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强行突破
    诸葛白的五根指头在手机屏幕上按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显然以到了最紧要关头,所以人的心脏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再抬高!”

    在诸葛白的指挥下,金刚大吼一声,再次将导弹尾部抬高几分,此时,下方坦克炮塔已经停止转动,显然也完成了最后的调试。

    诸葛白用力按下发射键,导弹尾部出现一缕幽蓝的火光,转瞬就变成了赤红的颜色。

    “快松手!”

    金刚胸口前的布匹瞬间被炙热的高温引燃,焦烟的肌肉发出一股刺鼻的焦臭,只听他嘴里陡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双手还始终稳稳托着导弹尾部,等到导弹传来一阵推力,他才放开手直接坐倒在地上。

    微型导弹抢在坦克开炮之前,拖着刺目的尾焰直线飞袭出去,瞬间便消失在眼前。

    可是没有设备引导,导弹飞出去的轨迹还是出现了丁点偏差,最终只命中了坦克地盘,伴随这轰隆一声巨响,爆炸产生的烈焰霎时从底盘冲飞出来,重达数十吨的坦克也没能幸免,从那辆suv上翻倒下去。

    砰!倾翻的瞬间,炮口火光一闪,脱膛而出的炮弹失去准头,打在二楼墙上,顿时又是一声巨响,墙壁被炸出个直径超过两米的大窟窿,而坦克车也斜着倒在地上,底盘直冒青烟。

    这下也算歪打正着,即便没能一举摧毁坦克,却也让它失去了威胁,众人士气大振,激烈的枪响声打的楼下那些政府军哭爹喊娘,只要稍不留神从掩体后露出部分身体,瞬间就会被子弹射中。

    林风端着枪不停点射击杀活动目标,十秒之类打光一个弹夹,这才回身朝众人一招手:“我们走!”

    说完,他提着枪一马当先往楼道口跑去,通道里堆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几乎找不到空地下脚,众人相互挽扶,抬着昏迷的伤员和无人机主体紧跟在林风身后。

    楼道中传出密集的枪弹声,等诸葛白领着众人赶到时,地上再次多出几具政府军尸体,看来即便这帮军警今晚遭受了沉重打击,却仍旧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大楼外面的长官,正不断派兵遣将进入大楼增援,拥堵在一楼的政府军人数已经多大杀不完的地步,光靠他们这几个人几条枪,强行冲出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林风单枪匹马,一人一枪蹲在楼道转角处与外面的敌人对射,敌人狂猛的弹雨压得他根本就不敢冒出头去,连续扔出去两颗从敌人尸体上找到的长柄手雷,没等爆炸他就转身撤了回来。

    身后传来接连两声炸响,枪弹声有了片刻的停歇,接着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

    “楼下全是人,出不去了。”林风脸上沾满了灰,额头上还有道明显的血痕,要不是他刚才及时缩头,隐藏在士兵里的狙击手差点把他脑袋打爆。

    一楼全是士兵,根本冲不出去,没等诸葛白提出建议,林风又调头往二楼走廊跑去,没有坦克的威胁,走廊边这道矮墙能给众人提供最大的保护,只要提防那些士兵把手榴弹扔上来就行。

    林风埋头猛跑几步,一枚从楼下抛上来的手榴弹撞到墙壁,径直落在他身前,还没等嘶嘶冒着白烟的手榴弹落地,他已经单手接住,转手就把它扔了回去,能听见下头传来士兵的惊呼,紧接着就是一声炸响。

    这里是二楼,敌人的手榴弹随时可能扔上来落在头顶,跟在林风身后的众人全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使出吃奶力气一阵猛跑,等他们快速穿过这条最危险的地段,接二连三的手榴弹才被纷纷抛上来,就在他们后背不断爆炸。

    心理承受能力稍弱的人,在这种坏境中恐怕吓都要被活活吓死,一行十三人有惊无险穿过危险区域,齐齐停在紧闭的电梯门前。

    “刀给我。”

    林风接过诸葛白还来的格斗刀,强行塞进门缝中往上方一提,两扇门后的安全扣就被挑卡,现在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将电梯门往两边推开。

    电梯厢卡在二楼与一楼之间,在林风的指挥下,众人纷纷弓着腰钻了进去,等金刚最后一个进到里面,站在门口的林风拿过他手里的霰弹枪,换上一颗独头弹,将枪口对准了电梯上方的钢缆。

    嘡!

    一声震耳的枪响过后,其中一根钢缆瞬间崩断,巨大的电梯厢失去控制,猛地往下坠落,幸好这里是二楼离最底层也就几米的高度,就算电梯采用坠落的方式到达,也不会危急到里面人的生命。

    要不然林风也不会拿大家的小命冒险,等到轰隆一声巨响过后,电梯已经在负一层停稳,他这才纵身从电梯井跳了下去。

    哐当……林风两腿微一弯曲便稳住身形,揭开脚下的盖子直接跳进电梯厢里,待在里面的人全被震得七晕八素,不少人头顶还撞出了包,但至少大家命算是暂时保住了,现在该轮到楼上那些人头疼如何下来了。

    现在还没到松懈下来的时候,不用林风招呼,大家依次逃出电梯,又回到关押他们长达一个多星期的地下室中,林风在出口的必经之路上简单布置一番,也转身去追前面的人了。

    过了大约半分钟左右,政府军的军官才意识到他们已经通过电梯井逃到了负一楼,连忙安排人手下井去追,士兵也像林风那样,一个接一个从电梯井跳下,脚踩在厢顶然后再翻身下到里面。

    五六名士兵当先端着枪小心翼翼走出电梯口,下面一根悬空的细绳被人给一脚踢掉了,但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随时可能出现敌人的地方,反而是这个微小的细节却被忽略掉了。

    他们身后还源源不绝有士兵跳下来,开路的人继续往前面走着,大约踏出四五步远,五枚捆绑在一起的手榴弹才同时炸响,在这封闭式的空间里,爆炸声异常响亮,位于出入口附近的士兵大多还没明白过来,就被四射的弹片打翻在地上,而这个电梯厢也成了个铁棺材,十几具尸体层层叠叠堆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