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邪异的穆拉
    当天际出现一道霞光,卷着尘土行驶一夜的皮卡车才在一处山脚停了下来,山头附近已经出现稀稀拉拉的绿色植被,让看久了黄土飞沙的众人眼前一亮。

    接下来要到的地方,不适合带着他们一道过去,除了苏南外,其他人可不见得能跟他们是一条心。

    林风拿出从老板手里抢来的那把玛格纳姆,转手却递给了蒂安娜,留下来的四个人里面,苏南是指望不上了,剩下老板和蒂安娜,他宁愿相信蒂安娜一点。

    “好好看着他,如果他不老实,就开枪!”

    林风手把手教她如何扣动扳机,将子弹射入人的身体。

    蒂安娜拿着这把体型巨大的转轮手枪显得有些沉手,但还是对林风比出个ok的手势,表示她曾经用过这类的枪械。

    有没有用枪杀过人就不知道了,反正穆拉被绳子五花大绑着,蒂安娜只需拿着枪吓唬吓唬他就成了,老板似乎也彻底消停下来,找了个凸出路面的石块一屁股坐下在那里唉声叹气,想来还在心痛他被那间毁了的旅馆。

    仔细交代一番后,林风和陈晨重新回到车上,发动汽车继续往前驶去。

    辛苦逃亡了一夜,大家基本上一直就没敢合上眼,陡然安静下来,睡意也渐渐侵蚀着他们的神经,被她们看管的穆拉倒也一点不担心有人把他给宰了,背靠着大石闭上双眼,很快就发出均匀的鼾声。

    大家来自不同的国家,也没什么好交流的地方,苏南撅着嘴与蒂安娜坐在一起,东拉西扯聊了几句,渐渐睡意来袭,不禁打起了哈欠,金发女郎倒是尽忠职守的拿着枪紧盯着穆拉,可她眼神却显得有些飘忽,似乎在想着别的什么事情。

    半个多小时以后,林风他们已经走远,一直坐在石头上闭目养神的老板忽然睁开眼,就跟做贼一样扫了眼周围,见两女背对着他没有丝毫的反应,他慢慢站起身,踮着脚尖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穆拉似乎也有所感应一下睁开了眼睛,这双眼与其他的阿拉伯人不同,瞳孔居然是淡紫的颜色,当感受到老板身上散发出的杀机,这层淡紫色又加深了几分。

    老板脚下无声的来到两女身后,两个女生只记得盯紧着身面前的穆拉,谁也没料到袭击会来自背后,等老板猛地扑上来时,苏南吓的尖叫了一声,蒂安娜倒是反应过来,急忙转过身去,可是还没等她看清,手里那把转轮手枪就回到了它原来主人的手上。

    “别动,不然我就先杀了你们。”

    老板狞笑着将枪口对准了这两个脸无人色的女孩,有枪在手,他就再没有任何的顾忌。

    “放下枪,你想干什么?!”

    蒂安娜瞪着双美眸,张开双臂将苏南护在身后。

    “只要你们老实带着我就不会伤害你们,至少在杀他以前是这样。”老板一手指向对面的穆拉,看来他之前没有再坚持动手,只是做给林风他们看的假象,现在人一走,他就暴露出了本来面目。

    “不行,这人你不能杀。”

    蒂安娜冲过来还试图想要阻止他,老板并不是个有风度的男人,即便面对一个美女也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就在蒂安娜扑上来的刹那,老板伸手就一把抓住了她那头金灿灿的长发,手上稍一用力,直接把蒂安娜摔趴在泥地上,他再拿枪抵在她头顶,凶神恶煞的道:“最好别逼我先杀了你们,谁也不能阻止我,听明白了吗?”

    “林风回来不会放过你!”苏南跑上来,一脸深恶痛绝的娇喝道。

    “放心,只要有你们在我手上,他会乖乖把我想要的东西交出来。”

    老板呵呵笑了两声,把这两个丝毫不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女孩放开,转身往五花大绑着的穆拉走去。

    “想不到吧,总统的儿子会有一天死在我的手上。”老板这次改用阿拉伯语说道。

    说完的同时,他用大拇指掰开手枪的击锤,将枪口对准了目标的头颅。

    穆拉就像患了肌肉僵硬症的病人一样,在死亡临近的时候,嘴角边依旧挂着那抹邪魅的微笑,他昂起头望着壮硕的旅馆老板,用同样的阿拉伯语说:“是你帮着东洋人抓走了他们的同伴,怕我说出事实,所以现在急不可耐想要杀人灭口?”

    “不止是这样。”老板的情绪激动起来,唾沫横飞的道:“我的妻子还有孩子,全都死在你这魔鬼的手里,今天我就要为她们报仇,杀了你!”

    那是一个宁静的午后,老板准备带着妻子和女儿去朋友家做客,他们坐上自家用来采购物资的小货车,正要出发,老板想起有东西忘拿了,让妻子和女儿在车上稍等一会儿。

    等他转身走到旅馆门前,突兀响起的枪声打破了这个小镇的静谧,人们惊慌失措的朝着这个方向奔跑,不时有人一头栽倒在地上,几十米外,一伙白袍人打着圣战的旗帜,用他们手里的步枪肆意屠杀着这些不肯加入复国组织的叛徒。

    一个又一个无辜的人倒在他们枪口下,老板看见自己妻子抱着女人在车内不停向他招手,这画面定格在眼前,下一秒,一发从后方飞来的火箭弹命中了他家这辆小货车,巨响之后,他只能眼睁睁目睹着妻女被大火吞噬的场景。

    想起汽车爆炸时的画面,一滴混浊的眼泪从老板眼角滑落,脸上的表情也更加狰狞,指头搭在扳机上,慢慢的压了下去。

    “你以为你杀得了我吗?”

    穆拉还是那幅模样淡淡的说着,望着对方的双眸却突然紧缩。

    老板很快就发现异常,压在扳机上的指头再也难以动弹半分,哪怕是他使尽全力,额头上青筋直冒,可身体却像彻底失去了他的控制一样,直愣愣的钉在原地。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说过了,你杀不了我,死的人只会是你自己……”

    在两女诧异的目光注视下,只见满头大汗的老板忽然把枪口调转过来对准了他自己,然后还径直把枪管塞进嘴里。

    穆拉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张嘴做出个‘嘭’的口型。

    砰!

    一声枪响,左轮枪里喷发出的弹头带着一片血雨从老板的后脑勺射飞出来,他两眼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直挺挺往地面倒去,耳边只剩下两个女孩的尖叫和穆拉一成不变的冷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