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意外消息
    后山禁闭区,小李尽心履行着参谋长交代给他的任务,看着卫兵把林风他们分开锁进一间间逼仄阴冷的小烟屋子里,自己端来个小马扎,就坐在关押林风那扇铁门的对面。

    “你小子等着,我们出来再慢慢收拾你!”

    最后一个被关进去的陈火,等铁门关上还不忘把脑袋伸到那几根钢筋焊接成的通风口前,恨声威胁道。

    小李扯了扯衣领,不知是被这里阴气冷的,还是有些担心陈火的威胁,嘴里犹自强辩道:“你们这真不能怪我,参谋长说的话你们不是也听见了嘛,我要不把你们看紧,回头要被他知道了,还不得把我扔里面给关起来。”

    “不怪你怪谁?”诸葛白手抓着钢条,在他背后冒出了一句。

    “是啊,真当我们是哥们,你就把门打开,反正这里除了我们又没别人,你不说我们不说,参谋长又怎么会知道?”陈火配合道。

    “我不干,如果传出去我非得被扒皮了不可。”

    无论大家如何威逼利诱,小李就像一根筋似得,始终不肯松口。

    两名把守在洞外面的战士不时回头往这边瞧上两眼,里面现在算是热闹了,独狼一二小队的主力全被关了禁闭,这些可全是刺头,一个个桀骜不驯的主,除了老首长和参谋,在这地方就没人能压得住他们,幸好有小李来帮他们两个背锅,林风等人就算要找人出气,肯定也是先收拾小李这背锅侠。

    两人在门口等着瞧笑话,谁晓得林风忽然出现在通风口前,隔着老远伸出一只手对他们勾了勾指头,命令道:“你们两,给我过来。”

    还没幸灾乐祸完,他们自己却被林风给盯上了,磨磨蹭蹭走到铁门外,哭着张脸问:“教官……您有什么事?”

    在独狼待这几年,林风那可是年年立功又不停闯祸,职位也一直处于不上不下的位置,要不是老首长跟参谋爱才始终护着他,换做其他人哪怕闯下他一半的祸事,恐怕早都被开除军籍了。

    林风除了是突击一队的小队长,也是新人们的教官,他的存在简直可以称为所有新兵共同的噩梦,刚加入孤狼那几个月,所有人几乎每天都要被林风折磨的死去活来,一帮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们,每次见到林风,小腿都忍不住会哆嗦几下,所以在很多战士眼中,林风有时候比首长还要让人害怕一些。

    “小超,给我支烟。”

    这些都是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小子,林风跟他们自然没什么好客气的了,两根指头做出剪刀状,就等着别人给他上烟了。

    “咳咳……咳!”

    谁见过关禁闭还要抽烟的,小李急忙在两人背后连咳了几声,提醒这他们不要知法犯法。

    “你再咳嗽一声试试,信不信我马上把袜子塞进你嗓子眼里去!”林风扭头看了他一眼,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

    “没……没事了,我是刚才嗓子痒。”

    小李哪敢和他叫板,林风那是在整个军区都非常有名的刺头,真要发飙起来,再多加两扇铁门都拦不住他,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他只能低头认怂了。

    他虽然不吭声了,但刚才那声咳嗽的威慑力还在,被称作小超的那名年轻战士两眼有些局促的望着地下,就像那里躺着个美女似得:“教官,我不抽烟,身上哪有什么烟啊?”

    “是吗?”林风又哪是这么好忽悠的,手指着他右边口袋说:“把里面的东西全掏出来。”

    “这……”

    小超露出为难的表情,这事可大可小,真要传到参谋长耳朵里,那他还不死的很惨?

    回头求助似得望着小李,却把小李惊得忙把头扭到一边,急忙撇清关系着说道:“你看着我干嘛,我又没说不让你给他。”

    “听到了吗,快拿出来,就算被领导知道了,就说小李批准的。”林风还嫌恶心不死他,添油加醋的说道,把小李那张白皙的脸气的更加泛白了。

    像这种用来关禁闭的屋子,只够塞下一张**的木板床,别的什么都没,烟漆漆的连点光线都看不着,待在里面时间久了简直让人发疯。

    身处如此枯燥的环境,又不能溜出去放风,总要找点事做才好打发接下来的时间,身体还没恢复的都躺着睡觉去了,剩下闲不住的人就趴在通风口前聊着天,而话题,也大多跟这次任务有关。

    作为监督者,小李也管不了他们聊天,起先他还打算跟这帮人划清界限免得被拖下水,于是就像根木头似的坐在中间也不吱声,可听着听着,被称作领导身边人形小喇叭的他又有些闲不住了,总觉得有东西卡在喉咙里,不说出来就浑身都不舒坦。

    “咳……我说,有个事你们才刚回来,可能还不晓得吧?”小李拿捏准时机,在众人停下来的间隙忽然插话道。

    “又是你从参谋那儿听到的什么小道消息?”陈火双手搭在通风口外面,指头上还夹着烟,一副二流子的造型在那里问道。

    “这可不是什么小道消息,跟你们这次出去还有关系,说出来吓死你们!”小李故意加重了语调,煞有介事的说道。

    陈火撇撇嘴,小李什么人大家心里可都清楚,一点屁大的小事从这小子嘴里冒出来就成了国际新闻,信他才有鬼。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伙不由催促着让他快说,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端起不锈钢水杯抿了几口润润喉咙,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几个也别顾着抱怨了,关几天禁闭算什么,比你们先回来那批人才叫倒霉,好不容易从阿汗国逃出来,结果又遇到了空难……”

    咣!

    正前面的铁门陡然发出一声脆响,林风两手抓着钢筋,皱眉问道:“你刚才说什么,空难?!”

    “是啊,听说飞机刚起飞没多久就爆炸了。”

    “那飞机上的那些人怎么样了?”林风首先想到了陈晨,她当时也和其他人员一起乘坐飞机回国,难道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