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不老实的服务生
    林风有些气喘的从络腮胡身上站起来,眼前这三个杀手显然要找的人不是他,只能说他是被殃及鱼池了而已。

    可这房间就只有他跟陈晨,他们不会那么蠢摸错了门吧?

    三个杀手就这么莫名其妙死在房间里,因为还有任务在身的缘故,为了避免麻烦,林风将这三具尸体拖到阳台上,直接抛下了海里。

    海面上接连响起哗啦的落水声音,大晚上的,也没谁发现异常,处理完杀手的尸体,他又回到客厅中,将那些歪倒的桌椅板凳放回原来的位置上,就算现在有人进来,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刚死过人。

    用毛巾将地板上的血迹仔细擦拭干净后,林风随手把染上星星点点血迹的毛巾从窗口扔进了海里,这才迈步往楼上走去。

    刚才楼下打的热闹非凡,躺在床上的陈晨仍旧还在酣睡中,身上的被子也给踢蹬到了床尾,这妞就连睡觉也不肯老实下来。

    林风无声叹息一口,上前替她把被子重新掖好,就在他准备脱了衣服睡觉的时候,眼神忽然一动,房间里竟然还藏着有人?

    他装作挂衣服的样子来到陈晨这面床边,脚下却像长了眼睛一样,准确踏在从床下伸出来一点的手背上。

    “唔……”寂静的屋子里顿时传出一声突兀的闷哼,不过瞬间又被强忍了下去。

    看你还忍得了多久,林风脸上不动声色,脚底却加重了几分力气,还用脚后跟来回左右的拧动着,终于,藏在床下那人再也忍不住,‘啊’的叫唤了一嗓子。

    这家伙急忙收回差点被踩断骨头的左手,还没等他想好该跑还是继续留下,林风那张散发着窒息杀意的面孔已经出现在离他近在咫尺的地方,接着一只有力的大手伸进床底下一把攥住了他的衣领,不顾反抗径直把人拖了出来。

    “是你。”要不是一眼认出藏在床底这鬼祟的家伙,竟然就是给他们送了瓶红酒的服务生,林风早就一拳将他ko了。

    “说吧,你藏在这里想要干嘛?”

    “你先放开手。”这服务生不知是胆大还是没脑子,一点不怕满脸杀意的林风,被当场抓着还不肯老实下来,扭来扭去想要挣脱攥在他领口前的大手。

    “先回答我!”

    林风手上稍一用力,就像提着只小鸡似得将服务生给举到了半空,这小子接近一米七的个头,体重还不到百斤,举在手上轻飘飘的,比陈晨都还不如。

    双脚一下离地,服务生顿时就喘不过气来了,一张秀气的脸蛋憋的通红,两条腿在半空无助的踢蹬着。

    当林风认真起来的时候,脸上除了冷酷看不到一丝别的情绪,等服务生再没力气挣扎,双手双脚绷得笔直就快要闭过气的时候,他才松开了手。

    咚……

    服务生重重落回地上,脚下一软半跪在地剧烈咳嗽了起来,连眼角的泪花都飙了出来,这模样怎么看也不像个杀手的样子,难道自己猜错了不成?

    熟睡中的陈晨仿若未觉,只在床上翻个身有继续酣睡起来,嘴里还发出一阵悠长的呼声。

    即便排除了对方杀手的身份,现场的气氛却丝毫未见缓和,林风蹲在连鼻涕眼泪都咳出来的服务生面前,板着张脸问道:“说还是不说?”

    服务生这次算是被吓到了,被他两眼一瞪吓得往后缩了缩脖子,一边用衣袖擦着鼻涕,一边吭吭唧唧的解释道:“我我我……我有梦游的毛病,经常睡着了以后就会到处乱跑,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你们房间里……”

    见他眼珠咕噜一转就知道这小子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林风咧嘴冷笑的两手,手再一次伸了过去:“看来刚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你别过来!”服务生犹如惊弓之鸟一样手脚并用往后倒退着,眼看林风冷笑着不依不饶的再次逼近,他才委曲求全似得闭着眼大叫道:“好吧,我全说了,你别碰我!”

    手掌停在他细嫩的脖子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却也没有收回,林风两眼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他,那冰冷的眼神仿佛已经宣判了他的死刑,一个不好,咔嚓一下脖子就会断为两截。

    服务生想到可怕的地方,有些艰难的咽下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道:“其实……刚才那三个人是在找我……”

    果然,就跟林风推断的一样,眼前这小子跟那几个杀手脱不开干系,于是又沉声问道:“所以你就躲进了这里,拿我做挡箭牌?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很可能就因为你这种自私的举动,却害的我们两个平白丢掉性命?”

    “不会的,我知道你很厉害,一人就能打败几十个海盗,今天我在甲板上都看见了……”服务生注意到对方想要一口生吞了他的眼神,说话的声音不由越来越小。

    “那刚才楼下发生的事,你也看到了?”

    服务生居然女性化的抿着嘴唇点了点头,这鹌鹑般的模样又让林风一阵倒胃口,男人不像个男人样,最受不了这种小白脸。

    “你……不会是想杀我灭口?”

    “今晚的事你要敢说出去一个字,我就像对付他们三个一样,拧断你脖子然后再丢进海里喂鲨鱼。”林风拍了拍他脸蛋,站起身,指着楼下:“走吧,以后不许你再踏进这里一步。”

    “可可对方不止这三个人,他们肯定还会再来杀我,只有你能救得了我,求求你帮帮我好吗?”服务生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道。

    “少来这一套,你根本就不是什么服务生吧,再废话,我现在就把你交给船长。”

    这小子嘴里就没一句实话,林风才不会相信他,当即拖着他走到楼下,一把拉开房门,又把手伸向他:“给我。”

    “什……什么?”

    “这里的备用房卡,算了我自己拿。”林风不顾他的反抗,在身上几个兜里来回摩挲了一遍,当他把手伸入到对方西装内袋里掏出一张金黄色的房卡时,明显感觉这小子的身体突然抖了抖,脖颈上居然爬满了一圈细密的鸡皮疙瘩。

    这小子眉清目秀该不会是个基佬吧?

    这么一想林风赶忙松开手,把对方往门外一推,哐当一声将门用力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