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随行翻译
    林风这是恶人先告状,如果让小李听到,估计非要把心脏病气出来不可。

    参谋长正遇上烦心事,也没心思在这种小细节上纠结,手指着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等林风坐下,他又继续说道:“现在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您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林风霍地起身,落地有声的嚷道。

    张良光抬头瞪了他一眼:“我话还没将完,你激动什么?”

    “我……”

    林风缩了缩脖子,连忙重新坐下。

    只听他又继续说道:“这次的任务危险极大,我给你自己选择去还是不去的权利。”

    从参谋长那严肃的眼神看的出来,他说出这话的时候,一定扛着巨大的压力,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他却把选择权交给林风,只是说明,这次任务的危险性会超过以往那些。

    林风脸上收起嬉皮笑脸的神色,正襟危坐等待着下。

    事情起因还要从一个星期之前说起,在亚洲中西部的阿汗国,一支美帝运输队在穿越广褒的沙漠区时受到了武装人员的袭击,最终武装人员以惨重的代价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他们很快就从俘虏的士兵那里得知自己这次竟然捡到宝了,车队除了运送的物资,还有一架美帝最新型的无人战斗机。

    消息很快泄露出去,全世界的眼光一下都聚集在这个被战争摧残的满目苍夷的国家,几个大国更是蠢蠢欲动,谁都想要得到这架无人战斗机,也同样包括华夏在内。

    如果拥有了它的核心技术,那本国的无人战斗机技术也将大大缩短与世界第一强国间的差距。

    这事本来是由总参二部前去负责交易,为了安全起见,孤狼也一次派出了两支战斗小队协助,包括林风那一队在内,结果就在进行交易的前一天,他们却像人间蒸发了一般,集体失去了联系。

    “诸葛白他们失踪了?”林风忍不住打断了参谋长的话,能成为孤狼突击队的一员那都是千里挑一的精英,按理说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除非敌人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嗯,从谍报人员传回来的最后一条信息显示,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大不列颠和东洋高丽等国都有派出人员前去接洽,我们的人很可能是遭到了暗算……”张良光的声音十分低沉:“所以到底去还是不去,我给你自己选择的权利。”

    “必须得去!”林风没让他为难,几乎没做考虑就站起身:“我一个人去反而不容易被人怀疑,不用再派什么帮手了,给我找个能说阿拉伯语的翻译就行。”

    “翻译的人选早就准备好了,那你准备准备就出发吧。”

    “是!”

    当林风走到门口的时候,参谋长又不放心的叮嘱道:“注意安全,把那帮小子一个不少给我活着带回来。”

    ……

    黄海港,一艘万吨级游轮停靠在三号码头,换上便装的林风背着个单肩包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左盼右股。

    上头只说给他安排了个翻译,却没说长什么样子,他已经杵在这里等了大半个钟头,对方直到现在还没现身。

    凭直觉他觉得这人一定是个女生,因为只有女生做事才会如此婆妈,出门前还要花两个小时化妆打扮,约定了三点钟见面,现在都三点半了人还没有出现。

    林风嘴里碎碎念着,眼珠也在人群中不断游弋,当看见一个高挑的倩影正健步往这头走来的时候,林风一下就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么巧,所谓给他安排的翻译人员竟然会是陈晨大小姐,搞了半天竟然还是老熟人。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还不把你的大嘴巴给闭上,口水都快滴出来了。”陈大小姐一反常态,居然穿了条碎花裙子出现在他面前,扎成马尾的长发也经过精心的烫染,成波浪卷披散背后。

    见她似笑非笑的瞅着自己,林风忍住冲动去拿掉她别在胸前那副该死的墨镜,好好的事业线全让它给挡住了。

    “你是陈晨的妹妹还是姐姐?”林风故作大惊小怪的样子,那双贼兮兮的眼珠子却十分不老实的落在她那低胸装的领口前。

    陈晨横了他一眼,笑容瞬间收敛:“再看一眼,信不信我扣了你这双狗眼!”

    说这话才像是陈晨的风格,林风不由分说强行把她细腰一揽,边走边说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次咱们又扮情侣是吧?说实话,这身打扮挺合适你的……”

    “林风你不要得寸进尺,再看我真会扣了你眼珠子!”

    游轮发出一阵悠长的汽笛声,开始缓缓离开码头,站在甲板上的两人就跟身旁许多情侣一样,望着前方波澜壮阔的海面,忽然有种大喊一声的冲动。

    他俩这次以游客的身份坐船先到达铁巴,然后再改乘汽车前往阿汗国沙漠区,国安方面只能定位到他们失踪前的大体方位,要找也只能从那附近开始找起。

    为了隐藏身份,两人也和船上的其他游客一样吃喝玩乐,晚上看完歌舞表演后,两人便一同回房休息去了。

    等到关上舱门,陈晨便一把甩开林风揽在她腰上的手,有点翻脸无情的意思。

    只见她转身往床上一躺,林风就只能干瞪眼的份,他十分自觉从衣橱里找出备用床单棉被打起了地铺,刚要躺下就听独霸了整张床的陈晨忽然叫了他一声。

    林风满怀希望的抬起头,却听她说:“晚安,记得关灯。”

    “我还以为你今晚善心大发让我睡床上。”林风不无郁闷的道。

    “做梦!”

    正当他们以为在船上这两天会是最轻松的时候,谁知当游轮驶入亚丁湾后,麻烦便自己找上了门。

    天刚放亮,一阵叮叮当当的警报便惊醒了睡梦中的两人,两人就像绷紧了的弦一样快速穿上外套,刚一把门打开,一阵绝望的喊叫顿时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陈晨一脸紧张的问道。

    “你等着,我先出去看看。”

    林风摇了摇头,迈步往外面走去,走廊上四处可见狼狈逃窜的旅客,有些人甚至瘫坐在地上,放声哭嚎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