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残酷的沙漠
    修好的汽车也仅仅只是四个轮子能够转动而已,至于车载空调什么的就别想用了,皮卡以四十码不到的车速在沙漠中缓缓前行着,坐在车内就跟在蒸笼里的小笼包没什么两样,汗珠打湿了衣裳,很快又被烘干,然后又被打湿,周而复始,让人有发狂的冲动。

    眼前全是一层不变的黄沙,就连一开始像个话痨似得苏南,也就是服务生,此时也乖乖闭上了嘴巴,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杵在后面,感觉他那几十斤骨架子都快被高温烘烤成人干了。

    “再给我瓶水,都快要渴死了。”

    苏南这人精已经摸清了前面两人的脾性,现在倒也不怎么害怕林风了,还敢主动伸手找他们要吃的喝的。

    陈晨叹了口气,这才半天时间,他们三个已经喝光了整整一箱矿泉水,而目前离要去的地方还有百多公里,按照这速度前进,就算路上不出岔子,起码也还要再煎熬三四个小时。

    “省着点,就剩下最后一箱水了。”

    陈晨很好心的又递了瓶水给他,苏南用了好大力气才把瓶盖拧开,仰着头咕咚咕咚就往嘴里猛灌一气,突然,车轮像是压在一块大石头上,车身跟着一震,瓶子里的水洒了苏南一脸都是。

    “咳咳……你怎么开车的?!”他有些不爽的抱怨道。

    林风回头用个更不爽的眼神瞪了他一眼,这小子现在胆儿是越来越肥了,吃着喝着他们的东西,还像个二大爷似得在背后指手画脚,要不是这附近荒无人烟,留下他就只有死路一条,林风倒是真想一脚把他踹飞出来。

    发动机吭哧吭哧就是打不燃火,林风不得不拉开门又跳下了车,等他来到车头前揭开引擎盖,黑烟顿时就冒了出来。

    陈晨从车窗探出头问道:“怎么样,车能修好吗?”

    “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在前面鼓捣一番的林风放弃了维修的打算,带着苦笑说道。

    “坏消息是什么?”陈晨从他脸上的笑容预感到了不妙。

    “没有替换的零件,这车现在算是彻底报废了,剩下的一段路咱们只能靠脚走了。”林风拉开车门拿出个旅行背包,开始收拾起要带走的物品。

    苏南从后座伸出脑袋,带着些许期望的问道:“那好消息呢,赶紧说说?”

    林风回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好消息就是,我们可以尽情欣赏阿拉伯沙漠的风光,而且之前预备的后备粮食,这下也许就能派上用场了。”

    说完还不忘对他挤了挤眼睛。

    “你……你该不会是真打算没东西吃的时候就把我吃了吧?”苏南下意识将双手护在胸前,就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鸡,娘里娘气,是林风最不喜欢的那种男人类型。

    “别开玩笑了,虽然我们只是处在沙漠边缘地带,但离这里最近的城镇也在一百多公里外,家里也提供不了什么帮助,接下来就只能倚靠我们自己了。”陈晨看了眼手机地图,表情有些凝重。

    他们两个或许还没把眼前的困难太当回事,可陈晨刚才已经在卫星地图上找了一圈,这百多公里以内,就没发现一处饮用水源的标记。

    把自己的担忧告诉林风,他也只能沉默,在残酷的大沙漠里,没水就意味着死亡,车厢里最后一箱矿泉水刚被苏南糟蹋了一瓶,如今只剩下十一瓶水,每瓶五百毫升,这点水也仅仅只够支撑一个人徒步穿越这片沙漠,两个人就显得有些勉强了,如果要是三个……

    当苏南察觉到林风那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又紧张了起来,苦着脸可怜巴巴的说道:“你们不会真打算把我抛弃在这里吧?我……我最多不喝水就是了,你们一定别丢下我。”

    “别废话了,赶紧收拾东西准备上路。”

    在沙漠多停留一秒就多一分危险,不到迫不得已的份上,林风还做不出太过残忍的事,而且根据以往的经验,就算是卫星地图也不能全信,或许有些小水潭被忽略了也有可能。

    三人很快收拾妥当,每人只带了个简单的包袱就继续上路,失去了汽车代步现在才意识到在沙漠中行走有多困难,万一运气不好踩到了流沙,还可能把命丢掉。

    林风也学着他们一样,将暴露在外的皮肤用多余的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样虽然避免了阳光直射和水分快速流失,但却让人闷的直呼受不了,三人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松软灼热的沙砾中,远处全是黄沙连成一片,望也望不到尽头。

    花了接近两个小时,头顶上被晒的快冒白烟了,他们才走了十公里不到,而水却消耗了三分之一左右,在沙漠中水比黄金还要珍贵,尽管大家已经是省了又省,但水的消耗速度还是十分惊人。

    连续又走了两三个钟头,三人的嘴皮因为极度缺水而干涸裂出了血口,嗓子沙哑的快要说不出话了,林风只好又拿出一瓶水,拧开盖抿了一口润润喉咙,转身交给盯着水两眼直冒精光的苏南。

    他也清楚意识到目前的情况,要么大家一起同甘共苦,要么成为沙漠里的一具枯骨,倒也没在耍小孩脾气,喝了两口就不敢多喝,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正要交给陈晨,谁知他手刚伸出去一半,陈晨就像个木头桩一样在眼前直挺挺的栽倒了下去。

    “林风你快来!”苏南惊呼失声的时候,林风已经像道箭矢般蹿过去,一把接住倒下来的陈晨。

    陈晨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怎么唤她也没反应,揭开脸上的方巾,陈晨两眼紧闭着,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一道缝隙,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竟然热的有些烫手,这是出现急性脱水的征兆。

    在严重缺水的情况下中暑,生存几率极低,林风来不及跟苏南解释太多,抱着陈晨飞快跑到一处沙丘的后面,把她平放在有阴影的地方,这才双手并用解起她身上的衣服来。

    “你你你……这是干嘛?”苏南跑过来,目瞪口呆看着正把陈晨身上的长衣长裤拔下来的林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