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有失有得
    此时,林风两人已经来到了十几公里以外,翻过前面那道山坡,眼前出现大片青绿色的草地,几只牛羊在悠闲的啃着青草,当皮卡车轰鸣着驶过时,这些牛羊还扭过头好奇的注视着这个巨大的铁皮家伙。

    林风将皮卡车停在一间用羊皮搭建的简易帐篷旁边,这屋子只住了爷孙俩,老头拿着长长的烟杆,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等陈晨走到跟前时,他才发现有人到来。

    老人岁数大了,牙都掉的没剩几颗,耳朵也不太好使,陈晨试着跟他交流几句,可是对方却常常答非所问,叽叽咕咕说着连她也听不明白的土语,最后陈晨只能放弃,回头朝林风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老人的孙子抱着个小羊羔站在门前,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们,他大约只有七八岁的年纪,个头却比同龄人矮小许多,长期营养不良让他面有菜色,胳膊就像两条枯树枝只剩下一层皮包骨。

    陈晨走到他跟前蹲下身,面带微笑的问道:“孩子,你爸爸妈妈呢?”

    小男孩有些怯怯的退后了一步,不过他显然听懂了陈晨的话,放下怀里的小羊羔,双手比出一个握枪打仗的动作。

    “那你妈妈呢?”陈晨还不死心的问道。

    “她在那!”

    小男孩伸手指向两人的背后,回头望去哪有什么人影,只是离这里几十米外,有个小土包,土包周围用碎石块层层叠叠的垒了起来。

    这分明就是一个坟墓。

    陈晨看向他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怜意,忽然起身从兜里掏出一叠印有阿汗国领袖头像的纸币,数也没数就全递给了他。

    小男孩自然知道这几张纸的作用,眼睛亮了起来却又不敢伸手去拿,陈晨只好把钱塞进他手里。

    小男孩兴奋的拿着钱跑去找他爷爷了,陈晨转过身对林风说:“他手腕上那块表……”

    “嗯,我看到了,那块电子表跟诸葛白带的那块一样,应该是他送给小孩的礼物。”

    林风点了下头,这样看起来,诸葛白他们确实把东西藏在了这里没错。

    简陋的帐篷里只有一张床和锅碗瓢盆,所有都一目了然,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藏匿东西的地方,再说,像诸葛白这样的人精,又怎么会把东西藏在谁都能找到的地方。

    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把这东西放在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地方才对。

    从帐篷里出来,林风四处看了看,除了这个简陋的棚子,四周全是平整的草地,连茅房都没有一间,那他们会把东西藏在哪里,总不能随便在地上挖个坑埋了就是,而且这种没技术含量的事情诸葛白绝不会去做。

    林风越想越纳闷,陈晨也将她认为有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全部翻找了一遍,可仍然是一无所获,正当林风快要挠破头皮的时候,眼神无意中注意到那几只正在悠闲吃草的牛羊,脑中忽然想起一事。

    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当时孤狼一队收到情报,有一伙毒贩运送毒品入境,林风率领一队成员迅速赶来截住了那伙人,可是把这些人身上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也没找到丝毫的毒品,最后还是一名贩毒成员不小心露出破绽,才让他们从那几匹拖着山货的马身体内找到了隐藏的毒品。

    “跟我来。”

    林风说完大步往那群牛羊所在的地方走去,只见他走到一只毛茸茸的绵羊面前,在那些绒毛里仔细的翻找起来。

    “东西能藏在它们身上?”陈晨有些不解,但还是走到另一只绵阳前,学着林风一样把毛撩开仔细的看着。

    “看看它们背上有没有伤口,找到了马上告诉我。”

    林风很快搜完了一只,并没想要的发现,但他仍旧相信,这次找对了方向。

    他正要换一只继续找,旁边的陈晨蓦地喊道:“你来看,是不是这个?”

    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羊毛下确实有道半指长的伤口,看着像是刀伤,伤口周围已经结痂,诸葛白给它动过小手术后应该还上了药,这点小伤只要处理好后还不足以对绵羊致命。

    林风手指在伤口周围按压,很快发现一处皮下有硬物存在,于是连忙掏出匕首,小心翼翼处理了起来。

    “找到了吗?是什么?”

    见林风转身走回来,脸上带着几分掩藏不住的喜悦,陈晨不由好奇的问道。

    “这个,无人战斗机的控制芯片,果然是诸葛白这小子的杰作。”

    林风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拿出那块只有平常巧克力一半大小被胶布裹的严严实实的电路板。

    陈晨拿在眼前看了又看,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就为了这么小一块东西,几个国家都派人来抢?”

    “你当这是黄金啊,以体积来论价值,如果这东西出现在国际烟市上,哪怕开价一亿美金,都有无数人打破头抢着要买。”找到这东西,林风松了口大气,只要它没落在挟持诸葛白他们的那伙人手里,那诸葛白他们暂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拍了拍陈晨的肩头:“走,我们回去吧。”

    当两人重新回到与苏南他们分开的地方顿时就愣住了,旅馆老板的尸体大字型躺在地上,后脑勺破开个大洞,暗红色的血液早已经凝固了。

    这是枪伤,可让林风想不明白的是,这怎么看子弹也是从他嘴里射进去的,他的右手五指还微微的弯曲着,临死前像是握着东西,难道说老板自己吞枪自尽了?

    先不用管他到底是不是自杀,可苏南他们三个也消失了,按理说追兵不可能找到这里来才对。

    陈晨盯着地上的尸体,突然灵光一现,指着尸体说道:“你看老板的尸体,地上有移动的痕迹,这明显是死后被挪动到这个位置,头前脚后,双手张开,看着像不像一个箭头符号。”

    “你的意思是,有人绑了她们,然后留下线索,让我们朝这个方向去找?”

    “嗯,很有这个可能,苏南她们不可能会想到用尸体来做指路标,或许是我们太大意了,都小看了穆拉这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