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吸毒
    中毒的感觉就像晕车了一样,不但头晕目眩,还十分恶心想吐。

    苏南手脚无力瘫倒在地上,双腿还在不受她控制的不停抽搐着,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她现在就连哭出来的力气都没,只能在心中无助的哀嚎着,林风又哪能眼睁睁看着她中毒死掉,眼看情况危急,也顾不得在征求她本人的意见了。

    解开她腰上的皮带,再把人翻了个面,屁股朝上撅着,在苏南一阵像是表达抗议的哼唧声中,林风将手电筒放在身旁一块凸出的石头上面,这才两手并用直接将她的外裤拔了下来。

    好家伙,这假小子的身材比想象中要好,两条腿又细又长,臀圆挺翘,如果光看下半身,倒是个难得的火辣身材。

    短短功夫,苏南发觉自己的舌头都麻木了,两条腿凉飕飕的,就剩下一条背面印有卡通熊的小裤衩了,眼看着连这最后的遮羞布都可能保不住,她只能用一串长长的鼻音表达着抗议。

    “留点力气别哼了,真当谁喜欢看你似得。”

    林风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抓着两侧的皮筋直接把最后一块布也给她褪到了膝盖弯。

    “呜……”

    抗议无效,林风拿起手电,照在她臀瓣上仔细瞅了几眼,粉嫩柔软的左臀下方确实有两个黄豆大小的血点,伤口周围的皮肤下浮现青烟的颜色,这是毒素开始扩散的征兆。

    再不处理,恐怕要不了多久毒素随着血液侵入心脏,她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忍着点。”

    手里没有合适的器材,他只好拔出那把匕首,先用瓶子里仅剩的那点矿泉水把刀来来回回清洗了两遍,然后再用干净的布料把它擦拭干净。

    时间不等人,什么感染不感染的也顾不上了,锋利的刀尖抵在伤口位置轻轻一划,在苏南惨绝人寰的痛哼声中,污血顿时涌了出来。

    林风还没罢手的意思,又用刀尖从另一个方向划出个十字形的伤口,苏南就觉屁股上一凉,接着剧痛又再一次袭来,牙齿被她咬的咔咔作响。

    如果这都难以忍受,林风接下来的所作所为足以让她有种一头撞死自己的冲动,只见林风用两只手毫无伶香惜玉的挤压着伤口附近的皮肉,那团嫩肉被蹂躏的不断变换形状。

    腥臭的血水被挤压出来的时候,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剧痛让她生不如死,两条细腿就像青蛙一样,在地上踢蹬着,喉咙里不停发出各种怪异的吼叫。

    等林风停下手来,苏南就像死过一回似得,浑身上下全被热汗给湿透了,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经过这一系列的排毒措施,刚才那种恶心感似乎消停了许多,手脚也恢复了些力气。

    满头大汗的她也顾不得矜持,就这么喘着粗气要死不活的扭头看向林风,本以为这事就算告一个段落,既然看都已经被他看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正当她抖抖索索的伸手想把挂在膝盖弯的裤头拉上,谁知林风还冷着张脸呵斥道:“不许动,体内的毒素还没排除干净,你乱动小心加速血液循环,给我老实待着!”

    “还来,那你干脆一刀杀了我算了……”苏南哭丧着一张脸,含糊不清的嚎道,只要一回想起刚才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她就忍不住颤抖起来,实在是太痛了。

    “这倒不用。”苏南刚松了口气,却听林风又继续说道:“能挤的全都挤出来了,接下来还要用嘴吸才能把残留的毒液彻底清楚干净。”

    “你在开玩笑吧!”

    要是还有力气,苏南相信自己一定会蹦起来跟他拼命,她可是实实在在的女孩子啊,就这么光溜溜的被他看过还不算,现在还要拿嘴吸!

    光是想到,细腻的皮肤上就爬满了一层鸡皮疙瘩。

    见林风已经将清水倒在创口附近清洗着残留的血污,急的眼睛都红了的苏南颤声威胁道:“你要真敢这么做,我爸爸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他会派人来杀了你。”

    林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她,这眼神让苏南心头没由来的‘咯噔’了一下,想起目前的处境,她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你……你要干嘛?”

    啪!

    出乎意料,林风非常用力的一巴掌打在她另一边完好的嫩肉上,这下卯足了力气,打的她不禁惨嚎了一声,眼泪刚涌出来,只见林风已经替她把裤头搂上,绷着张脸说道:“行,你说不治就不治吧,搞的谁想亲你屁股一样,你恶心,我比你还要恶心,就你这种不识好歹的人,毒死都是自找的,活该!”

    这话说的就有些重了,苏南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眼泪不争气的一颗颗掉落下来,刚才林风要帮她吸毒的时候,她觉得这家伙肯定是别有目的,等到林风决定不管她死活走开的时候,心里头又莫名开始失落起来,这感觉就像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样。

    “你欺负人!”苏南也弄不明白自己怎么搞的,居然伤伤心心吼出了这么一句。

    林风脚下一顿,回头看向还趴在地上痛哭的她,语气一软说道:“到底要不要治,你自己说,再这样耽误下去,到时就算你想治,我也没那个能耐。”

    苏南沉默下来,那阵难受的感觉虽然减轻,但是依然还在,显然林风他没有说谎,若是不及时清除掉体内的毒素,那她就只有死路一条。

    “治……”苏南就像做了极为羞耻的事情,把头深埋在臂弯里,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道。

    林风倒也没再为难这假小子,毕竟人家是首富的女儿,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超级富二代,哪能没点怪脾气。

    再次帮她把裤头拔下,苏南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居然咬着嘴唇一声未吭,难得她如此听话,林风抱着治病救人的心态,一口亲了下去。

    其实,用嘴吸毒的人也有极大风险,一个不好,毒素随着唾液流进喉咙里,那他也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不是没那个条件,林风也不想做这种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