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背水一战
    “所有人都进房间里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哪颗不长眼的火箭弹打在众人头顶上,只怕掉下来的烂砖碎瓦就能砸死一片人,在林风的招呼声中,众人抱着脑袋,鱼贯着逃入他们之前租的那间房里。

    十几个人待在里面倒也不显得拥挤,只是楼外时不时响起的爆炸和震动感,让一帮人心惊胆颤。

    苏南找上正在商量的林风和陈晨两人,带着哭腔说道:“这栋楼不会被他们炸塌吧,我好害怕。”

    “他们手里又没tnt,想靠几枚火箭弹炸垮这栋楼没那么容易。”林风头也不回的说。

    倒是陈晨像个大姐姐一样,搂着苏南瑟瑟发抖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劝慰起来。

    反对武装又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射了十几发火箭弹后,就被指挥者紧急叫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又不能自己生产枪支弹药,所有物资全靠去抢或者从军火商手里高价购买,如果就为了消灭几个美帝国人,打光所有火箭弹,那就有些太得不偿失,若下回再遇到装甲车,那他们就只剩下干瞪眼被人家打的份了。

    不过,武装分子头目今天是铁了心要除掉这帮给政府军提供武器装备的美帝国人,所以他们横扫了这座镇子后,没有像往常那样急着撤走,反而在街道两边修建起了机枪堡垒,显然已经时刻做好准备跟政府军派出的援兵交战。

    夜色笼罩了这座小镇,沿街两边的路灯也全都失去了作用,整个镇子仿佛都被烟暗吞噬,只有旅馆三楼到四楼间的通道还在燃烧着通红的火焰。

    这场大火持续了半小时不到就逐渐熄灭了,只剩下大堆烟灰和忽闪忽闪的火星,通道中还散发着致命的高温,可武装分子已经急不可耐的拥堵在三楼通道口前。

    “外面火熄灭了。”

    留在楼道口放哨的士兵跑进了房间,有些气喘的向大家汇报着最新情况。

    火熄了就表示最后的决战马上就要到来,刚才有人用卫星电话联系过援军,他们已经在赶来的半道上,以目前的速度,预计在二十分钟以内就能到达现场。

    就靠两个士兵和林风,在极度缺乏弹药的情况下坚守二十分钟,在大部分人看来,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

    就连那名上等兵也是这么觉得,只有队长还有勇气试试,他把刚才阵亡那位同伴的卡宾步枪交到林风手里吗,不用说什么鼓舞士气的话了,因为大家都清楚,这是背水一战,输了所有人都会没命。

    哗啦!

    刚刚降低一些温度的楼道中已经响起密集的踩踏声,林风将子弹推上膛,抬高枪口死死盯着楼道下方,当第一个人从转角处探出头来的刹那,他果断扣动了扳机,一发点射,准确命中这人的额头,刚伸出一半的身体噗通一下栽倒在犹自还冒着火星的灰烬里。

    这声枪响就如发令枪一样,之前还算平静的楼道一下就沸腾起来,武装分子悍不畏死,前仆后继从转角处涌了出来,一个接一个倒在枪口下,眨眼又出现更多的人。

    他们根本是拿性命往上填,几乎每踏前一步就有一具尸体栽倒在台阶上,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做到了,林风三人打空了枪膛里的子弹,不得不退回了房间。

    十几到目光落在这狼狈逃回来的三人身上,眼中写满了失落,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有人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林风一把将门扣上,走廊中响出噔噔噔的急跑声,不少人下意识把手捂住了口鼻,有人则闭上眼等待死亡的来临,唯一没有放弃希望的只有极少部分人。

    蒂安娜举起手中的相机,将镜头对准了三名英勇战士的身上,似乎这个相机就是她的武器。

    手指一按快门,画面在她眼中定格。

    哐当!

    房门被人一脚用力的踢开了,在一阵尖叫声中,武装分子端着步枪正要向卷缩在墙角的人群开枪,一只手突然从门背后伸出来,攥住他的枪管往后一拉,同时脚尖一挑,又把房门重新踢回去关上。

    噗……锋利的匕首捅进武装人员的背心,唯一暴露在在外的双发陡然瞪大,身体却无力的摔在地上。

    林风拿起抢来的ak47,枪口朝着房门直接扣下扳机,哒哒哒的一阵枪响,明显听见外面有人发出的惨叫,等到枪声停歇下来,一滩殷红的血水从门下的缝隙渗透进来。

    林风胡乱朝门口扫了一梭子后,转身就逃开他现在所站的位置,仅隔了一两秒,门外的人就像礼尚往来一样,几把枪同时开枪,把本来已经有不少孔洞的房门打出更多密密麻麻的弹孔。

    吱呀……歪歪斜斜的木门被人一把推开,双手握枪的陈晨对着那道人影扣动扳机,砰砰两声,这家伙胸前飙血闷头倒了下去。

    林风正向她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门外的武装分子却不再盲目的冲锋,就蹲在墙后将一颗嘶嘶冒着白烟的手榴弹抛进了屋子。

    由于视角的局限性,林风没能一枪干掉这藏在外面的家伙,等到手榴弹落在离陈晨不足一米的地方,他才反应过来,一个健步冲到陈晨面前,脚尖将手榴弹一挑,同时飞快转过身,一把将反应不过来的陈晨扑倒在身下。

    轰隆!

    手榴弹就在飞出去的半空中爆炸了,无数的钢珠弹片四处飞溅,林风替陈晨挡下了大部分伤害,背部被炸出好几个血洞,两个耳朵更是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模糊。

    如果敌人再扔两颗进来,那整间屋子的人都要被活活炸死,林风在烟尘弥漫的屋子里四处摸索着陈晨掉落的手枪,可外面的人却不给他找枪的时间,再次拉燃一颗长柄手榴弹,朝着屋子里做出抛掷动作。

    忽然,漆烟的夜空中闪过一串光点,光点连成一条直线,仿佛暴雨一样不停洒落在屋外这条长长的走廊上,正准备扔出手雷的武装人员首当其冲,上半截身体瞬间就被几发呼啸而来的子弹打成了一滩肉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