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狡猾的老板
    三人按照卫星坐标的引导,很快便找到诸葛白他们失踪前所住的那家旅馆,这是栋四层高的小楼,在这个镇子里算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土砖垒砌的外墙表面,能看见道明显的裂缝,让人不禁怀疑这栋楼的安全性。

    “走吧。”

    林风推开两扇虚掩的木门,底楼的摆设十分简单,就跟这栋楼的外观一样陈旧。

    “各位,欢迎光临本店。”

    出乎众人意料,站在柜台后面的络腮胡子老板居然用一口流利的英语招呼起了他们,瞬间令这件破破烂烂的旅馆档次提高了不少。

    “你还会说英语?”苏南当先用更纯正的英语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当然,所有国外来的客人几乎都会选择在我这家旅馆住宿休息。”老板腆着个肚皮,不无得意的说:“除了英语,我还会葡萄牙语,法语和一些简单的东洋语。”

    “不会吧,这些都是你自学的吗?”苏南一下来了兴趣,改为法语跟对方交谈。

    “当然,在这鬼地方难道还能指望能找个教外语的老师吗?”老板眉头一挑,再次证明了他卓越的语言天赋。

    陈晨拽了拽苏南的衣角,不然看这架势她还打算试试老板对别国语言的了解,来到柜台前,陈晨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指着上面的人问道:“老板,请问你之前见过他们吗?”

    老板瞥了眼就收回了视线,指头敲击着桌面,淡淡的道:“很抱歉,本店有规矩不能泄漏客人的信息,我不能违背道德回答小姐你的这个问题。”

    “他们是我朋友,前几天就在你这里失踪了,希望你能帮帮我们。”陈晨言语诚恳的道。

    老板无动于衷的摇着头,当看见三人中唯一的男性一脸煞气的走上前,并把手伸进衣兜里,他不由退后一步,嘴往挂在墙上那把双管猎枪呶呶,故作镇定的道:“忘了为你们介绍,这是我的老伙计露丝,我曾拿着它在沙漠里猎杀过十几条饿狼,所以你最好保持一点克制,我可不想在自家店里弄的血肉横飞。”

    “是你太紧张了。”

    林风似笑非笑,从兜里拿出钱夹,当他将一张百元面值的美金摆在柜台上时,老板那双混浊的眼珠明显一亮,这个已经让美帝风气严重腐化的阿拉伯人,显然是动心了。

    “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老板瞄着钞票,依旧固执的摇头:“我说过了,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商人,这恐怕还是不行。”

    这家伙的胃口比想象中大,要知道,阿汗国国民的平均月收入还不到五十美元,他倒好,相当于别人两个月的收入,竟然还嫌少了。

    只要钱能办成的事情那就好办,林风也难得阔气了一回,再次抽出一张印有富兰克林肖像的钞票放在柜台上,这可是整整两百美金,别人四个月才能挣来的收入。

    盯着花花绿绿的钞票,老板的眼睛就像两盏灯泡一样亮了起来,只见他拉开身前的抽屉,伸手将两张钞票扫了进去,这才抬起头来说道:“好吧,既然这些人是你们的朋友,那我就破例告诉你们好了,好像在上个礼拜的时候,十几名华夏人确实在这里开了房,不过住了两天他们就离开了,之后去了什么地方那我可不清楚。”

    “就这些?”林风很不满对方的表现,两百美元就买来这么几句无关痛痒的回答。

    “是啊,我把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老板摊开手,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神情。

    这老狐狸说了等于没说,相当于白赚了两百,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既然他敬酒不吃吃罚酒,林风准备采取点强制措施,让他把刚才那些钱怎么拿的就怎么还回来。

    正要动手,陈晨不想现在把关系闹得太僵,向他使了个眼神,林风只好以大局为重,识趣的退开两步,等老板放松下来,陈晨指着楼上说:“那你给我们开两间房吧,就要我们朋友住过的房间。”

    “没问题,他们住在顶楼,不过只要了一间房。”老板从墙上拿下一把钥匙递过去,一脸正色的道:“如果你们坚持的话,我可以给你两间房,但我还是要说明,我是个诚实的商人,绝不会骗你们钱的。”

    “一间就一间吧,我们走。”

    林风拿过黄铜钥匙,当先往楼上走去,到了四楼,视线一下便开阔许多,站在走廊上就能看见大半个镇子,诸葛白他们选择住在这里,肯定也是因为这里视野极佳的缘故。

    等到打开了房门,他们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十几个人只住一个房间,房子不算特别大,但那张床几乎占了一面墙的宽度,这根本就是拘留所里的那种大通铺,二十个人凑合着都完全能够挤得下来。

    这家旅馆破是破了点,浴室里竟然还装了太阳能热水器,看商标还是华夏的产品,墙上贴着用水通知,每天只有晚上六点到七点之间供水,现在已经过了六点,必须抓紧时间清洗才行,不然今晚就只能臭烘烘的睡觉了。

    两个女人拿了换洗的衣裳和毛巾就进到浴室,陈晨边脱着外套边不停耸动着鼻翼,始终觉得身上有股怪味挥之不去,林风和苏南一直都没敢告诉她真相,就怕她知道后接受不了。

    陈晨三两下脱掉了身上的脏衣物,回过头去,苏南也已经脱得光溜溜的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苏南瞄了眼自己的煎荷包蛋,再看看陈晨胸前,顿时羞愧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这人和人之间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差距呢?

    就连林风在外面都能听见稀里哗啦的冲水声,但他很快就回过神,甩了甩头把脑海中的幻想清除出去,如果旅馆老板没撒谎的话,这间房里或许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房间里的陈设十分简单,除了那张通铺床和桌子板凳,就只有靠墙角的那个木柜光,林风把所有地方都仔细搜查了一遍,就连砖头缝隙都没放过,可始终没找到一点有用的蛛丝马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