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杀手遇上暴力狂
    大晚上这咚咚咚的砸门声听着十分突兀,要不是他们现在在船上,林风都要怀疑会不会是段雷前来‘捉奸’了。

    走到门前这声音还在持续响个不停,仿佛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林风抓着门把一拧将房门拉开了道缝隙,但出乎他意料门外站着的不是什么服务员,而是个长着络腮胡的壮硕男子,在他身后,还有两名目光阴鸷的外国人,他们那看向林风的眼神再熟悉不过,就像在看死人一样。

    杀手?

    “你们干嘛?”林风抓住门把,脸上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三个似乎不是冲着他或陈晨来的,站在前面这个络腮胡看也不看他一烟,双手十分粗暴将门推开,迈开大步就走了进来。

    “小子,我问你,刚才有没有人进来过?”一名外国人攥着林风的衣领把他拖到跟前,冷声问道。

    林风摇了摇头,另外两人已经开始四周翻找起来,什么沙发背后,桌子底下,甚至连冰箱门都要拉开仔仔细细瞅上几眼。

    “仔细找,人一定就藏在这间屋里!”

    外国人松开了林风,回头把门推上,等他再回过身来的时候,手中突然多了把消声手枪,显然他是没打算让看到过他们真面目的林风继续活着了。

    如果林风只是个普通人,可能就这么莫名其妙让人给一枪干掉了。

    就在外国佬扣下扳机的刹那,一只手以闪电般的速度捏住了套筒,大拇指死死抵在击锤上,无论对方如何扣动扳机,枪声始终未响。

    “我说你们这是有病吧,连不认识的人都杀?”

    林风表情不变,只是眼神瞬时狰狞了不少,面前这外国人似乎也意识到今晚这是遇到了高手,另一只手毫无征兆掏出别再腰带后的匕首,一声不吭照直了往林风心口捅去。

    挥刀的手腕半途中再一次让林风稳稳握住,外国人眼里露出十分惊骇的神色,捏刀的手仿佛不受他自己控制般,一点点倒了过来。

    林风用力往前一送,直接将这把锋利的匕首捅进了对方肚子里。

    “安杰罗!”另一名站在餐桌对面的外国佬大叫一声同伴的名字,却见对方捂着肚皮缓缓往地上栽倒,露出林风那张冷酷无情的脸来。

    这人一惊,手中的枪口一转,用了不到半秒就瞄向了林风。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林风从对方手里抢来的那把消声手枪已经率先开火,噗噗噗的连响中,子弹在这名牛高马大的外国人身上爆出一朵朵的血花,等到他倒退着背部撞在墙上,胸口前已经多出了四五个血洞,睁大了两眼,死不瞑目的滑倒在地上。

    脚边这家伙扑腾了几下也没了声息,林风正要转身,蓦然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凄厉的风响,他急忙往旁边退开了两步,一把实木椅子砸落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上,哐当一声,好好一把木椅瞬间就四分五裂。

    壮的像座小山一样的络腮胡站在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就这么赤手空拳的扑了过来,林风原地没动,举枪就射,两发子弹先后命中对方胸口。

    络腮胡一身肥硕的脂肪肉似乎能起到缓冲的作用,被子弹打的他痛叫不止,脚下的移动速度却丝毫不见减慢,林风枪口一抬,这一枪直接瞄准了他那颗硕大的脑袋。

    噗!

    枪响的瞬间,对方就像早有了准备一样,用两条别人大腿粗的胳膊护住了脑袋,子弹只打在胳膊上,完全没有起到作用。

    咔……枪膛中发出一声空响,林风没来得及闪开,就被一座大山似得络腮胡扑倒在身下了,这家伙起码两百公斤的重量,这一压差点把他肠子给压出来了。

    哐哐哐!

    趁这胖子动作迟缓,被压在底下的林风左右开弓,双拳在对方腋下一通猛砸,寻常人挨上他两记老拳骨头都要折断,这家伙倒好,依靠浑身的肥肉做缓冲,一通乱拳只是让他感到稍微有点疼痛,仅此而已罢了。

    林风还从没遇到过如此抗打的怪人,拳头不断砸在对方身上,却像替他挠痒一样,可惜此时没有军刀在手,不然早给他身上捅出十七八个窟窿,看他还能不能扛得住。

    就在林风不断挥拳击打对方的当口,这家伙也把他那双巨大的肉掌掐在林风脖子上,随着不断用力收紧,连一丝空气都呼吸不了。

    这感觉就像颈骨都要被他硬生生掐断了一样,林风两只眼珠往外鼓了出来,挣扎了一番就像放弃了抵抗,双手落回地上,四处摸索着。

    等右手摸到一根散了架的椅子腿,林风突然眼神一亮,再次奋起全力,用这根椅子腿重重敲在对方太阳穴上。

    咣!

    络腮胡闷声一声,手上的力气瞬间减少了大半,林风故技重施,再给他那颗大脑壳上来了一棍,当第三次砸上去时,头破血流的络腮胡一把抓住了棍子,正要抢过来时,被他压在身下的林风已经逃出了束缚,两腿往上一蹬,这家伙措不及防之下,被蹬的往后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等他擦了把糊住眼睛的血水重新找准目标时,林风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甩了甩有些反酸的右手,居然挥舞着棍子主动冲了上来。

    络腮胡不但长的像个野兽,吼叫声就跟北极熊一样震耳欲聋,半个脸盆大小的拳头带着可怕的啸风,迎面往冲上来的林风脸上捣了去。

    林风刚才只是没料到这家伙如此耐打,所以才被他制住,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在让他得逞了,只见林风冲到近前突然身体一矮,呼啸的拳头从头顶擦过。

    没让对方又挥出第二拳的机会,林风已经原地蹦起两米高,椅子腿轮到头顶在用力砸了下去。

    咣!

    实木的椅子腿霎时断为两截,络腮胡的头顶也跟喷泉一样往外嗖嗖的飙着血,这家伙竟然还有力气反抗,林风落地避开他回光返照似得两拳,一脚踢在对方腘窝处,也就是膝盖的背面。

    络腮胡顿时失去平衡轰隆一声栽倒在地上,这次却换成林风骑坐在他腰上,轮起两只铁拳就往他脑袋上一阵狂砸。

    咣咣咣的闷响络绎不绝,连林风自己都记不清打了多少拳以后,这家伙才没了动静,那张巨大且狰狞的面孔已经被砸得彻底变了形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