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白高兴一场
    “别问这么多废话,快拿条毛巾出来,用水打湿。”

    林风已经把她长裤脱掉,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此刻他却没心情多看上一眼,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缺医少药又没有找到水源,陈晨很可能因此而丢掉性命。

    沙漠中暑是非常严重的病症,死亡率极高,在病人急性脱水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人放置在阴凉处,脱衣服,向病人身体泼洒凉水扇风等方式降温,目前携带的水已经不足,只能退而求次,用湿毛巾替她擦拭身体。

    苏南心慌意乱下,扯下自己的方巾,将手里那大半瓶水直接往上面倒,结果滴了不少在沙地上,迅速就被吸收了。

    “呐,湿毛巾好了。”

    当他递过毛巾来的时候,还有水滴不断往地面滴落,林风心痛的眼角直抽抽。

    这小子笨手笨脚,倒也是一片好心,所以林风也没去责怪他了,快速拿过毛巾,撩起陈晨身上最后一件背心,刚要将湿毛巾伸进去擦拭她的身体,苏南又紧张的‘唉’了一声。

    见林风望过来,他才讪笑着解释:“陈晨姐是女生,你要不方便要不让我来给她擦?”

    “你去找把扇子给她扇风。”林风越来越怀疑起他的性别,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他拿着湿答答的毛巾从撩起的背心里塞了进去。

    冰凉的水迹刺激着皮肤,昏迷中的陈晨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她目前的身体状况看上去没有想象中那样糟糕,林风顾不得男女之嫌,帮她一遍遍擦拭着身体降温。

    而苏南也不知从谁的背包里找出一顶渔夫帽,用来当风扇使倒也合适,为了方便,他就半跪着给陈晨扇风,

    看这样子,今天是走不了了,林风拉开背包拉链,里面吃的东西还非常多,可水就只剩下最后两瓶了,现在太阳还没下山,还要照顾一个脱水的病人,光靠这两瓶水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他拿出一瓶放到苏南的身边,让他每隔一会儿就喂陈晨喝点,可惜身上没带食盐,不然弄点盐水给她喝恢复效果会更好些。

    交代完后,林风拿起几个空矿泉水瓶站了起身,苏南一见他像要离开的样子,顿时就紧张的问道:“你要去哪儿?”

    她误以为林风是要抛弃他们这两个累赘,独自逃生,眼睛里写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别担心,我只是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水源,替我照顾好她,有事就大叫,我很快就会回来。”林风对这个娘娘腔难得温柔一次,走之前还揉了揉他脑袋,弄的苏南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的错觉,要知道刚才这一路上,林风可是毫不掩饰的嫌弃了他一路啊!

    安抚好了苏南以后,林风拿上几个空瓶就朝前方走去,远远他便发现几株还没枯萎的绿色植物,希望那里能找到水源。

    尽管感觉上希望不大,但他们如今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林风找了簇生长的相对茂盛一些的植物,用匕首在它根部用力挖掘起来。

    滚烫的沙土很快就被抛出一个半米多深的大坑,林风似乎嫌这样还不够效率,收起匕首改为两手挖掘,当他挥汗如雨的又向下挖掘了一米左右,地底细碎的泥沙已经有了点阴凉的感觉,这算是个好兆头了。

    林风精神一震,挖起土来更加卖力,十根指头就像铁铸的一样,不断将泥沙从坑中抛洒出来,在希望的引导下,就这样不停挖了两个多小时,原本的小坑已经扩大到能把他整个人埋在里边。

    天空不知不觉黑了,指甲缝里全是血迹和泥沙的林风也气喘吁吁,坐倒在他自己抛出来的坑洞里,地面已经明显有了湿润的痕迹,下面说不准就是地下暗河,要是能有把工兵铲多好。

    这几个小时挥汗如雨的劳作,即便是林风这样的体格也扛不住了,感觉嗓子眼干的都快能喷出火来了一样,双手捧起一大把湿润的泥土,放在头顶上用力挤压,几滴混浊的水珠像是十分不舍的脱离土壤,一滴滴准确掉入到林风大张的嘴里。

    呸!

    林风扭头就把这几滴得来不易的水珠全给吐在了地上,这水吃进嘴里咸的发苦,根本就不能直接饮用,看来这回又是白忙活了。

    正在他叹气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很可能是苏南他们出事了!

    林风使出全力飞快往回跑去,等到了他们歇凉的地方,却见苏南抱着腿缩在沙堆旁,而陈晨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你没事瞎叫什么?”虚惊一场的林风不由责怪道。

    苏南委屈的看着他说:“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我一个人害怕……”

    “你又不是女人,怎么胆子比女人还小?”

    “谁说的!”苏南一下伸长脖子想要争辩,不过一想到目前的处境,只能悻悻的道:“我只是怕黑,难道这就能说明我胆子小吗?”

    实在没心情在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上跟她争辩,林风看了眼已经空了的那瓶矿泉水和干掉的毛巾,蹲在陈晨身前,伸手一摸,体温似乎降下去了一些,可目前的情况仍旧不太妙。

    “你去了那么久,毛巾都晾干了,还要继续用湿毛巾给陈晨姐擦吗?”

    苏南拿出最后那瓶矿泉水,舔着嘴唇拧开盖子,等他准备往毛巾上浇湿,却被林风给制止了。

    这瓶水还要留着来保命,哪能就这样消耗了,可陈晨也不能不管,为了救她,只能做出点牺牲了。

    “水留着,我有别的办法。”

    林风拿了个空瓶子起身,发现苏南正用好奇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这感觉让人怪怪的,林风只好找到个对方看不见的角落,拉开裤子拉链,将瓶口对准了。

    过了好半响,瓶子里才传出稀稀拉拉的水声。

    苏南满脸好奇的看着林风又很快走了回来,手里的瓶子里多了小半瓶水。

    从这水的颜色,他一下联想到了什么,有些惊恐的道:“你你难道打算用这个给陈晨姐降温?”

    “难道还有选择?反正你不说我不说,她自己也不会知道。”林风盘腿坐下,将瓶子里的水小心翼翼洒在干成一块的毛巾上。

    形势所迫,只能在心中说声抱歉了,他都不想去想,如果被陈晨知道了真相,会是怎样一个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