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沙漠城镇
    风沙声渐渐消停下来,林风觉得自己嘴都快要吸的麻木了,当发现苏南伤口中流出的血液已经变成了鲜红的颜色,他这才停止了吸吮,用清水漱了漱口。

    经过一段时间的内心挣扎,苏南也像是接受了现实,等到林风说声行了,她才默不作声的提上裤头。

    得到了充足的水份补充,陈晨的病情也得到了缓解,已经能够开口讲话,只是脸色还没恢复正常,就像刚大病了一场。

    总体来说,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沙漠中昼夜的温差极大,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刚才还散发着热气的大风转眼就带来了几分凉意,没过多久,水面上已经结起一层薄薄的寒霜。

    在三人一同觉得,还是冷比热好,林风独自爬上斜坡,没多久就拖来一截枯萎的树干。

    这种被彻底晒干水份的木材极为容易引燃,没两下,林风就在她们跟前升起了小火堆,噼里啪啦的声响中,火光逐渐变大,温度也跟着提升上来。

    弄好火堆,陈晨和苏南也将背包里的火腿肠还有牛肉罐头切成豆腐块,用树枝串上,架在篝火上烧烤,烤肉的香味随风飘散,几乎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的三人都忍不住猛吞起唾沫。

    有肉吃,还有喝不完的清水,这在沙漠中绝对是个难得的享受,累了一天的三人吃饱喝足,并排靠在一起休息了一会儿,等到天边刚出现一线光亮,林风便唤醒了两个沉睡中的姑娘。

    吸取了昨天的教训,必须趁着温度没有升高以前尽快赶路。

    将所有的空瓶子全部灌满了水,三人再次启程向着目的地进发,两女都还有病在身,所有的累活重活只好落在林风一个人肩上。

    他身上挎了三个包,手拿一根削去枝丫的长棍在前面领路,自己感觉现在这幅造型就像逃难的一样,陈晨已经知道了苏南女扮男装的身份,倒是跟她之间相处的不错,一边走一边在林风背后叽叽咕咕聊着什么。

    女人之间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从时装聊到某明星出轨,苏南虽然生在新家坡,但却是个彻彻底底的华人,一口一个陈晨姐的亲昵唤着,聊的又是女人都会感兴趣的话题,让林风完全插不上嘴。

    昨天似乎已经把所有坏运气都消耗光了,尽管气温还是在不断升高,但大家并没像昨天那样不断出现状况,有了充足的饮用水保障,众人顶着烈日,又赶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终于在沙漠边缘的前方看见一座小镇的轮廓。

    “我们到了!”两女手拉着手竟然喜极而泣,没经历过绝望的人,很难体会到她们此刻的心情。

    林风也是擦了把额头的汗珠,要不是陈晨手里的卫星地图,想在不断变幻的沙漠中找到这地方还真是不容易。

    几十年前,这里还是个普通的小镇,周围绿树连荫,鸟语花香,蜿蜒的河水向东流淌,随着沙漠化日益严重,这座紧邻阿拉伯沙漠的小镇在风沙经年累月的蚕食中,逐渐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阿汗国人大多信教,他们把左手视为不洁,所以在这里无论握手还是用餐,都尽量不要使用左手,不然很容易犯了别人的忌讳。

    陈晨一边走着,一边向两人介绍着阿汗国的风俗人情,免得一不留神惹起众怒,在这时常爆发战争的国家,任何一点小疏忽都可能为他们引来一场杀身之祸。

    这支三个人的队伍里,就有一个从不信邪的主和一个不大懂事的富二代,所以她必须谨慎对待才行。

    跟随着一支驼队进入到这座没有名字的小镇,失踪人员就是在这地方最后一次与总部通话,然后就人间蒸发了一样失去了音信,所以要找出他们的蛛丝马迹,就先得从地方开始查起。

    当地人大多都穿着身宽大的服饰,方巾蒙头,不时有人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三个灰头土脸的外来人,作为到这个来镇上的外国人,或许他们三个是最为狼狈的一批了。

    沿途见到不少充满当地特色的餐馆,早都饥渴难耐的三人一致决定先把肚皮填报再干正事,找了家还算清净的馆子进去,狭窄的空间足足摆了七八张桌子,或许现在还没到饭点,只有一群人围在桌前喝着茶,三人这身狼狈的装扮并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地方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陈旧破落,一个个刚清洗过的碗碟被随意堆放在油腻腻的灶台边,洗碗工身前只放了个脸盆,里面大约只有不到一半的水,就这点水,在三人眼皮底下,至少洗过几十个碗碟了。

    “他们这么不讲卫生,就不怕闹肚子吗?”苏南像个二货一样,在别人的地头上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这姑娘显然把陈晨之前的交代抛在了脑后,陈晨只得向她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叫她别在这种地方瞎咧咧,万一有人听得懂华夏语,还不惹来一身麻烦。

    桌子板凳上的油漆都掉的差不多了,木材原色上还翻着一层油光,苏南似乎忘记现在自己身上有多脏,还挺嫌弃这些凳子,要不是没有选择的余地,她死活也不想在这种地方用餐。

    三人中只有陈晨懂阿拉伯语,她负责点菜,当看着工人用盘子从墙边一个油桶里舀出米饭,苏南的胃口顿时就减少了一半。

    正等着吃饭的当口,忽然一阵怪异的味道随风钻进了苏南那敏感的鼻子里,这气味就像几十条没洗过的臭脚丫,她不由转头望去,却见与她们相邻的那一桌,正有人脱了鞋子,用臭脚踩在凳子上。

    鼻尖全是这股酸爽的味道,还怎么让人吃的下饭。

    要不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苏南早都要过去跟这帮没公德心的家伙理论了,现在只能不停又小手在鼻尖前不停扇风,暗自期盼着他们赶紧离开。

    几分钟后,三盘还散发着热气的羊肉手抓饭出现在他们桌上,这香气一个劲儿的往鼻孔里钻,苏南没忍住咽了口唾沫,瞬间就把刚才的烦闷抛在了脑后,学着陈晨他们一样,用脏兮兮的手将饭菜捏成一团塞进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