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突然袭击
    这片荒郊野外,一辆汽车突然冲出来挡在前方,怎么看也不对劲。

    蒂安娜本想要叫住发怒的司机,可对方根本就听不进去,执意拿着把扳手就冲了出去,蒂安娜见状,也只好拉开车门跟着走了下来。

    “你给我出来!”

    差点就被这车撞进河里,司机能不发火才怪,他正想用手里这把扳手给对方个教训,宝马的车门也打开了,段雷站直身体,足足比司机高出两个头,尤其是在他那双阴冷的眼神注视下,仿佛这两个已经成了死人。

    “喂,你为什么撞我车!”

    司机倒也清楚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气焰顿时有所收敛,但脸上的怒气却还十分明显。

    段雷的视线全都集中在蒂安娜的身上,根本就没看眼前这司机一眼。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见了吗?!”

    当司机带着几分怒意再次质问他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司机手里那把扳手叮当一下落在脚边,身体直挺挺的往后面倒了下去,只见他心脏的位置出现个红色的孔洞,殷红的血水从伤口里涌了出来。

    杀人了!

    尽管蒂安娜已经看出了情况不妙,可也没想到对方动手如此果断,甚至连一名毫不知情的出租车司机都不肯放过,看着司机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蒂安娜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双手下意识举高了一直攥在手里的袖珍手枪,声音颤抖的警告道:“把你的武器放下,不然我就开枪了。”

    见她十分业余的握枪姿势,段雷脸上不禁荡出一抹讥笑,一把甩上车门就朝她大步走了过去。

    “不要过来!”

    蒂安娜用出全身力气大吼了一声,就在这时,段雷突然手臂一晃,抬手一枪就射了过去。

    砰!

    一发子弹的子弹打中了蒂安娜的身体,她就像一朵凋谢的百合花,被子弹的冲击力撞的向后抛飞出去,噗通一声,掉入了翻滚的运河中。

    段雷拿着枪走到蒂安娜落水的位置,这里水流湍急,暗流在水面下形成漩涡,一片落叶掉在水里,瞬间就被卷了进去,眨眼便消失在了眼前。

    他有十分的把握,刚才那一枪足以杀了金发女郎,何况对方还掉进了河水里,这样湍急的水流就连他也不敢跳下去轻易尝试,这次即使神仙来也救不了这个女人了。

    在河岸边站了一支烟的时间,他才收回视线,转身来到司机的尸体前,将司机连同出租车一起推进了深不见底的运河里来个毁尸灭迹。

    此时,远在几公里外闲置仓库里的林风突然抬头,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扫了众人一眼问道:“你们……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大家不由屏住呼吸侧耳听了半响,不过很快又全都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啊,老大你该不会出现幻听了吧?”陈火继续嚼着火腿,嘴里没个正行的讲道。

    就连诸葛白也露出一头雾水的样子,问:“老大,你听到什么了?”

    “我听着很远的地方好像有枪声,奇怪了,你们怎么都听不见。”

    林风说着站起身,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的走出了门,结果一问正在树上放哨的鹰九,对方也表示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难道我真出现幻听了?

    瞟了眼那条犹自还奔腾不休的大运河,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算是接受了这个理由,不过他还是对鹰九叮嘱了几句,算算时间,陈晨他们差不多已经到了国内,心里怎么总有一种不太踏实的感觉?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卷起满地的落叶向远方飞去。

    ……

    卡尔基市在这个深夜迎来十年难得一见的特大暴雨,狂风将门窗吹的哐哐作响,就连放在阳台上那些十几斤重的花盆都给吹到了楼下去。

    在这个让人无法入眠的夜晚,阿汗**警却顶着狂风暴雨,仿佛蚂蚁搬家一样,排成长长的队形往码头的方向赶去,一路走来,众人头上的帽子都被吹飞了,套在身上的雨衣跟不穿也没什么不同,无孔不入的雨水很快把这上千号人给浇成了落汤鸡。

    无数人心中在骂娘,却又不得不服从命令,那帮美帝大爷缩在柔软的女人怀里呼呼大睡,却让阿汗国人为他们卖命,大半夜还要迎着狂风暴雨去围剿逃走的华夏人。

    上次参加过战斗的军警,一想到即将又要面对那群凶悍的华夏人,居然情不自禁打了几个哆嗦,他们这些所谓的政府军,装备落后,平时也没怎么训练,他们连装备同样落后的反对武装都打不过,现在要去对付华夏精锐的特种士兵,就只有用人命上去填。

    比起外面那些苦哈哈的士兵,坐在吉普车里的长官就要舒服多了,汽车跑出一段距离就会停下来,长官从车窗探出头,大声喝骂那些还在磨磨蹭蹭的士兵。

    就这样花了一个多小时,大部队才抵达距离码头一公里外的指定地点,上千人杵立在大雨之中,一名小胡子中校拿着手电,正在象模象样布置作战任务。

    其实,这次的围剿没什么技巧可言,据美军收到的消息,华夏人最多只有十来个,而且人人带伤,在这狂风暴雨的夜晚,多半还全都缩在那几间闲置仓库里呼呼大睡,只要无声无息的靠近过去,这场战斗分分钟就会结束。

    任务很简单,除了留下部分人在外围警戒,以防出现漏网之鱼,其他人则跟在军官身后,摸烟向那一排仓库所在的位置走去。

    很难想象,在这个大风大雨的深夜,成百上千人弓着腰就跟做贼一样在湿滑的泥地上小心前行,中校为了昭显自己悍勇,拿着把手枪亲自带队前去围剿华夏人。

    一比一百的比率,谁输谁赢已经显而易见了。

    密密麻麻的一群人在暴雨掩护中,距离那排仓库的位置只有不到两百米了,这时,天空一道银龙划破了漆烟的乌云,接着才是一声闷雷在耳边炸响。

    轰!

    走在前面的中校,就像突然患病了似乎,毫无征兆的一下栽倒在身前那个积满雨水的泥坑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