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逃过一劫
    暴风雨停歇,天渐渐亮了,遍地的水洼被染成了红色,外人一眼就能从那面遍布弹孔的墙壁上看出昨晚的战斗有多激烈。

    孤狼的人早已不知所踪,迟迟赶到的救护车和各种运输车辆,足足花了好几个钟头才把满地的伤员和尸体运走。

    昨晚那场交战,让卡尔基市的政府军蒙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损失,一个加强团竟被十来个人彻底打残,伤三百多人,死亡人数超过五百,其中不少伤员却因没能得到及时治疗,流血过多死亡。

    一夜之间,医院病房已经全部住满,连过道里都塞满了伤员,卡尔基市仅有的一个团就这样丧失了战斗力,团长与几位高官连夜去到美军指挥官府邸,想要寻求帮助。

    可美军此时有心无力,他们在卡尔基市只布置了两个连的兵力,这点人用来守护军事基地或许还绰绰有余,可要撒进有着几十万人口的卡尔基市,就显得有些杯水车薪了。

    ……

    离卡尔基市十几公里外的运河边上有间十分简陋的茅草屋,金色的阳光从间隙中洒落进屋里,那张同样用茅草和木板搭成的简易小床上,却躺着一个面容娇美的金发女郎。

    蒂安娜面色苍白的躺在上面,嘴里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嘤咛声,当阳光照在她脸上,那双碧蓝色的大眼睛才缓缓睁开了一条缝隙。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望着简陋的室内陈设,蒂安娜眼里出现了一丝迷茫,过了片刻,她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蒂安娜暗自庆幸起自己还能活着,一边试着从床上坐起,可她才稍微用力,胸前顿时传来一阵剧痛,那里的骨头似乎断了,痛的她冷汗直冒。

    外套上有个明显的弹孔,可身体却没有明显的枪伤,这样蒂安娜百思不解,最后只能归结于上帝保佑。

    “嗨,外面有人吗?”

    她连着唤了好几声,外面始终没有人回应,蒂安娜没忘记自己的使命,挣扎着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从床上坐起来。

    对面有个小木桌,上面除了一个圆盘里放着半条吃剩下的鱼以外,旁边还摆了不少的东西,蒂安娜一眼看到手机还有一些她的随身物品也在那上面,不由大喜过望,动作缓慢的一步步挪到桌前。

    可是当她拿起电话时却傻眼了,屏幕漆烟一片,怎么按开机键都没用。

    可能是手机泡水之后坏掉了吧,蒂安娜有些沮丧的将手机放回桌上,剩下那些杂七杂八的物品,在这地方也派不上用场,正当她苦恼的皱起两条细长的眉毛时,眼角却注意到一枚亮闪闪的硬币。

    这其实是阿汗国新政府刚发行的一款纪念币,正面印着总统头像,背后则是装饰用的花纹图案,做工十分精美,而且用料十足。

    蒂安娜记得当时自己也是穿着这件风衣出席市长为迎接他们而举办的晚宴,市长在宴会中把这纪念币当作小礼物赠送给了每一位贵宾,她当时也没在意,随手放进了上衣兜里,没想到这个无意中的举动,到最后竟然救了她一命。

    手枪子弹也没能击穿这枚用料十足的硬币,只在上面留下道深深的凹痕,蒂安娜手指轻轻抚摸着上面的痕迹,心中打定主意,回去后就把这枚救了她一命的硬币做成项链,把它挂在自己脖子上当作纪念。

    外面,一艘小木船缓缓靠在河岸边,船还没有停稳,一名只有十几岁大,光着上身的小男孩直接跳到了岸上,仔细一看,他竟然只有一条手臂,左臂手肘下方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截。

    今天的收货看来不错,男孩手拿着用树枝串起来的小鱼,面带笑容的推开门回到自己家里。

    突然有陌生人闯入,却把成了惊弓之鸟的蒂安娜吓了一跳,双手慌乱在身边寻找起可以用来防身的武器,等她注意到走进来是个半大的孩子时,才意识到只是虚惊一场。

    “呼,这里是你的家?那一定是你救了我吧?”蒂安娜试着安抚同样显得十分紧张的男孩。

    男孩似懂非懂的看着她,过了片刻才点点头,大概是从她的手势弄懂了想要表达的意思。

    “能不能请你再帮我一次,送我回卡尔基市,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求求你。”蒂安娜双手合十,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

    “卡尔基?”

    男孩这句倒是听懂了,又重复一次。

    “对,卡尔基,求你帮帮我,我有个很重要的朋友时刻会有生命危险,我必须要去救他!”

    她也不知对方能不能听懂,一脸无助的说道。

    蒂安娜的魅力毋庸置疑,就连小男孩也无法狠心拒绝她的请求,把那串小鱼往桌上一放,然后指了指蒂安娜,又指向门外,表示现在就可以送她过去。

    蒂安娜喜出望外,在男孩的挽扶下走出这间简陋的茅屋,现在已经是傍晚,不少在运河上捕鱼的渔民,正划着桨往住的地方赶,只有小男孩跟他的木船逆流而上,仅有的一条手臂左右划动着船桨,小船在湍急的河流中快速前行。

    蒂安娜眺望着远处城市的轮廓,照着速度应该很快就要到了,她不忘转过身去,对救了她一命的男孩感激一笑,指着自己介绍道:“我叫……蒂安娜,你呢?”

    “蒂安娜?”

    男孩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逐字说道:“巴塞尔。”

    “巴塞尔,我记得这在阿拉伯语里的意思好像是勇士吧?对,你一定是上帝派给我的勇士。”

    这段话实在太过深奥,巴塞尔只是睁大了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这位美丽的外国小姐。

    旧码头已经出现在了前方,而蒂安娜的笑容却逐渐坚硬在脸上,满地的血污和混杂在泥浆里的金色弹壳还没来得及清理,显然之前在这地方发生过一场激烈的交战,而且离现在的时间不长。

    “来晚了,怎么会这样!?”

    蒂安娜无比懊悔的揉着金发,如果她能早一点赶到,把听到的消息告诉林风,或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可是现在已经晚了,看那满地红色的血水就知道,当时的战斗有多激烈了,林风他们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