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女扮男装
    水潭不大,周围泥地长满了绿油油的植被,充斥了勃勃的生机,就像一个迷你的沙漠绿洲。

    苏南捧着水正要去喝,忽然想到林风之前曾说过,沙漠中很多水源都含有有毒物质,不能随意饮用,于是又把头转向林风,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林风背着陈晨过来,手电往四处照着,不远处松软的泥地上有一串显眼的蹄印,周围也没发现有动物的残骸,基本可以断定这水能够饮用了。

    得到林风的点头应允,苏南情不自禁欢呼一声,双手捧着微凉的池水,大口大口吞咽起来,连着喝了几口,他又嫌这个不够过瘾,干脆将头都伸进了水潭里。

    池水微甜并没受过污染,林风自己先灌了几口,又拿出空了的矿泉水瓶灌了半壶回到陈晨身边,将她扶着坐起,将里面的水小心翼翼的倒入她嘴中。

    苏南咕咚咕咚喝了肚皮溜圆,这才满足的哈了口气,满脸湿答答的回到岸边找了块石头当板凳坐下,但是当他屁股刚挨到石头的一刹,脸上的笑容瞬间一滞,接着便是一声刺耳的尖叫,整个人都蹦了起来。

    “你又怎么了?”林风时不时被他这一惊一乍的行为弄的都快神经紧张了,忍不住骂了他一句。

    苏南不以为意,手指着刚才坐过的那块大石,颤声说道:“蛇……石头上有条蛇……我刚才坐到它了!”

    这里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见,但他死都忘不了那种冰凉滑腻的触感,不是蛇难道还能是大号的蚯蚓不成?

    “你这孩子不会那么倒霉吧,随便都能坐到一条蛇?”

    林风嘴上说着不信,手电光还是按他所指的地方照了过去,光束照射下,只见一条色彩斑斓的长蛇正朝远处飞快的游走着,显然它才是这里的原住民,也被毛毛躁躁的苏南给吓的不轻。

    这种蛇连林风也没见过,但从它三角形的脑袋可以确定一点,这是条毒蛇。

    苏南惊慌失措的回到他身边才捂着胸口直喘粗气的说:“刚才吓死我了,还好我反应够快……”

    “这可是条毒蛇,你没被它咬到吧?”林风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经他这一提醒,光顾着害怕的苏南忽然表情一僵,慢慢把手伸到背后,过了会儿才不太确信的对他说道:“我后面有点疼,该不会真让你说中了吧?”

    “你自己有没有被咬难道都不清楚?”见苏南摇着头,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摆手说道:“转过去,我帮我你看看。”

    “哦。”

    苏南听话的转过身,还朝着林风撅起了臀部,手指着左边臀瓣向下的地方,有些扭捏的说道:“就就就这里,刚刚我不小心坐到它的时候,好像被针扎了一下。”

    按照他的指挥,林风拿着手电光照了过去,还别说,这娘娘腔屁股还挺翘,如果真是个男人,那十有**就是个基佬。

    “没什么问题吧?”苏南保持着别扭的造型,回过头来问道。

    “不是没问题,你这下的问题大了。”

    林风已经蹙起了眉头,在他黑色西裤的左边,有两个不太显眼的小洞,虽然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但**不离十,这小子多半真是让毒蛇给咬了。

    苏南脸色一变,还不敢相信的道:“都这时候了,你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吓我。”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林风懒得跟他争辩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手指用力按在小洞的附近。

    弹性很好……

    他立马甩开杂念,板着脸问道:“这里感觉到疼吗?”

    脸蛋腾地一下就红了的苏南,吸着冷气叫道:“疼,疼,你轻点……”

    “唉。”林风叹了口气,苏南的反应已经再次证实了他的判断,陈晨还在昏迷当中,现在又多了个被毒蛇咬伤的伤员,这趟沙漠之行看起了困难重重啊。

    “你别这样子好吗,看起来怪渗人的,难道我已经没救了吗?”听闻林风在背后唉声叹气,仿佛宣判了他的死刑,苏南嘴巴一扁,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把裤子脱了先看看情况吧。”

    “啊,脱裤子?”

    林风只当他没听懂自己的意思,语气加快的解释道:“不想死就别磨磨叽叽的,咬你的是条毒蛇,抓紧时间把你体内的毒液清理出来,说不准还能有救。”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苏南这次是真急哭了,他不想死,可也不想光着屁股暴露在一个之前还非常讨厌的男子面前。

    “有,躺在地上等毒性发作,如果你运气够好,而这条蛇毒性又不强,也有活下来的可能。”

    “那……这种可能性有多少?”苏南还满怀希冀的问道。

    林风在他眼前竖起一根指头,淡淡的道:“据我所知,这片沙漠中的蛇类九成都有剧毒,在没有解毒血清的条件下,你能硬挺过去的可能只有一层,现在已经过了两分多钟,相信很快就能验证我的判断。”

    林风表现出来的冷酷无情深深伤害了苏南,眼泪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滑落,清鼻涕也跟着涌了出来,她带着哭腔说道:“你能不能别用这种嫌弃的语气说话,真就那么讨厌我吗?”

    都什么时候了,居然在意这种旁枝末节的事情,林风头大的打断了他的话,没好气的道:“姐姐,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不想死就赶紧把裤子脱了,就你这样,难不成我还能对你有什么非份之想?”

    他说的都是大实话,谁会喜欢一个假小子,如果这都还看不出来对方是女扮男装,林风就不用混了。

    反而是一直以为自己伪装的很成功的苏南闻言一愣,也忘记了继续哭泣,满是诧异的问:“你你你怎么看出我是女人?”

    “我不止知道你是女的,还知道你就是那个新家坡首富的女儿,我没说错吧?”林风脑中灵光一现,故作胸有成竹的模样,实则是在试探的问道。

    “你既然知道,那你还……”说着说着,苏南只觉眼前陡然一晃,剧烈的晕眩袭向大脑,在她即将摔倒以前,只听林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坏了,这么快就毒性发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