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心狠手辣的杀手
    可林风说这话并不是要征的她同意,只是想告诉她一声罢了。

    陈晨话刚讲完就见林风抽出把匕首迅速蹿了出去。

    嘡!

    又是声炸雷般的枪响在耳边回荡,高速旋转的弹头几乎贴着他后脚跟打在地上,在陈晨的惊呼声中,林风往前一个扑倒又快速爬起来,直线冲刺出一段距离,脑海里却以摒除所有杂念,只剩下数字在眼前跳跃。

    五、四、三、二、一!

    转瞬冲出几十米远的林风突然改变奔跑路线,斜着往右边蹿去,呼啸来的子弹打在他刚才出现的位置上,场面惊醒动魄,哪怕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超过12.7口径的子弹就能在瞬间将他身体撕碎成两半。

    林风已经掐准了对方最快的上弹时间,每次五秒刚到,他总会做出一个超乎寻常的规避动作,久而久之,他和狙击手之间就像在玩游戏一样,枪声一过,他就爬起身猛跑,等过了五秒安全时间,就要当心突然袭来的子弹。

    陈晨趴在车底下亲眼目睹着这惊醒动魄的一幕,每一声枪响,她的心脏仿佛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似得,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她却感觉宛如过了一年般漫长。

    嗖!

    当目标冲到十几米高的黄沙堆前时,身影突然一晃,瞬时就从瞄准镜中失去了踪影,这一片全由高低不平的沙堆组成,这狡猾的家伙肯定是利用这些沙堆的掩护,正往他藏身的地方靠拢。

    强烈的不安感袭上心头,作战经验无比丰富的狙击手面对鬼魅般的敌人,也不敢继续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只见他一把掀开背上的伪装布,提着体型巨大的反器材狙击步枪转身往山坡下跑去。

    那里停着辆沙漠涂装的越野吉普车,狙击手三两步跑回车前,把枪往后座上一丢,抓着扶手就打算跳上车逃走,而就在他蹦起来的刹那,车底下一只鬼魅般的大手突然伸出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狙击手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坠去。

    他脸上一惊,但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快速抽出腰带上的手枪,咔嚓一声推弹上膛,当背部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看也没看,枪口朝着车底下就是三发点射。

    子弹壳掉在沙地上还冒着白眼,狙击手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刚才明明感觉到有人在拽他的脚,怎么眨眼人就消失不见了呢?

    此地不能再耽搁了,狙击手拿着枪快速起身,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就在他心急火燎刚把汽车发动起来的瞬间,后视镜中陡然冒出一张冷笑的人脸,这人不正是他这次狙杀的目标吗!

    狙击手脸上还带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甚至连林风什么时候跳进后座的都不知道。

    此时林风手拿着他刚才扔进车里的那把大口径狙击枪,枪口正抵在座椅靠背上,只听他冷冷的问道:“告诉我,谁派你来的?”

    狙击手有着一张标准的亚洲人面孔,有可能是华夏人,也有可能是东洋高丽等国家的人,谁又说的清楚,最让林风纳闷不解却是这家伙用什么办法找到他的,甚至还能提前一步埋伏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经过最初的慌乱后,狙击手很快又冷静了下来,那双冷酷的眸子中突然闪过一丝决然,在枪口的威胁下,他竟然毫不畏缩的大吼了一声,转身朝林风扑来。

    嘡!

    狙击步枪喷出道一米多长的火舌,正嚎叫着扑过来的狙击手就像被一辆疾驰中的卡车撞到,血肉横飞着倒摔回去撞在挡风玻璃上,胸前更是被狙击弹近距离射出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人当场就挂了。

    怎么看他也像是在自杀,或许从林风逮住他的那一刻起,这人就没想过要继续活着。

    这人如此干脆的自杀方式反而弄的林风一愣,突然一阵细微的‘嘶嘶’声引起的了他的警觉,只见眼前这具已经成为尸体的狙击手身下竟有一丝白烟冒出。

    林风吓得亡魂皆冒,这狗日的居然打着同归于尽的主意,当下来不及细想,扔了枪翻身从车上跳下,还没跑出几步就听身后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狂暴的气浪直接把林风掀飞在地上。

    爆炸过了好一会儿,快要被黄沙掩埋了的林风才甩了甩头,又缓缓爬了起来,刚才实在太过惊险,要不是他及时反应过来,差点就着了道了。

    对方在被俘虏的情况下拉燃了炸药,显然是抱着跟他同归于尽的念头,这家伙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同样够狠,绝不会是个默默无名之辈。

    “林风……”

    林风望着犹在冒着黑烟的越野吉普车发呆,不远处传来陈晨的呼喊,转过头只见她跌跌撞撞跑了过来。

    看到林风安然无恙,陈晨总算放心了一些,也转头看向这辆彻底损毁的汽车。

    “杀手呢?”

    “在车上……”林风重新走回车前,杀手只剩下一条腿还在车上,其它部件都不知炸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当林风把那条露出白色骨碴的大腿从车里扔出来时,陈晨即便早有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扭过头去,不解的问道:“你还上车干嘛?”

    “看看车还能不能用。”

    林风说完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车子内部已经被炸的千疮百孔,这狗日的杀手死了竟然都还不让他们好过。

    两人重新回到租来的那辆皮卡车前,引擎盖被子弹打出个大洞,车头下方的沙地上还留着一滩液体被蒸发后的印记,也不知还能不能修好。

    “给我拿瓶水来。”

    在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没有汽车代步就只有死路一条,林风拿出工具箱一个人在哪儿鼓捣起来,冷凝器、变速箱、方向助力器等等都有问题,连他自己也没把握能不能修好,豆大的汗珠一个劲的往下滴落,落在金属板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林风用衣服擦了把满头的热汗,忍不住抬头喊道:“水呢,怎么还没拿过来?”

    “等下,这苫布绳子捆得太结实了……怎么是你!”

    陈晨说着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林风暗叫一声坏了,攥着扳手就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