落,一颗又一颗。

    当他走到末尾摆着陈晨的遗像前时,忽然停下脚步,伸出手将扎在相框上那朵白花的褶皱仔细的抚平,动作细致而又温柔,仿佛正抚摸着陈晨那张美丽的俏脸,一阵难言的沉默后,从段雷喉咙里发出一声类似野兽般的嚎叫,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他竟然哭了!

    段雷喜欢陈晨这事在内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几名女同事瞬间也被他痴情的样子所感染,再次忍不住嘤嘤嘤的哭泣起来。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当初我该阻止你们上飞机的,是我害了你们!”

    演戏演全套,段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两手用力抽打着自己耳光,为了让大家看懂他此刻内心有多么伤痛,每一巴掌抽在脸上都十分的用力,整个大厅都能听见啪啪的脆响声。

    “段雷你快起来吧,这事又怎么能怪你,我们能理解你,我相信陈晨她要在天有灵,也不想看到你折磨自己……”

    旁边那几个女同事也顾不上哭鼻子了,忙跑过来好言相劝,王部长面无表情的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转身走了出去。

    段雷的表演可说天衣无缝,等参加完吊念会回到车里,他脸上的伤痛瞬间一扫而空,搓了搓还有些红肿的脸颊,忍不住叹口气,这关算是过了,等调查结束,以王部长对他的重视,官复原职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晨,我也是被人逼的,希望你不要怪我。

    将遮阳板下夹着的那张照片拿出来瞟了几眼,这还是陈晨上大学那会儿照的,心中默念了一句之后,他才打开车窗,将照片随手扔了出去。

    马不停蹄的回到住所楼下,他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走进了面前这家咖啡店里,因为是这里的常客,女服务员已经认出他来了,隔着几米远就亲切的招呼道:“段先生,您还是要一杯拿铁吗?”

    “两杯带走。”

    段雷站在柜台边,从钱夹抽出纸币放在台上,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有谁正在暗中注视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