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异国求婚
    走出餐馆,段雷望向对面那家还在营业的小酒吧,又提议去那里坐坐。

    “喝酒?我太累了,不想去。”

    陈晨摇摇头,在执行任务期间,喝酒严令禁止的行为,段雷看来也像有什么心事,才会提出这种违背原则的要求。

    “不喝就不喝吧,那我送你回去。”

    段雷早已料到陈晨不会答应,他本也只是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跟她谈谈心而已,既然不肯也就不再强求,可是当陈晨走到车门边时,段雷却出人意料的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干嘛?”陈晨不解的抽了抽手,却没能如愿。

    段雷把她手握的很紧,目光诚挚的看着她,过了片刻,他才像鼓起了勇气,郑重的说出了此刻心中的想法:“陈晨,我爱你。”

    “你……”陈晨没想到他会突然表白,顿时喉咙里就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憋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凝固,段雷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盒,打开盒盖,一枚硕大的钻石戒指静静的立在中央,没等陈晨有反应过来的机会,他一下单腿跪在这异国街头,望着心爱的女人,无比认真的说:“嫁给我!”

    女汉子也被他突然弄出的这一处搞的措手不及,立在原地愣了几秒,才绷着脸说:“干什么,你快起来啊。”

    美好的事情无论在如何国度都会得到人们诚挚的祝福,酒吧门前几个小年轻显然注意到了这浪漫的一幕,在对面大声用当地语大声喊道:“嫁给他!嫁给他……”

    段雷竟然也甩起了赖皮,不管陈晨怎么说,他就是不动,还死皮赖脸的威胁道:“你要不答应,我今天就一直跪在这里。”

    他以为只要捅破这层窗户纸,这件事就算水到渠成了,但在陈晨心里面,一直把他当成哥哥,根本就没有别的想法,陡然被逼婚,她一时也有些懵了。

    过了好一会儿,陈晨才寒着脸说:“段雷,你要再这样,我们以后除了同事关系,连朋友也做不了了。”

    见她一脸的认真,段雷脸上的笑容不由僵在那里,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的问道:“难道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你在我心中始终是个值得尊敬的大哥,你不要再这样子……”

    陈晨最终还是选择果断拒绝了他。

    轰!

    段雷此刻就像被一记无形的天雷打中,脑子里变得无比混乱,陈晨的话在耳边忽近忽远,一个冷酷的声音仿佛在心里面重复着说:她喜欢的人是林风,不是你!

    “段雷,你没事吧?”见他一脸呆滞的样子,陈晨不免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段雷身体一晃,顿时回过神,起身对着她笑了笑:“其实我也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祝你生日快乐。”

    “真的只是玩笑?”等到肯定的答复,陈晨顿时有种如负重释的感觉,不过这钻戒实在太过贵重,她是坚决不会收的。

    段雷见状也没再勉强,两人回到车上,往宾馆方向驶去,不过经过了刚才的事后,两人之间仿佛出现了一层无形的隔膜,段雷没有说话,陈晨更不知道该讲点什么来缓和气氛,还好这条路不算漫长,十几分钟后就回到了酒店,两人互相道了一声晚安就回去各自的房间。

    段雷一人住了一间房,回屋倒头就睡,甚至站在他房门外都能听见响亮的鼾声。

    陈晨回到屋里,心里却终究还是有些不安,犹豫一番,她还是拉开门准备找段雷好好谈一谈,可当来到对方房门外听着这惊天动地的呼噜声,她不禁释然的一笑。

    看来还是自己多心了。

    想到这里,她也转身回房里休息去了。

    当墙上的时钟过了十二点以后,走廊上的灯光变得黯淡不少,只见段雷那间房门无声无息打开了,刚才还鼾声如雷的他已经换了件灰色西服,悄然无声往楼下走去。

    宝马750再次驶出停车场,在静寂的马路上漫无目的的绕了几个圈子,路上那些设卡检查的军警一看见这车牌就自发让开放行了。

    宝马一路驶到城北方向,最后停在一家日式风味馆门前。

    “里面请!”

    上次差点一刀割破段雷喉咙的秋子换上一身合服等在大门处,此刻再见到她比起当初穿着皮衣时多了几分女性的柔美,特别是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和那坚挺圆润的翘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异性看到就难以移开视线。

    在前面引路的秋子似乎察觉到背后那道审视的目光,嘴角无声一笑,来到一处包间门前,指头轻轻叩了叩门,很快里面便传出低沉的男子声音:“是段君来了吗?请他进来吧。”

    秋子将推拉门缓缓推开,段雷已经看见成谷涼介那张皱成橘子皮一样的老脸,在他身旁的榻榻米上,还坐着个留着仁丹胡的中年男子,两人也一眨不眨的望向了他。

    “请。”

    段雷脱掉皮鞋,跟在秋子身后进到屋内,在两人的对面坐下。

    “我先为两位介绍一下,这位大石天佑,先遣队高级军官。”成谷涼介做起了中间人,手放在段雷身前,又转头对大石说道:“这位就是我刚刚跟你提起过的段君,他是我们最好的好朋友,这次多亏有他帮忙,才让我们掌握了那些华夏人的动下,可惜,我们还是低估了对手,功亏一篑啊!”

    成谷涼介作为派遣华夏的间谍,对华夏博大精深的语言自然有刻苦研究,连成语也用的恰到好处。

    “一早就听凉介说过段君的大名,幸会幸会。”

    大石直起腰主动伸出双手,而段雷对这些阴险的东洋人并无半分好感,很敷衍与对方握了握手,这才冷着脸问:“你们这么急着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段君,你的那帮华夏朋友对我们可是非常的不友好,这次还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大石说着话,旁边的秋子来到两人跟前,跪坐下去,拿着酒壶替他们把杯子里的酒水斟满。

    秋子身上仿佛带着一股天然的体香,她这一坐下,段雷鼻孔里全是这股好闻的香味,目光不由多望了对方两眼,秋子也扭过头,朝着他嫣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