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又出岔子
    政府军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尽,可说是煞费苦心,这回不止出动了陆军,就连仅有的两艘快艇也派了出来,顺着运河出现在独狼的身后,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两艘快艇拆卸了座位,在上面支上了重机枪,当它们一同开火,暴风骤雨般的曳光弹连成一线射来,打的泥沙翻飞,独狼队员们也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被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不过,始终隐藏在那颗大树上,牢牢占据最高点的狙击手鹰九没让大伙儿失望。

    砰砰砰……枪口焰吹飞了挡在前面的树叶,把持着重机枪正拼命射击的射手顿时脑袋朝后一仰,身体笔直的翻滚进了波涛滚动的河水里,旁边的副射手只当同伴是被一发流弹射中,急忙上前握住机枪把手,准备接着开火,紧接而来又一声清脆的枪响,副射手也步入后尘,直接翻进河水中。

    隐藏在枝丫繁茂大树上的鹰九,紧靠手里这把北高丽仿造的ak自动步枪,就像点名一样,将快艇敌人全部射杀一空,另一艘快艇上的人眼看情况不妙想要撤走,当他还在重新发动马达的一刹那,一发高速旋转的弹头直接从他后脑勺没入,血浆溅了一船都是。

    砰!砰!砰!

    有节奏的枪响声中,这两艘快艇上的奇兵一点作用都还没来得及发挥,就被鹰九给全部射杀,重机枪的声音刚一停止下来,换上最后个弹夹的林风意识到该撤退了,再拖下去,剩下的弹药已经不足以继续支撑这场高强度的战斗,何况对面的装甲车也已经快速驶了过来,光靠他们手里的步枪也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啾……

    林风把尾指塞进嘴里,吹出个响亮的哨音,这是代表撤退的信号,站在屋顶上的诸葛白他们,乒乒乓乓射空所有子弹后,转身从六七米高的地方跳下来,

    双脚甫一触地,人又向前翻了两个跟头,巧妙化解了冲力后头也不回往运河蹿去,他们就像一只只狡兔般,三五步来到河岸边,纵身一跃扎入涌动的河水中去。

    等他那一队人全部撤走,林风才率领剩下的战士边后撤边射击,互相掩护着退往运河边上,林风打光最后一颗子弹,把枪随手一抛也跟着一个猛子扎入水中。

    撤退进行的还算顺利,按照计划他们会顺流直下,出了城市的范围后再上岸,不过现在河面中央多了两艘无人快艇,计划自然要做改变了,开着快艇怎么也要比自己游着走迅速许多,这些都不用林风再重新交代,大伙儿浮出水面,手脚并用的在这狂风大浪中奋力游向那两艘快艇。

    现在只剩下树上的鹰九和陈火,等陈火撤退后,鹰九可以直接从树桠跳进水里,计划本来天衣无缝,只是独狼的人这段时间运气似乎都不太好,在这最后关头居然又出了岔子。

    “暴龙,撤拉!”站在树上的鹰九还在一枪一枪扣着点射,眼看两架装甲车已经分从左右包夹过来,他不由大声的提醒道。

    “明白!”陈火也用吼得做出回应,脚边最后两颗手榴弹被他一把拿起来,扯掉拉环,扬手就抛飞了出去。

    接连传来两声炸响,站位比较密集的政府军顿时被手榴弹里的钢珠和破片炸翻了一地,趁此机会,陈火撒开脚丫就蹿出去。

    只是没想对方人群中居然还隐藏了狙击手,十字准星早已锁定了这个位置,当他刚从条石后面现身,右边大腿蓦地炸出一团血花,陈火不禁闷哼着,前冲的身体也瞬间失去了平衡,一下栽倒在地上。

    “暴龙!”树上的鹰九爆吼了一声,枪口朝着那名狙击手的位置连续扣动,狙击手本想再一枪结果了对方的性命,谁想远处飞来的几发子弹似乎都认准了他,好好一颗脑袋瞬间被打的稀巴烂。

    中弹了的陈火手脚并用重新缩回到那堆条石后面,大腿上出现个硬币大的窟窿,虽是贯通伤,却也让他这条腿再难以使出力气来,眼看鹰九还留在上面不断射杀靠近过来的敌军,陈火心知自己逃不出去了,仰头朝他大喊道:“我没事,老鹰你快走!”

    “要走一起!”

    “妈的,老子可不想欠你人情,快滚啊……”陈火怒吼着,随手从衣服上撕下一根布条,在伤口上方胡乱缠绕几圈,这又捡起身边的步枪,单腿杵地站起来,拿枪朝那些快速逼近的敌人一阵扫射。

    哒哒哒……冲在前面的政府军纷纷倒下,可更多的人又前仆后继冲了上来,密集的弹雨打在那堆条石上石屑翻飞着,藏在后面的陈火已经隐约听见车轮碾压在泥水里发出的声音。

    一辆装甲车对直往这头冲了过来,当它准备撞倒这堆条石直接压死藏在后面的人时,站在树桠上的鹰九一枪打死了车顶上的机枪手,一个纵身跃下,刚好落在那堆条石上,然后两腿再往前一蹬,直接跃上了装甲车的车顶。

    一名乘员恰好这时从正上方的舱口冒出头,鹰九一把揪住了他的后领,把人提起到半空,枪口抵在他后背上就是砰砰两枪,再一看对方别在弹药袋上的手榴弹,鹰九当即扔下步枪,拉燃了其中一枚手榴弹,再一脚将尸体踹回到车厢里。

    车厢里顿时传出其他乘员惊恐的尖叫,鹰九快速把舱盖给他们扣上,接着便听轰隆一声闷响,一阵烟烟从观察窗里飘散出来,解决了里面的人,他才拿起架在车顶上的轻机枪转身跳下,与陈火汇合一处。

    虽然解决了一架装甲车,但两人所面对的情况仍旧没有丝毫好转,反而鹰九也把自己陷入了敌人的层层包围之中,现在再去抱怨他蛮干已经没有意思,两人背靠着背,拼命射击,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单算。

    怎么回事!?

    已经游出几十米的林风刚冒出头来,就听见岸上激烈的枪响,显然还有人留在岸上跟敌人战斗,看样子多半是出了意外,林风想也没想,朝前方的诸葛白吼了一嗓子,转身又往回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