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漏网之鱼
    即便林风穿着防弹衣,子弹打在胸口就跟别人拿着重锤连砸两下一样,脚下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但瞬间他就调整好重心,手中两把微冲疯狂喷吐着火舌,哒哒哒的爆豆声音在通道里不断回荡。

    弹夹里三十发子弹眨眼就打了个精光,枪口还冒着热气,对面地上已经层层叠叠躺倒了一地的人,至少有十好几个,跑最前面的人更是被打成了马蜂窝的造型,胸口全是弹孔。

    林风刚解决完眼前这批敌人,通道口又响起一阵紧促的脚步声,那感觉就像正有一群野马朝这方向奔腾而来,连脚下的地板都在跟着抖动。

    没等他有更换弹夹的机会,只见一群头绑白条的武士,挥舞着东洋刀从楼道口蜂拥着冲出来,他们缠在额头的白条上写着必胜两字,眼中凶光毕露,一眼望去通道中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少说也有三四十个。

    看样子东洋鬼子的人手确实紧张,楼下打的火热,拖住了大部分的警卫,只好把这帮没有枪械的预备队都派上来了。

    长刀一样能砍死人,冲到近前比枪械还好使,敌人飞快的跑来,眨眼就要到了跟前,林风没时间给两把枪同时更换弹夹,只好先放开左手那把,快速抽出一个弹夹给枪装上,对方还在十米外的地方,就见他右手握着的冲锋枪再次喷吐起火舌,将弹雨洒向越来越近的敌人。

    东洋武士在离他七八米远的地方一排一排的栽倒,后面的人仍旧悍不畏死,大声嚎叫着踏在同伴尸体身上再次扑了过来。

    三十发子弹瞬间一扫而光,枪膛传出一声空响,东洋武士也在付出了至少十条人命的代价后,跃过了这条死亡线,杀气腾腾冲到近前,手中银亮的长刀照直往林风面颊劈砍而来。

    膛!

    林风利索放下微冲,一把将背后的雷明顿霰弹枪拔出来,瞄也没瞄就扣下扳机,随着枪口喷溅出大团火光,冲在最前面的两名东洋人仿佛被卡车撞中,胸前冒着血花往后跌飞了出去。

    咔嚓……林风快速拉动前护木将一个散弹送入膛中,迎面的跑来的武士只见眼前一片火光闪烁,身体瞬时也倒飞出去。

    霰弹枪最适合这种近距离的交战,二十米范围内,扇面覆盖的铅弹一发就能撂下一片人,林风一边往前迈步,一边拉动着前护木,枪口前火光闪烁,东洋武士空有决死一战的信心,可往往还没冲到近前就被密集的铅弹打的血肉横飞。

    林风打光最后一发子弹,通道里已经没人还能站得起来,刺鼻的血腥气挥之不去,楼下还不断有脚步声响起。

    把子弹带里的12号鹿弹一颗接一颗塞入霰弹枪中,走到入口处就见通道里又冲上来一批人,这些东洋人简直就跟蝗虫一样,多到杀都杀不完的地步。

    几发子弹打在身旁的墙壁上,林风急忙退回到墙后面,掏出个手雷扯掉拉环,扬手往楼道内抛了出去。

    轰……炸响之后,封闭式的楼道里涌出一阵浓郁的烟尘,林风端着枪径直往四楼走去,刚一走过拐角,一个满脸是血的东洋人哇哇怪叫着挥刀砍了过来,林风紧忙退开一步,枪口中火光乍现,直接把这人冲飞了出去。

    楼下还在激烈的交火,大石天佑把能抽调的人手全都派往了楼上,结果全军覆灭了不讲,四楼的防御力量也显得十分空虚。

    门外已经传来激烈的驳火声,脸色一片铁青的大石知道对方已经杀上门来了,而他身边就只剩下最后几名贴身保镖,光靠他们几个多半是拦不住那杀人如麻的华夏人。

    怎么办?

    大石有些惶恐的扫了圈周围,装满仪器设备的监控室里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他的眼神落在仪器台前的工作人员身上时突然一亮,手指着对方命令道:“你,把外套脱下来跟我换!”

    工作人员不敢违背他的意思,虽不明白这命令的用意,还是忙不迭脱下外套递给大石。

    两人刚把外套换上,锁死的房门外蓦地传出‘嘡’的一声巨响,只见整个门锁都被子弹蹦飞出去,门上留下个拳大的孔洞,几名神经紧绷的保镖同时开火,枪声响彻耳边,房门出现一个又一个弹孔。

    等到一口气打空了弹夹里的子弹,保镖才停止射击,重新拿出新弹夹换上,就在这当口,千疮百孔的房门发出吱呀的呻吟声,裂开一道狭小的缝隙,众人顿时又紧张起来,急忙抬起枪口。

    这时,一团烟色物体从敞开的门缝中抛了进来,大石看清那物体的形状,嘴中不由发出一声惊恐之极的吼叫:“手雷!”

    大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半空中的手雷已经爆炸,轰隆的巨响声中,四射的钢珠和弹片打在电子设备上火星四溅,挂满一面墙的显示屏幕全都碎了。

    屋子里烟尘缭绕,受伤的人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惨叫着,门口人影一晃,林风大步走了进来,见一人躺在地上还试图抬起枪向他射击。

    砰!

    一枪结果了这人的性命,他跨过尸体,走到胸口都被弹片炸烂了的技术人员面前,对方那身高档定制西服让林风误以为这家伙就是这里的主事人,弯下腰去,在他西服口袋里摩挲一番,拿出来时已经多了张身份辨识卡。

    大石天佑……

    林风瞄了眼上面的名字,也没仔细去对比那张炸烂的脸跟辨识卡上的照片有什么区别,直起腰来的时候,却看见跪倒在仪器台下双手抱头的大石天佑,四目相对,大石天佑急忙低下头,鬓角的冷汗都滑落了下来。

    见对方像是一般工作人员,林风也就省了颗子弹,拿着辨识卡转身走了出去,他要是知道跪在控制台下瑟瑟发抖那人就是这帮东洋人的头儿,肯定会把肠子都悔青。

    走廊上已经没有一个活口存在,尸体横七竖八摆在地上,林风大步走进电梯,用大石天佑的辨识卡往闪着红光的识别器上一扫,电梯关上门开始自动下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