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当林风握着扳手冲到车尾处,看到眼前的人,也不由发出跟陈晨一样的惊呼声。

    盖在车厢上的苫布已经被揭开了一角,又是那个给他们送去红酒的服务生,正半躺在成箱的食物上面,一脸讪笑的瞅着他们,还不忘挥动着左手:“嗨,大哥大姐。”

    “谁是你大哥大姐!我不是警告你,不许再靠近我们一步?”

    见到林风那要吃了他的眼神,服务生觍着脸嬉笑着说:“你当时不是说不准踏进那间房一步,又没说我不能跟着你们……”

    “所以,你就自己偷溜进车厢里,还跟了我们一路?!”林风伸手一把攥住了他衣领,强行将人从车上拖了下来。

    “能不能对我别这么粗暴,我只是搭个车而已,又没想害你们。”服务生恰白的脸上有些不安,但有了上次的教训,并没再做无谓的挣扎。

    “那你说,从船上一直跟着我们到这里,你到底想要干嘛?”林风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冷声说道:“你最好不要再撒谎,这里是沙漠无人区,就算我现在把你一刀宰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你……你不会这么没人性吧?”

    “那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林风冷笑着举起了手里硕大的扳手。

    服务生仿佛已经看见自己被他一扳手敲的脑浆四溅的画面,这么热的天气,他居然感觉背脊一阵发凉,没由来打了个哆嗦,在对方眼神的逼视下,他只好强制镇定的说道:“昨晚我真没骗你,那些人想要杀我,如果继续留在船上我就死定了,所以才偷偷跟着你们,我对你们没有别的意思。”

    “昨晚你们还碰过面?”陈晨听着有些迷糊,忍不住插嘴问道。

    林风没向她解释,继续追问:“你总得告诉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他们为什么要杀你这个服务员?”

    “怎么讲呢……他们是黑手党的人,之前我欠了他们一点点钱,一直还不上,所以才到游轮上当起服务员,就是为了躲开他们,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又被找着了。”服务生干笑着,用两根指头比划着:“其实也不多,就几百万美元而已。”

    几百万美元不多,还而已?!

    就连一直听着他们谈话的陈晨也不禁多看了这小子一眼,都不知他哪来的能耐,能从那些人手里借到如此多钱,还不打算还了,难道当那些黑帮人员都是傻子嘛,不把他宰了那才有鬼。

    与陈晨不同,林风才不想管他借了多少钱,还是被谁追杀,他只是联想到了刚才那事,该不会是被眼前这小子给牵连了吧。

    “这么说起来,刚才用狙击枪伏击我们的杀手,也是你引来的?”想到自己差点莫名其妙被人一枪爆头,林风也有用手里这把扳手给他爆头的冲动。

    “这你可不能强拉硬扯放我头上啊,他们几个黑帮成员而已,再说就为了对付我,值得动用什么狙击手,我敢保证,刚才那个杀手根本就是冲着你们俩来的,我才是你们被牵连的好吗?”

    无论服务生如何信誓旦旦的保证,林风始终觉得他没有说出实话,事情恐怕不像他说那样简单,继续在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再说现在有任务在身,哪有空去管别人的闲事。

    “哎哟!”

    林风一把将他推倒在地上,冷着脸说道:“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你自己走吧。”

    “啊?这里是大沙漠,几百公里内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你让我一个人走,不然让我自己去死吗?”服务生揉着快摔成八瓣的臀部,哭丧着脸叫唤道。

    “那好啊,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自己去死,要么我现在就宰了你!”林风用扳手指着他,作势欲砸。

    谁想这小子倒也光棍,还故意把头一抬,送到他扳手下面:“反正都是死,那还是麻烦你亲自动手砸死我吧。”

    林风被他气笑了,他是不是真以为自己不敢杀他?

    林风正打算先给他点苦头尝尝,陈晨忽然在背后拉了他一把,低声劝道:“算了,他说的也对,这附近连个人影都没,让他自己走就是死路一条,不如我们暂时先带上他,等到了有人的地方,再让他下车就是了。”

    “还是大姐姐人好,不像有些人连点怜悯之心都没有。”服务生耳朵贼尖,陈晨说的那么小声都被他偷听了去,还不忘当众恭维了她一句。

    看在陈晨的面上,林风也就不再坚持,现在能不能把车修好离开这里都是问题,还想这么长远干嘛。

    于是,他点头说道:“也好,那你看紧他,车如果修不好,我们就只能步行穿越沙漠,这小子身上虽然没多少肉,但实在没吃的了,也能让我们多挨上一段时间。”

    说完也不等陈晨回应,用颇有深意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服务生一眼,只看的对方头皮发麻,心中开始后悔起当初是不是做了个草率的决定。

    林风不在这里继续瞎耗时间,从车厢里拿过瓶矿泉水一口气喝掉大半,收好瓶子甩了甩满头的汗珠,又回到车前紧张的忙碌了起来。

    “大姐姐,他不会真打算没东西吃的时候把我吃了吧?”服务生似乎把陈晨当成了目前唯一的依靠,林风从身边走过时那眼神让他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有可能,对他来说,就没什么东西是不能吃的,所以你还是好自为之。”

    陈晨拍了拍他肩膀,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

    中午的气温已经超过了五十度,眼前的景物在高温炙烤下都显得有些走形了,林风还在挥汗如雨的修理着汽车,陈晨从旅行包里找出条阿拉伯方巾把脑袋遮的严严实实,服务生也厚着脸皮要了一条,像个女人一样把自己头抱起来,免得被太阳晒黑。

    “好了,你发动汽车试试。”

    折腾了三四个小时,满手油腻的林风才抬头喊道。

    陈晨赶忙坐到犹如铁板烧一样滚烫的驾驶位上,一拧车钥匙,发动起传出吭哧吭哧的响声,连续三四下之后,排气管里喷出一股黑烟,引擎转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