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反围剿
    中校一声不响的扑倒在了泥潭里,走在旁边的卫兵急忙上前把他扶起来,这名中校的脑袋始终耷拉着,从头顶滴落的雨水已经变成了暗红的颜色。

    卫兵七手八脚将他转过身,这一看却吓了大跳,只见中校的额头出现个圆形的血洞,人早都已经断了气。

    “有狙击手!”

    卫兵扯着喉咙大喊了一声,话音还没落下,狂暴的大雨中再次传来一声枪响,没有了雷鸣的掩护,枪声十分清脆。

    砰!这个卫兵应声扑倒在地上。

    亲眼看见他倒下的士兵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压低了身体四处搜寻着对面狙击手的身影,两百米的距离就是一道分水岭,在暴雨的掩护下,一切都显得不太清晰。

    走在前面的人马举步不前,后面的人不明就里,又纷纷涌了过来,一时间人挤着人,却都像在害怕什么一样,放慢了脚下的速度。

    又一名军官摸样的男子见状来到队伍前方,对着这帮懦弱的士兵一阵比手画脚,当他转过身,准备带队继续前进,深幽的烟暗中再次传出一声枪响,军方仿佛让一柄大锤砸中,身体瞬间往后抛飞了出去。

    与一般狙击枪不同,击杀这名军官后,单调的枪声再次接连不断的响起,每声枪响,就有一名走在队伍前头的士兵应声栽倒,射击起来没有半点停顿,怎么听上去也像是他们手里这种ak步枪发出的声响。

    ak47设定的有效距离在三百米左右,但是由于ak家族的步枪都有个通病,就是后座力十分巨大,所以一般超过一百五十米后,就很难再准确命中目标,所以大部多人都喜欢用ak步枪扫射,在距离两百米的位置上还能用点射精准射杀敌人,这人足以配得上神枪手的称号了。

    本来这应该是一场偷袭围剿,如今却成了遭遇战,政府军目前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每一秒都有人被无情射杀,还活着的军官根本不敢冒头出来,只能缩在人群里面大声的吆喝着,命令士兵加速冲上去。

    反正行踪已经暴露,对面只有单一的枪声,这人就算再厉害又能杀得了多少。

    在军官的咆哮声中,士兵也发着狠迈开大步冲了过去,上千号人在地面上排开,从远处看过去就是一天烟压压的人头在涌动着,但是,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当前面的人冲过这两百米的距离,烟暗中陡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枪响。

    那片低于路面的斜坡后,仿佛埋伏了上百号人,枪声突然间响成一片,无数的子弹击穿雨幕,一头钻入士兵的身体,在接二连三的惨叫声中,走在前面的人齐刷刷倒下一片,惊的后面那些士兵急忙卧倒在泥水中,一个个举着枪,毫无目的的一通乱射。

    漆烟的夜空里,子弹嗖嗖的从半空飞过,隔着上百米的距离,连对方人影都还没看见,政府军士兵就像瞎子开枪,只能朝着敌人大概的位置乱扫一梭子。

    他们看不见对方,可对面的人却没这方面的顾虑,政府军到处都是,就算乱射都能打中,何况孤狼的人那都是用堆成山一样高的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政府军每多耽误一秒,伤亡人数就在成倍增加,军官一边挥动手枪,一边大声咆哮着督促士兵加紧进攻。

    这些士兵心头虽然在谩骂不休,却也清楚知道,继续窝在原地只会死的更快,有人带头站起身朝对面那排仓库的方向冲去,尽管转瞬他就被两三发子弹连接射中,直挺挺摔在泥水中,但有了他的带头,其他人也鼓起勇气纷纷冲了出去。

    林风他们就十一个人,政府军却几乎是倾巢出动,就在站着不动让他们杀,所剩不多的子弹也完全不够,所以林风根本就没想过要死守这里,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是先打掉敌人的锐气,在趁机突围出去。

    以身前一段小土坡为屏障,众人趴在后面拼命的射击,黄灿灿的弹壳不断从抛壳窗弹出,几乎每一声枪响之后就有一个敌人倒下。

    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一个冲锋过来,看上去就是烟压压的一片,刚射倒一个,立马就有两人涌上来填补这人的空位,而从头顶不断飞过的弹雨,也对林风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必须时刻提防那些流弹的出现,只能趴在地上射击,以免瞎猫碰到死耗子的悲剧出现。

    政府军这次像是豁出去了,一路上付出了一两百人的伤亡,硬是让他们突进到接近百米的距离上,在段距离只要一个冲锋就能迎面撞上,政府军士兵在长官的吆喝声中,脚下卯足力气再次加速冲了过来。

    面对犹如海浪般一**涌上来的敌人,光靠林风和他身边这几个人完全抵挡不住,而更让他感到头痛的是,敌人大部队的后方已经多出来几道雪白的灯柱,从车型轮廓上判断,应该是装甲车也加入了战团,显然对面的指挥官意识到偷袭无望,直接派出了杀手锏,可惜林风手上没有穿甲武器,只能眼巴巴看着对方大模大样的往这边驶来。

    当两帮人距离仅有不到五十米的时候,隐藏在仓库顶上的诸葛白也带着二队的战士冒出头,众人用手里的自动步枪朝着斜下方的敌人就是一阵猛射,哒哒哒的枪响顿时震耳欲聋,一个又一个士兵浑身飙血的栽倒下去。

    这支伏兵的出现彻底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诸葛白两手各持一把m1911,站在房顶扎着马步,双手左右开弓,专挑隐藏在士兵中间那些带着大檐帽的军官射杀,两把手枪交替射击,几乎是弹无虚发,等到他和身后的战士打空了弹夹,下方已经躺倒了一地的敌人。

    唯一的那颗大树下,还堆着几根用来加固河提的条石,陈火就藏在这后面,脚边放着一排长柄手榴弹,当诸葛白这队伏兵现身的时候,也到了最后总攻的时刻,他拿起一枚手榴弹,手臂用力一扬,手榴弹就从这堆条石后打着旋飞出四五十米的距离,轰隆一声在政府军士兵头顶炸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