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堕落的灵魂
    被锋利的刀刃抵在咽喉上,段雷脑子里那点酒意瞬间化成冷汗流了出来,想不到这个一直被他所忽视的女人竟然是个高手,他现在就成了别人案板上的鱼肉,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司机上前强行收走了他的手枪,娴熟的取出弹夹,将子弹一颗颗取出,还不忘拉开套筒连上膛的那颗子弹也没放过。

    “这里是华夏,你们挟持我,知道后果吗?”段雷动也不能动的说道。

    成谷涼介还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样子,淡笑着说道:“段君,你别误会,我早说过我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想跟你谈笔交易而已。”

    “秋子把武器放下,段君他是我们的客人。”

    “哈伊!”

    东洋女人听话的把刀收了回去,只用那双冰冷的眼神在无声警告着段雷。

    脖子上的威胁一除去,段雷总算又恢复了一些镇定,心中暗自寻思起脱困的法子,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道:“我已经说过了,你们要找的东西根本就不在我这里,现在就连我也没那个权利接触到它,你明白吗?”

    成谷涼介让司机把桌子扶起来,双手摆着桌上,慢条斯理的说:“段君,华夏有句老话叫做明人不说暗话,我既然找到了你,自然是有绝对的把握,你觉得这样还有意思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是吗?”成谷涼介似笑非笑看着段雷,对方还故作镇定点了点头,却见他又对一直站在段雷身后的女人说道:“秋子,不如你把证据拿出来让他瞧瞧吧。”

    段雷还在暗自寻思他们所谓的证据是什么的时候,秋子一把抓起了他的手,眼前寒光一闪而逝,段雷只感觉手指上一痛,正要反抗,秋子却一眼看穿了他,用不太利索的华夏语警告道:“你最好别动,不然后果自负!”

    她说的华夏语实在不够标准,有种临时抱佛脚的嫌疑,甚至惹人发笑,可眼里那股认真的神色却让人不敢掉以轻心。

    见女人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段雷只好放弃了挣扎,愣愣看着手指尖那道细细的伤口,对面的成谷涼介也没说话的意思,就这么一脸微笑的注视着他。

    沉默中大约过了一两分钟的时间,他手指上的那道伤口不但已经止血,还在快速的愈合,只剩下一层薄薄的血痂,只听成谷涼介在对面还是用那平淡无波的声音讲道:“你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据,现在想好了吗?如果我们把这消息告诉你的上级,你说会是什么后果?”

    段雷仿佛没有听到般,脸上的神色正在不断变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像泄气的皮球焉了下来,有气无力的道:“是,我是拿了一部分,不过当时我就把这东西注入了自己身体,我说的都是事实,就算你们现在一刀杀了我,我也拿不出来。”

    “超能干细胞的样品拿不出来也没关系,把它的成分表给我也是一样,我知道你有办法拿到……”成谷涼介终究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这个就算给你也没有用,里面有上百种成分,其中一半属于稀有元素,每毫升的制造成本至少上千万美元!”段雷急躁的说。

    他说的不是假话,当研究室得出这组准确数据后,所有人的心都凉了一半,高昂的造价成本也就意味着这东西根本没有大规模生产的可能,而且包括副作用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还属于未知,所以这种超能干细胞就有些成了鸡肋一样的存在,除了富可敌国的少部分人,其他人根本用不起也买不到。

    成谷涼介并未露出什么惊讶的神情,似乎早就知道一点内幕,手指往桌上一点,从容的笑着说:“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明天晚上,我希望还能在这地方见到你。”

    既然他说的如此肯定,段雷也就不再废话,沉默的点了点头,拒绝了对方送他回去的好意,拿过那把手枪大步走了出去。

    ……

    第二天同一个时候,一身宽大风衣的段雷再次来到这间茶舍,为了掩人耳目,他还故意将衣领扯的老高,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这次只有那个女人陪着成谷涼介在房间里等着,拿过段雷递来的件,成谷涼介仔仔细细看了半响,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现在咱们两清,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段雷沉声说道。

    “等下,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帮个忙……”

    上了贼船又岂会那么容易离开,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帮贪得无厌的东洋人并没就此放过他的打算,再次提出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可正如成谷涼介说的那样,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如果拒绝,那他私吞超能干细胞还有今天这事都将公诸于众,一旦消息泄露,遭殃的可不止他一个,很可能整个段家都将身败名裂,他那嫉恶如仇的爷爷肯定会亲手杀了他。

    尽管明知道继续跟东洋人合作只会越陷越深,但段雷心知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犹豫再三,他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对方的要请。

    “那段君,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成谷涼介主动伸出了手,段雷脸上没了往日的光彩,皮笑肉不笑的伸手跟他握了握,段雷这次算是真正体会到东洋人骨子里的卑鄙无耻,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现在就拔枪轰烂这张笑成菊花一样的老脸。

    成谷涼介倒也没让他太过难受,临走之时,在桌上留下一张两千万的不记名支票,要知道,段雷一个月工资才不到一万,就算加上各项补贴也就那么回事。

    当拿起那张价值两千万的纸片。一瞬间,段雷的手竟然不受控制颤了颤,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一样,纠结了半响,他才像下定了决心,一咬牙将支票揣进兜里,起身往门外走去。

    ……

    云龙山脉,独狼特别突击队驻地。

    今日显得比往常清净了许多,只有那面鲜艳的红旗还在迎风飘扬着。

    “不行,这次我绝不能答应,首长!”办公室里,张参谋长手持电话,两条眉毛已经紧紧皱在一起,似乎遇到了什么让他极为为难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